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河宗的弟子,的确强大。

    甚至,从整体的实力来讲,血河宗的弟子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但,只是一两个弟子的话,陆青山根本没有太在意。

    轰!

    陆青山暴射而出。

    哗!

    体内的气血如虹,如长河一般奔腾了起来。

    一瞬间,陆青山就激发了体内的气血,然后形成了泰山之势,朝着两人碾压而去。

    泰山之势碾压而出,周列、陈方立刻觉得全身沉重了不少,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而且,整个气氛,都仿佛变得十分压抑,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正是泰山之势的玄妙之处。

    在泰山之势的影响下,两人的动作立刻就一滞。

    下一刻,陆青山临近两人,竹剑划过,分别带起两道血光。

    血洒,长空!

    两位血河宗的弟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不甘地倒下。

    既然两位血河宗的弟子要灭杀张狂,陆青山自然不可能让两人活着离开。

    当你杀人的时候,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这一点,陆青山早已明白,神色显得波澜不惊。

    转过身,陆青山看向了张狂,张狂显得十分狼狈,身上受了许多外伤,内伤倒是不重,只是其气池内的元气,似乎一时间消耗的太多了,导致张狂的气息看起来似乎十分低迷。

    突然,陆青山觉得张狂的目光似乎有些奇怪……仿佛,有点不可置信。

    张狂一脸呆滞地盯着陆青山,张大了嘴巴,十分不可置信地道:“陆……陆师兄,他们就这么死了?”

    那两位血河宗的弟子,其实力之强大,张狂是深有体会。

    可就是这样的两位强者,在陆青山的面前,连一剑都没有撑下来,就死了……

    这实力……

    张狂虽然早就知道陆青山是一剑王者,可当亲眼看到陆青山灭杀了两位强者后,直觉得喉咙发干。

    陆青山笑了笑,终于明白过来了,不过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对呀,不然呢?”张狂低声重复了一句,然后笑了。

    紧接着,张狂从怀中摸出了一粒疗伤的丹药,将其塞入了口中。

    同时,张狂指着那两具尸体,道:“陆师兄,圣气,他们夺了我一缕圣气……”

    闻言,陆青山缓缓走了过去,在两人的怀中摸索了一番,摸出了不少东西。

    有丹药,有灵元石,还有一只装有圣气的玉瓶。

    陆青山将所有的东西一股脑都给了张狂。

    张狂怔住了,丹药罢了,灵元石罢了,可那一缕圣气,其价值连城,陆青山居然不要?

    一缕圣气,可以让武脉化作圣脉。

    一缕圣气,可以让圣脉变得更强大,实力起码提升三成。

    可陆青山居然将那一缕圣气都给了他?

    张狂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早在陆青山出现后,张狂就没有想过圣气可以归自己。

    甚至,张狂觉得,陆青山将圣气据为己有,他都不会产生任何怨言。

    一是陆青山的实力太强大了,他不敢有怨言。

    二是陆青山救了他张狂的命,张狂虽然十分狂傲,可对于恩情还是看得蛮重的。

    似乎是有所察觉,陆青山冲着张狂一笑,道:“不要这么看着我,圣气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是,对我作用并不大……”

    陆青山说了一句天大的实话,可张狂却并不这么想,圣气哪里有作用不大的?

    这分明就是陆师兄为了让自己能心安理得地接受,才故意这么说的!

    当下,张狂直觉得内心十分感动,不由道:“陆师兄高风亮节,重情重义,日后若是有用得到我张狂的地方,尽管开口!纵然是刀山火海,我张狂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陆青山笑着点了点头,觉得张狂可能是误会了,不过,陆青山想了想,张狂其实也没有误会。

    圣气,的确是一个好东西。

    但是,那是对别人而言。

    “能走吗?”陆青山对张狂道,没有提圣气的事情。

    张狂吞服了一粒丹药,伤势已经止住了,体内有了一丝力气,于是挥舞了下手臂,道:“当然可以走了!”

    陆青山在两位血河宗弟子的身上滴了两滴惨绿色的液体后,就朝着来的地方走去。

    这两位血河宗的弟子,虽是敌人,可陆青山还是将其尸体毁灭掉,防止“复活”,一旦复活,就会成为尸兽。

    这,是陆青山不愿看到的。

    陆青山带着张狂,很快就到了四位天狼宗弟子埋伏的地点。

    四位天狼宗的弟子,在陆青山离开的时候,已经死去了三位,还有一位持枪的弟子苟延残喘。

    但是,当陆青山回来后,那位弟子已然死去。

    陆青山轻叹一声,分别在四位天狼宗的弟子身上,滴了一滴惨绿色的液体。

    不多一会,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

    对于天狼宗的弟子,陆青山自然是非常恨的,可人死如灯灭,已经死了,陆青山自然不会再去追究了。

    鉴于陨圣之地内特殊的环境,还是化作尘埃比较好。

    正这时,张狂“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带着一抹不可置信,道:“这……这是郑致的剑?”

    陆青山转过身,朝着张狂走了过来,轻叹一声,道:“我到的时候,郑致就已经死了,还有一位青灵峰弟子,一位竹剑峰弟子,一共三人,全都死了……”

    陆青山没有再去多说,张狂的实力虽然强大,可所经历的事情,显然并不多。

    一时间,张狂竟有些接受不了。

    许久之后,张狂恢复了正常,但是,其身上,却多了一份成熟的气息。

    缓缓的,张狂将郑致的剑捡了起来,背在了身后。

    这是郑致的剑,张狂要将这柄剑带回宗门。

    正这时,陆青山眉头一皱,目光落在了远处的一株古树上,冷然开口:“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哈哈,不愧是位列剑榜第一的陆青山,面对老夫,居然还能如此镇定,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一位身着天狼宗弟子衣衫的老者,从一株古树上飞掠而下,朝着陆青山缓缓走来。

    那老者走出后,陆青山的双眼立刻一缩,那赫然是天狼宗的一位护道者……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