一句话,激起了千层浪。

    元灵门四脉,内门弟子当中,有许多人根本没有进入这一次的陨圣之地。

    所以,对于眼前突然发生的事情显得有些懵逼。

    “血河宗,好像听说过,据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宗派,不过,好像距离我们十分遥远……”

    “听他们的意思,莫非陆师兄在外面杀了人?”

    “他们的天元境老祖亲临,陆师兄危险了……”

    一位位弟子开始议论着,显得非常担忧。

    他们虽都是内门弟子,可他们的修为,基本上都处于前七层,所以并未进入陨圣之地,是以还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有那些从陨圣之地归来的弟子们,一个个双拳紧握,目中喷射出了滔天的怒火。

    显然,血河宗突然找上门来,他们都已经十分清楚,定然是为了陨圣之地的事情而来。

    陨圣之地内,所有人都在争夺造化。

    当陆青山炼化那一缕圣魂的时候,血河宗的弟子竟然联合天狼宗一起要灭杀陆青山,为的就是夺取唯一的一缕圣魂。

    可万万没想到,到了最后,反倒是血河宗和天狼宗各自死伤了一大片弟子。

    这,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

    争夺造化,岂能不死人?岂会不流血?

    但是,这些血河宗的人,竟然还敢上门?

    这一次从陨圣之地活着回来的元灵门弟子,一个个十分愤怒。

    可当听到血河宗天元境老祖亲临时,一个个愤怒中面色全都变化了起来。

    面对天元境,那完全是一股深深的无力!

    哗!哗!哗!

    元灵门四脉,刹那间就出现了数十位长老,包括四脉各自的掌座。

    浩浩荡荡四五十余人,纷纷抬头望向了苍穹上那血色巨舰,面露凝重。

    那血色巨舰上所散发出的气息,仿佛一只蛰伏的庞大蛮兽,随时都可以苏醒,从而爆发出可怕的毁灭。

    尤其是,在那血色巨舰上,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弥散在天地间,让所有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人,面色都变得更加凝重。

    那气息,若有若无,但却是出自……天元境。

    那应该就是血河宗的天元境老祖了!

    哗!哗!哗!

    四脉的高层,身影再次晃动,竟然全都聚集在了竹剑峰上。

    四脉掌座彼此相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双眼当中的凝重。

    “各位掌座,各位长老,我们要不要激活阵法?”守塔许长老竟不知何时,已经从外塔下抽出了那一柄绝世长刀,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许长老想得非常简单,血河宗摆明是为了陆青山而来。

    而身为陆青山的师尊,许长老断断没有将陆青山交出去的可能。

    故而,许长老才问要不要开启阵法。

    闻言,另外三脉的掌座,分别将目光落在了古莫的身上。

    陆青山是古莫的亲传弟子,可以说,古莫最具备发言权了。

    古莫略微沉思了一下,抬头道:“若是他们不出手,我们暂时不用激活阵法,先听听他们怎么说,若真的无法和解,那么……”

    说到这里,古莫的目光陡然变得深邃,沉声道:“……区区一个天元境强者,莫非还真当我元灵门是软柿子不成?”

    听到古莫的话语,另外三位掌座,以及四脉的长老们,竟都点了点头。

    一个个面色虽凝重,可却并不惧怕,仿佛已经有了对策!

    “原来是血河宗各位高手驾临我元灵门,欢迎之至!”古莫爽朗的笑声,轰隆隆地传了出去。

    轰!轰!轰!

    血色巨舰,轰鸣而来,带着一股强悍,又蛮不讲理的气势,直接落在了竹剑峰下。

    似乎,血河宗的人并不想驾驶血色巨舰进入元灵门的山门当中。

    哗啦啦!

    血色巨舰上,一下子下来了许多人。

    为首一人,是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文士,穿着一身血色的长袍,一袭赤发迎风飘荡。

    这人,正是血河宗当今的天元境老祖贾作仁。

    远远一看,贾作仁仿佛从血河中爬出,显得十分恐怖。

    可偏偏,其脸上却充满了和煦的笑容。

    巨大的反差,让人觉得更加内心发寒。

    在其身后,还跟着七八位长老,其中一位正是当时带着血河宗弟子来到陨圣之地外的万长老。

    万长老,是一位半百的老者,但是现在跟在贾作仁的身后,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

    在长老后,还跟着上百位弟子,每一位弟子,都带着桀骜不驯的神色,看向元灵门时,就好像是在看穷乡僻壤似的。

    当血色巨舰落下的时候,古莫带着众人迎了过来。

    “想不到血河宗的天元境老祖,还有诸位长老们,竟然会驾临我元灵门,请!”

    古莫的声音不卑不亢,显得非常从容。

    不由得,血河宗天元境老祖贾作仁的目中露出诧异。

    实在是,据这些年关于元灵门的记载,其宗门中并无天元境的强者,那么,这些元灵门的高层为何如此气定神闲?

    “尔等下等宗门,连一位天元境的强者都没有,见了我血河宗天元境老祖,竟然敢不下跪迎接?”

    跟在血河宗长老身后的一位弟子,忽然站了出来,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口问开口。

    贾作仁原本要出声阻止,可想了下,故意装作没有听到,想要以一位弟子试探一下元灵门的虚实。

    不试探不行啊,元灵门的这些高层,表现的实在是太淡定了。

    当即,元灵门四脉的掌座,以及众位长老的面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哪里来的野狗?也敢在我元灵门前狂吠?”陆青山从竹剑峰上走下,面带怒色。

    远远的,陆青山就听到了血河宗弟子张狂的声音,元灵门的这些高层,都是陆青山的师门长辈,陆青山又岂能不出口反击?

    至于血河宗的天元境老祖?

    人家都已经打上门来了,还能跟你和颜悦色的?

    听到陆青山的反击,那位血河宗的弟子面色猛地一变,指着陆青山,厉声道:“你是哪一位?你敢侮辱我?”

    陆青山走了过来,先是朝着四位掌座,以及众位长老们弯腰一拜,然后才转过身,直视着那位血河宗的弟子,满是挑衅地道:“对不起,我刚说的话,不是在侮辱你,是在侮辱野狗……”

    哗!

    血河宗的弟子,一个个面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