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业的双眼,死不瞑目,还带着深深的恐惧。

    其上,更是鲜血淋漓,显得十分恐怖。

    这一幕,无论如何都和“美”字谈不上半点关系。

    可现在,在司萱的眼中,这是世界上最美的画面。

    “等我回来,我提迟业的人头回来见你!”

    陆青山杀气腾腾说过的话语,似乎依旧环绕在耳畔,久久不曾散去。

    司萱的芳心,立刻就控制不住地跳动了起来,面色更是变得绯红。

    “陆师兄……”

    司萱低声轻唤了一声,可旋即,眼前一黑,身体一软,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

    陆青山眼疾手快,将司萱揽入怀中。

    “这味道……是陆师兄……”

    眼前一黑,司萱闻到了陆青山的气息,当即彻底昏迷了过去。

    昏迷时,司萱觉得自己十分安全,更是十分开心。

    陆青山显得非常担心,右手按在了司萱的手腕上,送入了一道元气,探查着司萱的体内。

    伤势,非常严重。

    陆青山的眉头皱了起来,塞了一粒丹药给司萱。

    那是出门的时候,古莫给的四品丹药玉露丸,专门用来疗伤的,价值不言而喻。

    但是,陆青山根本不在乎,将玉露丸塞入司萱的口中,更是将气池内的元气送入司萱的体内,帮助司萱修复着伤势。

    终于,司萱的面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气息都变得稳定下来。

    陆青山将司萱安置下来,让赤焰烈鸟和青蛟玄蛇在一旁守护着,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陆师兄……”

    “拜见陆师兄……”

    眼看陆青山忙完了,所有的元灵门弟子,一个个恭敬开口。

    这一次,若非陆青山及时出现,他们恐怕全都会死去。

    而且,陆青山的实力十分强大,众人心服口服。

    所以,这一声“陆师兄”,都没有丝毫的做作,完全是发自肺腑。

    “我们的伤亡如何?”陆青山询问道。

    立刻就有一位弟子走出,抱拳道:“这一次与天狼宗弟子发生冲突,我们有三位同门陨落,四人重伤,剩余的或多或少都带了伤,但好在不严重……”

    陆青山点了点头,眼前的元灵门弟子,差不多三十多人,每一位弟子的身上都带了伤势。

    陆青山着重检查了吓那四位重伤的弟子,好在性命无忧,但是需要点时间休养。

    “这次天狼宗弟子死伤如何?”陆青山再次询问,指的就是天狼宗弟子逃跑时的伤亡。

    听到陆青山询问,那位弟子十分遗憾地开口道:“敌宗一百多人,在陆师兄出现后,合计灭杀敌宗七十多人,还有许多人都逃了……”

    陆青山点了点头,然后朗声道:“陨圣之地内,十分危险,大家都抓紧时间赶快恢复……”

    陆青山说完,给张狂使了个眼色,然后就到了司萱身旁。

    张狂不动声色,悄悄来到了陆青山跟前。

    陆青山抬头,看了看,看到没有人注意这里,于是低声道:“刚跟我说话的那人,你认识么?”

    陆青山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有三点。

    第一,是那位弟子显得十分面生。

    元灵门的弟子太多,陆青山自然不可能记住所有的面孔,可那位弟子,陆青山非常肯定,绝对是第一次见。

    当然了,这不能说明什么。

    但是,还有第二点,陆青山在那位弟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特殊的气息。

    那气息,显得十分凶残,可却隐藏得极好,没有足够的眼光,以及实力,是很感受出来的。

    第三,是那位弟子身上所穿的衣衫,有一个血洞,那里鲜血都染红了衣衫,应该受了不轻的伤势,可陆青山却没有察觉到那位弟子的伤势有多重。

    结合这三点,陆青山觉得那位弟子有问题。

    所以,陆青山这才询问起了张狂。

    毕竟,张狂年纪更大,见过的弟子,绝对比陆青山更多一些。

    听了陆青山的话语,张狂微微地摇了摇头,道:“不认识,面孔比较陌生……”

    听到张狂的话语,陆青山内心顿时有了答案。

    但是,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夜,降临了。

    陨圣之地内,夜间是最危险的时刻。

    “呜呜……”

    鬼哭狼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让人全身都发寒。

    呼……

    起风了。

    风吹在身上,有些阴冷。

    白天的时候,陆青山已经安排弟子寻找过四周,可惜根本没有可以过夜的地方。

    没有办法,陆青山只好找了一处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

    这里,四周都有古树。

    古树上安排了弟子守夜,一旦出现任何的意外,都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眨眼,就到了凌晨,这个时候,是所有人都最困的时刻。

    司萱,悠悠醒转,入眼的第一道身影,便是守在身前的陆青山,内心不由一甜。

    “陆师兄……”

    司萱的面色,好了许多,挣扎着坐了起来。

    突然,司萱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从怀中取出了一只玉瓶,轻轻递给了陆青山。

    陆青山一愣,漆黑中去拿玉瓶,可触之,却十分柔滑。

    那是……

    陆青山内心一荡,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手如柔夷,肤如凝脂。

    司萱身体一颤,连忙将玉瓶塞入了陆青山粗糙的大手,然后缩了回去。

    可一缩回去,司萱又觉得十分失落。

    “方才,若是再大胆一点,不要太多,只要一点点,那该有多好?”

    司萱暗暗想道。

    “这是什么?”黑暗中,陆青山低声闻道。

    “你……你修练用的丹药……”司萱轻声道。

    修练用的丹药?

    陆青山一怔,那不就是情丹么?

    陆青山一笑,俯下了身影,似乎要吻上去。

    司萱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脸色发烫,然后闭上了双眼……

    可陆青山并未吻上去,而是错过了司萱的朱唇,凑到了司萱耳旁,似乎在低声细语叙说什么。

    言语间,陆青山从怀中摸出了五块玉板,将其分别激活,放置在司萱的四周。

    那是陆青山出门时,古莫给陆青山的,每一块玉板上,都刻画了阵法纹路,五块组合起来,就是一套完整的阵法,可以隐匿行踪。

    只是,所覆盖的范围,并不是很大。

    但是,隐藏司萱一人,足矣!

    而后,陆青山起身,抬头望向了黑暗中。

    那里,有一道身影正朝着远处悄然而去。

    陆青山的目中,露出寒芒,当即就跟了上去。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