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受?

    我当然难受了,我是憋得难受啊!

    陆青山暗暗道,这个时候,陆青山十分怀疑,司萱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别,你别过来……”陆青山咬牙道,阻止司萱再次靠近。

    一旦司萱过来,陆青山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体内的欲火。

    可陆青山这么一说,司萱仿佛更加好奇了,竟再次靠近了许多。

    一股淡淡的,少女的幽香立刻就让陆青山体内的欲火燃烧得更旺,陆青山双眼中的清明,刹那消失。

    下一刻,陆青山一把就将司萱揽入了怀中。

    司萱的面色,一下就变得十分绯红,娇躯立刻就挣扎了起来。

    紧接着,陆青山低下头,吻了上去。

    触之,细腻,柔滑,还有一丝香甜。

    司萱的双眼,立马就睁得大大的,娇躯停止了挣扎。

    哗!

    陆青山的衣衫,轰然破裂。

    轻微的声音,立刻就引起了司萱的注意,秋眸望去时,顿时看到陆青山的身体已然微微发红,仿佛体内即将要喷射出火焰。

    司萱吓住了……

    下一刻,司萱立马就从陆青山的体内挣扎了出去,然后回头要提醒陆青山时,却骇然看到,陆青山全身上下竟喷出了火焰。

    身上所穿的衣衫,全都炸成了粉碎,一丝不挂。

    而陆青山,完全化作了一个火人。

    “这……陆师兄……”司萱完全怔住了,呆呆地盯着陆青山,不可置信地道。

    “莫非,这次我炼制的丹药有问题?”司萱不由有些怀疑。

    情丹,司萱虽不曾炼制过,可却知道情丹的作用。

    可司萱从未听过,吞服了情丹,会化作一个火人。

    眼看着陆青山身上的火焰,燃烧地越来越旺,司萱渐渐地慌了。

    陆青山这里一旦出事,他完全担不起这个责任。

    而且,司萱根本不希望陆青山出事。

    不由地,司萱大喊了起来。

    “陆师兄,陆师兄,你别吓我……”

    这个时候,司萱都十分后悔靠近陆青山了,若是不靠近,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火光中,陆青山邪恶一笑,可这笑容,落在司萱的眼中,直觉得陆青山十分痛苦。

    更是在这一刻,从陆青山的口中,竟发出了十分压抑的低吼。

    仿佛,陆青山已经痛苦到了极致,但却生生忍住了。

    不由地,司萱的面色变得苍白起来,身体都渐渐颤抖起来。

    眼看将司萱吓得不轻,陆青山做事不能太过,于是内心一笑,咬牙道:“司萱师姐,我没事……”

    听到陆青山说的话语,司萱仿佛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道:“真的没事?”

    陆青山点了点头,道:“真的没事……”

    下一刻,陆青山带着全身的火焰,飞快地钻入了屋内。

    不多一会,陆青山就重新换了一套衣衫走了出来,其神色,看起来似乎很不错。

    “陆师兄,你真的是用情丹来修练的?”

    眼看陆青山没有事情,司萱终于放下心来,询问了起来。

    陆青山点头,道:“对啊,我已经给你证明过了,不过,我在用情丹修练的时候,你千万不要靠近过来,我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一旦生米煮成了熟饭,你说我要不要对你负责?”

    “你敢?”司萱咬牙,忿忿地盯着陆青山。

    陆青山双手一摊,很是无奈地道:“我们讲道理好不好?你明知我吞服了情丹,还故意靠近我,这还能怪我了?”

    “就怪你!”司萱直觉得脸上发烫,从怀中将装有情丹的玉瓶取出,隔空扔给陆青山,道:“给你的情丹,一共三粒,上次你陪我练剑一天,所以,你还得陪我练剑两天,今天就算了,明天我再来找你!”

    下一刻,司萱看都不看陆青山,直接就急匆匆地离开。

    盯着司萱的背影,陆青山轻轻一笑,低声道:“还真是不禁逗……”

    当司萱离开后,陆青山平息了一会,右手伸出,一团龙炎在掌心中凝聚了出来。

    在炼化了两次欲火之后,龙炎已经壮大了许多。

    隐隐的,陆青山能从龙炎中嗅到一丝十分恐怖的危险。

    陆青山十分满意,当下取出小册子,开始研究起了火焰的一百零八种变化。

    一百零八种变化,看似不多,可其内自然蕴含各种玄妙,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搞明白的。

    一夜过去。

    陆青山有些疲惫地停了下来。

    研究了一夜,陆青山对于火焰的一百零八种变化,已然琢磨得差不多了。

    但,想要彻底明白,还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陆青山不由仰天长叹,这火焰的一百零八种变化,实在是太难了,居然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

    回屋,陆青山睡了一会,一身的疲惫已经一扫而空,起身出了门。

    小老鼠的兽奶,又没了,陆青山又得去给小老鼠拎一桶兽奶。

    想到小老鼠都这么久了,早应该断奶了,可居然还天天想着喝奶,陆青山就觉得十分头疼。

    不过,当想起小老鼠能位列兽榜前十,陆青山又觉得十分不错。

    若是小老鼠的成长这么快,那么陆青山倒是不介意给小老鼠兽奶喝。

    出了门,陆青山就前往剑竹林去了。

    以往去拎兽奶,都是剑竹林长老帮陆青山的,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当剑竹林长老看到陆青山出现后,不由好气道:“又要兽奶啊?这次你自己去吧!”

    闻言,陆青山一怔,苦笑一声,道:“师尊,你这不是为难我么?以我的面子,百兽峰怎么可能会给我兽奶啊?”

    若是寻常一阶蛮兽、二阶蛮兽的兽奶,陆青山根本不会担心,可三阶蛮兽的兽奶,陆青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陆青山这么说,剑竹林长老反应了过来,敢情陆青山什么都不知道啊?

    剑竹林长老一笑,开口道:“去找公孙长老吧!以往的兽奶,都是公孙长老提供的。”

    “哦?”陆青山双眼一亮,原来是公孙长老,那么这一切就好办多了。

    告辞了剑竹林长老,陆青山便朝着百兽峰走去。

    眼看着快要临近百兽峰时,一位百兽峰的弟子,竟惊喜地迎了过来,一看到陆青山,连忙抱拳一拜,恭敬道:“陆师兄,你来百兽峰?真是太好了,季掌座刚派我去竹剑峰请您过来呢!”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