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圣之地内,十分危险。

    这一点,早在进入陨圣之地前,所有人都已经十分清楚了。

    所以,能进入陨圣之地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经做好了直面死亡的准备。

    可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张狂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平静地去面对。

    若是可以活着,谁愿意去死呢?

    尤其是,在张狂的手中,还抓着一缕圣气。

    那一缕圣气,是张狂在灭杀了一只尸兽后所得,还来不及炼化,就遇到了两位血河宗的弟子。

    那两位弟子,实力极为强大。

    张狂身怀圣脉,竟都不是两人的对手。

    “若是给我点时间,将这一缕圣气炼化,那么我的实力就会提升许多,可惜……”

    张狂回头望了一眼,那两位血河宗的弟子穷追不舍,摆明了要将张狂灭杀,然后夺取圣气。

    “若真的事不可为,只能放弃这一缕圣气了,只要活着,就还有机会……”张狂暗暗想道。

    圣气再重要,终究不如生命重要。

    不多一会,张狂就骇然发现,那两位血河宗的弟子竟然要追上来了。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张狂感受到全身一阵疲惫,若是再过一会,张狂相信自己想跑都跑不了了。

    于是,张狂一咬牙,道:“既然你们想要这一缕圣气,那就给你们!”

    张狂十分心痛地将得到的这一缕圣气扔掉,然后转身就跑,希望能够摆脱两人。

    甚至,张狂十分地恶意地想着,圣气只有一缕,可你们却有两人,一旦发生了分歧,自己未必没有机会再抢回来。

    但是,张狂失望了。

    那两位血河宗的弟子,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其中一人抓住圣气,两人竟再次朝着张狂追来。

    张狂咒骂了一句,修为运转,速度提升了起来。

    渐渐地,张狂直觉得越来越累,尤其是双腿,宛如灌了铅似的,十分沉重。

    导致的影响就是……速度越来越慢了。

    身后追击而来的两位血河宗弟子,神色分别露出冷笑,盯着张狂,杀意毫不掩饰。

    “两位血河宗的朋友,圣气已经归你们了,你们为何还要赶尽杀绝?”张狂实在想不明白,同时内心觉得十分苦涩,以及绝望。

    若是面对对方一个人,张狂完全有信心,可以拼死一战。

    可两个人么……

    张狂完全没有信心,眼前的两位弟子都是出自血河宗,其实力十分强大。

    张狂根本不是两人的对手。

    两位血河宗的弟子缓缓走了过来,分别堵住了张狂离去的道路,其中一人道:“杀了你,我们就少了一位对手,何况,杀你不过举手之劳,为何不赶尽杀绝呢?”

    另外一位血河宗的弟子,嘲笑一声,道:“而且,我们谁都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有没有藏什么好东西?一旦将你杀死,你所有的东西可就全都归我们了。哈哈……”

    闻言,张狂觉得十分憋屈,可惜自身的实力不够。

    在这里,可没有人跟你讲道理,拳头大就是道理。

    不由地,张狂十分怀念宗门的日子。

    在宗门内,起码还可以讲一些道理。

    起码,可以不用死!

    起码,还可以有翻本的机会!

    但是,在这里,一旦输了,就会失去生命,失去所有的一切,再无翻本的机会了。

    “我好不甘心啊……”张狂十分不甘地道。

    “不甘心又如何?记住,杀你的人,为血河宗周猎!”第一位开口的血河宗弟子,冷笑着开口。

    “还有我,血河宗陈方!”另外一位血河宗弟子道。

    张狂眼看已经到了绝境,目中露出疯狂,嘶吼一声,道:“你们杀了我,陆师兄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言语间,张狂的气池内,元气疯狂地涌出。

    显然,张狂要拼命了。

    虽然,不是两人的对手,可张狂拼命之下,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

    哗!

    三人立刻就打了起来。

    张狂的实力不俗,但是面对两人还是差了一些。

    不多一会,张狂的身上就多了一些伤痕,鲜血喷洒而出。

    砰!

    张狂的身影,宛如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莫非,我张狂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张狂十分不甘心,可却没有办法。

    “没有错,今天你肯定要死在这里的!”周列道。

    “杀了你,你的宝物才是我们的,你死了,我们还不担心你报复!”陈方道。

    张狂内心十分绝望。

    周列、陈方二人,朝着张狂缓缓走来,正要出手给张狂致命一击时,两人的面色顿时大变,身体立刻就朝着后方急退。

    刚退开,一道剑芒从远处疾冲而来,落在张狂身前。

    若是,两人没有后退,这剑芒起码让两人重伤。

    轰!轰!轰!

    大地震颤!

    远处,一道身影正狂奔而来。

    为了速度更快,陆青山根本没有刻意去保留力量,而是全力赶路。

    眼看着张狂要被灭杀时,陆青山完全顾不得,抬手一剑斩出。

    顿时,剑芒锐闪而出。

    周列、陈方二人若是执意灭杀张狂,那么两人就必须承受陆青山斩出的剑芒。

    好在,两人都十分惜命,分别后退。

    轰!

    陆青山狂奔而来,出现在了张狂身前。

    “你是什么人?”周列的目中,显得十分警惕,陆青山斩出的那一道剑芒,其内所蕴含的力量,相当可怕。

    陈方在一旁,没有开口,可其神色十分忌惮,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元灵门,竹剑峰,陆青山!”陆青山缓缓道。

    陆青山的话语刚一落下,张狂立马就哭道:“陆师兄,你得替我做主啊,他们不但抢夺了我的一缕圣气,还要杀我呢!”

    张狂是真哭了,确切地说,是喜极而泣!

    原本,张狂早已绝望,眼看着就要死的时候,陆青山宛如神灵,轰然出现。

    眼下,一看到陆青山,张狂立刻十分委屈地告状。

    “圣气,还回来!”陆青山盯着眼前的两人,寒声道。

    周列、陈方相视了一眼,彼此相互摇了摇头,到了手的圣气,岂能再交出去?

    “想要圣气,自己来拿!”周列道。

    “好!”

    陆青山冷笑一声,原本他就没有想着对方可以将圣气交出来。

    那么,唯有出手了。

    下一刻,陆青山宛如一只猎豹,暴射而出。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