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唇分。

    陆青山却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燕轻语的内心不由有些失落。

    同时,燕轻语的面色,早已绯红到了极致。

    一双秋眸中,满是迷离,以及对陆青山的迷恋。

    陆青山仔仔细细盯着燕轻语,笑着道:“燕师姐,你骗我……”

    这话一出,燕轻语的面色立刻就变得苍白起来,可还不等开口,陆青山就继续说道:“我找了半天,根本就没见到什么簪子,你说你是不是在骗我?”

    燕轻语以为陆青山知道了下毒的事情,可现在一听,才知道是簪子的事情。

    不由地,燕轻语一笑,道:“我就是骗你了,如何?”

    “下次,可不许再骗我了!知道不?”陆青山将燕轻语放开,缓缓道:“真是奇怪,燕师姐,我从来就没见过你喝酒,我自己也不喝酒,你拎着个酒葫芦,还斟满两盅酒,这是要做什么?”

    言语间,陆青山已经拉着燕轻语走出屋内,来到了石桌前,将下了毒的那一盅酒端了起来。

    眼看着陆青山将毒酒端起,燕轻语内心十分紧张,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燕轻语想要出言提醒,可一想起自己的父母,便生生地止住了。

    燕轻语想了一下,轻声道:“我接了执法堂的一个任务,可能要许久才能回来,所以,临走之前,我来和你告别!”

    燕轻语端起了另外一盅酒,缓缓道:“这盅酒,我敬你!”

    陆青山一笑,若有所指地道:“不过是外出执行任务罢了,搞得好像生死离别似的?”

    闻言,燕轻语的面色再次变得苍白起来。

    这时,陆青山笑道:“不过,难得能和燕师姐喝酒,这一盅酒,我就先喝了……”

    话音刚落,陆青山就佯装要喝下毒酒。

    “不可……”燕轻语终究还是下不了狠心,连忙出言阻止。

    “哦?”陆青山闻言停了下来,盯着燕轻语,疑惑道:“为何?”

    这一刻,燕轻语真想将实情说出,可却想到,一旦说出,自己就再也见不到父母了。

    可是……

    燕轻语觉得左右为难。

    眼下,听到陆青山询问,燕轻语的目中露出坚决,豁然抬头,凝视着陆青山的眼睛,轻轻道:“陆师弟,让我来喂你喝酒……”

    言语间,燕轻语已经将手中的酒递到了陆青山唇前。

    陆青山一怔,旋即就微微一笑,将燕轻语手中的酒喝得干干净净。

    下一刻,燕轻语继续凝视着陆青山的眼睛,轻轻道:“陆师弟,师姐……师姐想让你喂我喝了这一盅酒……”

    闻言,陆青山的内心立刻就猛地一颤。

    这一切,陆青山又岂能不知道?

    当燕轻语故意支开陆青山时,陆青山就已经明白了。

    在屋内的时候,陆青山根本就没有去找什么簪子,而是隔着窗子上的一道缝隙,一直盯着燕轻语。

    当燕轻语将败元软筋散倒入陆青山的酒盅时,陆青山的心一下就变得十分刺痛。

    仿佛,陆青山回到了天龙山上,又遭遇了一次背叛。

    不过,陆青山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是的,当心情平复下来后,立刻将燕轻语喊了进来。

    情不自禁下,给了燕轻语最后一个吻。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就以这一个吻告别吧!

    吻过之后,陆青山将刺痛隐藏在内心中,拉着燕轻语来到了院子里。

    然后,在燕轻语的目光下,陆青山准备喝下这一盅毒酒。

    可万万没有想到,临到跟前,燕轻语居然改变了想法,显然是想要自己喝下这毒酒。

    燕轻语凝视着陆青山的双眼,这一刻,察觉到了陆青山眼中的变化。

    下一刻,燕轻语伸手,飞快地从陆青山的手中,夺走了毒酒,然后一饮而尽。

    “燕师姐,你这是做什么?”陆青山十分紧张地开口。

    燕轻语盯着陆青山,轻笑一声,道:“这……这是一杯毒酒,我不能给你喝……”

    “为什么?”陆青山咬牙道。

    燕轻语的面色,连续变幻数次,嗤笑一声,道:“陆师弟,想必你早就看出我的不对劲了吧?”

    燕轻语身体,似乎变得十分虚弱,眼看着就要跌倒。

    陆青山一把将燕轻语揽入怀中,沉声道:“为什么?”

    燕轻语笑了笑,道:“天狼宗的人,让我拿你的性命,换我父母的性命……”

    “若是别人,杀就杀了,可你,我下不了手……”

    “可我若杀不了你,就救不了父母,身为子女,我不孝……”

    “所以,我只有一死……”

    言语间,燕轻语的口中,已经有黑色的鲜血溢出……

    寂静的院子里,想起了燕轻语的悲泣之声,轻声哽咽道:“陆青山,我宁可我不孝,我宁可身负骂名,我都不愿对你下手……”

    燕轻语越说,越是觉得全身变得十分虚弱。

    甚至,这一刻,燕轻语连气池内的元气都感应不到了。

    浑身,提不起一丝力量。

    燕轻语伸手,摸着陆青山的面庞,哽咽道:“陆青山,我……我的时间不多了,让我再多看你一眼……”

    “燕师姐,我不会让你死的!”陆青山连忙开口。

    “中了毒,三十个呼吸内,必死无疑……”燕轻语道。

    但是,陆青山却豁然抬头,猛地大喊一声。

    “萧长老,你快出来啊!你不是已经将毒酒换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哗!

    下一刻,院落内的阵法让出了一条通道,青灵峰上的萧芸长老缓缓走了进来。

    “怕什么?那毒酒,我早就换过了,燕轻语喝下的,不过是我调制的另外一种药酒,同样无色无味……”

    “唉,可惜了,那补药花费了我不少宝贝,原本是留给你喝的,结果,偏偏让燕轻语喝了……”

    “我那徒儿司萱,又多了一个情敌……”

    萧芸长老来到了燕轻语身前,在燕轻语身上轻轻拍了两下,燕轻语喷出了一口黑血。

    “萧长老……”陆青山抬头,盯着萧芸。

    “放心,那药酒是去除体内的一些暗疾的,唉,浪费了我好多宝贝,陆青山,这药酒本来是给你准备的……”

    “我……”陆青山有些尴尬。

    这一刻,燕轻语竟骇然发现,自己竟然恢复了力气,同时还能感应到气池内的元气。

    而且,整个人一下就变得十分精神,仿佛体内因修练而所产生的一切暗疾,全都消失了。

    不由地,燕轻语盯着陆青山,泪眼婆娑,道:“陆青山,你……”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