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轻语的面色,看起来满是怒火,似乎十分生气。

    一进院子,燕轻语立刻就指着陆青山质问了起来。

    “陆青山,你对司萱……”

    但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燕轻语就怔住了……

    “陆……陆青山,你在做什么?”燕轻语左手捂着嘴巴,右手颤抖地指着陆青山,一脸的不可思议。

    同时,陆青山怔住了……

    千想万想,没有想到燕轻语会在这种时候冲进来。

    陆青山不由腹诽道,这破阵法,为何燕轻语就可以进来?

    真是奇怪!

    可这个时候,明显不是猜测这个的时候,陆青山吞服了仅剩的一粒三品情丹,眼下直觉得全身都十分火热,体内更是仿佛燃烧了起来。

    “燕师姐,你……你别过来……”陆青山咬牙道,生怕燕轻语一旦过来,自己再控制不住。

    但是,燕轻语显然不这么想,面色变化中,燕轻语的目光中露出了怀疑,道:“你……你不会又金屋藏娇吧?”

    言语间,燕轻语修为运转,飞快地踏入了陆青山的屋内搜寻了起来,待什么都没有查到后,燕轻语的神色才略微好看了一点。

    但这时的陆青山,体内的欲火已经攀升到了巅峰,目中的清明眼看着就要消失,燕轻语竟然朝着陆青山走了过来。

    “唉……”

    陆青山轻叹一声,控制龙炎,立刻就化作了一个火人。

    猛地看到陆青山又化作了一个火人,燕轻语吓得往后退了数步,眼珠转动时已经有了猜测。

    于是,燕轻语静静等待,等待陆青山恢复正常的那一刻。

    同时,陆青山控制龙炎,如饿虎扑食,将体内的欲火吞噬得干干净净,一丝不剩。

    终于,全身的火焰敛去,露出了陆青山那十分结实的身体。

    下一刻,陆青山带起一道残影,钻入了屋内。

    燕轻语轻啐了一口,脸色微红,可目中却满是爱慕之意。

    “咳……”

    陆青山穿好了衣衫,从屋内走出,神色看起来有些尴尬。

    燕轻语实在是太大胆了,陆青山直觉得燕轻语就是一只特别能折磨人的小妖精。

    “燕师姐,为何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我的阵法?”陆青山终于问出了内心的疑惑。

    燕轻语这么做,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一位弟子的住处,可都是有阵法笼罩的,但是,燕轻语却可以无视阵法。

    这一点,让陆青山十分疑惑。

    燕轻语狡黠一笑,缓缓道:“你不知道所有的长老,其实都是可以踏入每一位弟子的住处的?这些阵法,对长老们可不起任何的作用!”

    陆青山翻了个白眼,这一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问题是,燕轻语不是长老,为何可以无视阵法?

    “燕师姐,说人话,到底什么情况?”陆青山佯装怒道。

    燕轻语轻哼一声,道:“我求师尊给我制作了一块令牌,这令牌别的作用没有,唯独可以可以无视你的阵法!”

    闻言,陆青山不由一怔,这……的确是可以这样。

    燕轻语回答完,眸中一笑,盯着陆青山,道:“陆师弟,你刚才是不是吞服了情丹?”

    陆青山虽觉得燕轻语问的怪异,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吞服了一粒情丹!”

    燕轻语轻咳一声,神色变得十分古怪,道:“陆师弟,你这样可不好,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

    陆青山瞥了燕轻语一眼,道:“燕师姐,请停止你的想象,我吞服情丹,可不是为了撸的,而是为了修练……”

    为了不让燕轻语误会,陆青山的双腿分开,腰盘下沉,将身体固定在地面上。

    下一刻,陆青山缓缓抬起一双手臂,打出了一掌。

    这一掌,正是烈焰掌。

    同时,肉眼可见的,陆青山的手掌上,竟燃起了火焰。

    那火焰,正是龙炎。

    感受到陆青山这一掌上所蕴含的可怕高温,燕轻语惊得面色有些苍白。

    燕轻语有一种感觉,这一掌若是落在她的身上,只是一掌,便会重伤。

    若是落在要害部位,一掌毙命都是十分有可能的。

    陆青山将手掌上的龙炎全部收回,盯着燕轻语,调笑道:“吓住了?”

    “不是……”燕轻语抬头,一双秋眸盯着陆青山,红着脸道:“陆青山,你刚好帅……”

    陆青山一笑,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这时,燕轻语的面色,轰然一变,一下就恢复到了刚进来的时候,盯着陆青山,咬牙道:“陆青山,你对司萱到底做了什么?”

    陆青山一叹,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听到燕轻语询问,还事关司萱,陆青山的神色,不由露出担忧,道:“我已经有四天没有见过司萱师姐了,怎么?司萱师姐出了什么事情?”

    燕轻语狠狠道:“当然出事情了,天大的事情!”

    闻言,陆青山顿时一惊,连忙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陆青山言语间的焦急,燕轻语直觉得十分生气,于是,满是醋味地开口,道:“整个宗门内,到处都在说,四天前,司萱把自己交给了位列剑榜第一的陆青山,还弄得满脸都是乳白色的……”

    一听这话,陆青山一下就明白了。

    噗!

    想起那天的情景,陆青山忍俊不禁,一下就笑了出来。

    看到陆青山还在笑,燕轻语觉得更加生气了,眼角不由变得湿润起来。

    “这个木头……负心汉……”燕轻语的内心中,已经在碎碎念了。

    但是,陆青山却转身走入了屋内,不多一会,抱着熟睡的小老鼠走了出来。

    小老鼠似乎闻到了陆青山的气息,往陆青山的怀里钻了钻,睡得更香了。

    但这时,陆青山拍了拍小老鼠,道:“快点起来了!”

    小老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懵逼地盯着陆青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老鼠,那天你对司萱师姐做了什么?再给燕师姐演示一遍,免得燕师姐误会!”陆青山缓缓道。

    燕轻语原本内心十分生气,可这时听到陆青山的话语,似乎与司萱并未发生什么,不由地看向小老鼠。

    在陆青山的要求下,小老鼠的眼睛立刻就亮了,抬头看了看陆青山,又看了看燕轻语,立刻从陆青山的怀中飞跃而下,直奔不远处的牛奶。

    下一刻,小老鼠趴在木桶上,吮吸了一大口牛奶,鼓着腮帮子,对着燕轻语飙射而出……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