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不要脸了?

    以往,周苍自然要脸的。

    可现在么,为了斩杀陆青山,周苍自然不要脸了。

    实在是,天狼宗的弟子当中,竟无一人可以是陆青山的对手。

    如此年纪,陆青山便如此可怕。

    若是等到陆青山成长起来,带领元灵门崛起,那岂不是天狼宗覆灭之时?

    只是想了一下,周苍就觉得十分可怕。

    尤其是现在,天狼宗的当代弟子当中最顶尖的三位天骄,居然全都被陆青山灭杀。

    此消彼长之下,天狼宗已经处于劣势。

    这个时候,若还不趁机斩杀了陆青山,那么岂不是可惜?

    所以,听到守塔许长老的话语,周苍面色一红,但仍旧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地元境的修为,一下展露无遗。

    若是陆青山直面这一波攻击,绝对是有死无生。

    守塔许长老护在了陆青山的身前,抬手时扬起了手中的绝世长刀,其上九十九道银纹发出耀眼的光芒,直接就迎了上去。

    砰!

    两位地元境的强者,瞬间交手。

    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交手数十招了。

    守塔许长老的实力,比起竹剑峰掌座古莫、剑竹林长老,其实还要强上一筹。

    所以,一时间两人打起来,仿佛势均力敌。

    砰!砰!砰!

    又是连续交手数十次。

    陆青山站在不远处,双眼盯着两人的战斗,觉得热血澎湃,若非实力不够,陆青山很想亲自出手。

    正这时,血河宗的那位长老,似乎从其宗门弟子当中了解到了详细的信息,竟然怒吼一声。

    “陆青山,你当真是在找死,居然敢灭杀我血河宗的弟子!”

    闻言,周苍轰然露出冷笑,盯着陆青山看了一眼,道:“陆青山,还真是有种,居然连血河宗的弟子都敢灭杀?”

    陆青山神色波澜不惊,平静道:“当他们准备要杀我的时候,就要做好被我杀的准备。我想,总不能只许他们杀我,不许我杀他们吧?天下,可没这样的道理!”

    这段话,陆青山说得十分认真。

    周苍怔住了,陆青山的心性当真是了得。

    但是,周苍却摇了摇头,惋惜道:“可惜,你不是我天狼宗的弟子,所以还是死了的比较好。现在我牵制住许长老,血河宗的景喆长老定然会灭杀你的!”

    轰!

    当周苍的话语落下时,血河宗的那位长老豁然抬头,目光锁定了陆青山。

    这位长老,便是景喆。

    景喆已经从血河宗弟子的口中了解到了一切,虽然其中不无添油加醋的成分,可陆青山灭杀血河宗的弟子,这绝对是一件事实。

    所以,景喆悍然出手了。

    其地元境的修为,比起周苍似乎都要略强一筹。

    一出手,可怕的波动,便轰然扩散四方。

    但,更多的波动,还是冲向了陆青山。

    守塔许长老,面色陡然变得凝重,身影轰然后退,将陆青山紧紧地护在身后。

    紧跟着,守塔许长老抓着绝世长刀,于身前挥舞得密不透风。

    长刀上,九十九道银纹,变得更加耀眼。

    忽然,血河宗的景喆长老停下了动作,双眼死死盯着许长老,寒声道:“怎么?莫非元灵门想要和我血河宗为敌?”

    血河宗实力之强大,绝对是很多宗门都不愿去招惹的。

    景喆十分明白,以天狼宗、元灵门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血河宗的对手。

    毕竟,血河宗可是有一位天元境的强者坐镇的,但是,天狼宗、元灵门却都没有。

    所以,景喆在说这话的时候,威胁的意味非常明显。

    许长老似乎并不惧怕,只是摇了摇头,道:“元灵门并不想与血河宗为敌,陨圣之地内的事情,是弟子间正常的较量,互有死伤是十分正常的。景喆长老贵为血河宗的长老,修为直达地元境九重,却对一位弟子出手,有失身份啊!”

    “有失身份?”景喆闻言,面色一红,这件事的确是有失身份。

    可是,那又如何?

    这一次,血河宗损失惨重,回去之后还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或许,灭杀了陆青山,回去还好交代一点。

    所以,景喆就朝陆青山出手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元灵门的许长老,其实力竟然如此可怖。

    轰!轰!轰!

    正这时,四面八方响起了轰鸣,血河宗、天狼宗、元灵门的长老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三位地元境的战斗,其元气的波动十分剧烈,隔着老远的距离众人就已经感应到了。

    现在,一个个纷纷出现,想要探查下发生了什么。

    天狼宗的长老们一出现,便看到了遍地的尸体,一个个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血河宗的长老们,同样如此。

    不过,一个个全都没有出手,而是静静等待。

    元灵门的长老们一出现,只是一眼就明白了过来,一个个将陆青山护在了身后。

    同时,元灵门的长老们,十分警惕地盯着血河宗、天狼宗的诸位长老。

    若是血河宗、天狼宗的长老们联手,那么元灵门就十分危险了。

    到时候,两宗只需要牵制住元灵门的长老们,然后分出一位地元境的强者,足够碾压元灵门所有的弟子了。

    “血河宗的诸位长老,这里发生的一切,想必都知道了,不如我们一起联手,让元灵门这一次有来无回?”周苍的声音,轰然响起,其双眼盯着陆青山,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意。

    啪!啪!啪!

    血河宗的景喆长老,鼓掌道:“好!”

    下一刻,血河宗、天狼宗的所有长老们,其地元境的修为轰然扩散,悍然出手。

    元灵门的长老们,一个个如临大敌,同样出手。

    陆青山看得十分清楚,就连守塔许长老,面色都变得十分凝重。

    显然,面对两倍于己的敌人,元灵门的长老很可能不是对手。

    砰!砰!砰!

    连续数十次交手,双方都探出了对方的虚实。

    当即,血河宗、天狼宗各自分出了一位长老,两人分别杀向了陆青山。

    这一刻,元灵门的长老们齐齐大怒,可自身却被牵制,根本没有时间去救援。

    两位地元境强者所打出的攻击,其上所蕴含的威压,十分可怖。

    陆青山首当其冲,直觉得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甚至想要出手,都变得十分滞涩。

    若是给陆青山一定的时间,陆青山或许可以凭借不屈的意志挣脱开威压,然后进行一定的反击,甚至还可以逃跑。

    可地元境强者出手,又岂会给陆青山一定的时间去挣脱威压?

    更不要说是逃跑了。

    当下,陆青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