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

    陆青山十分吃惊,内心思索时,脑海中已经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黑手,莫非是……天狼宗?

    不由地,陆青山抬头,露出了询问的目光。

    古莫轻叹一声,点了点头,轻声道:“十年前的那一场屠杀,其幕后黑手正是天狼宗。”

    “不可能,身为一派,收弟子怎可灭杀其父母?”

    当古莫说出后,陆青山完全不敢相信。

    “收徒?”古莫冷笑了一声,道:“收什么徒?不过是一些弃子罢了!”

    “天狼宗真正的弟子,自然是不可能灭杀其父母了,更不要说会出现屠杀了……”

    “可要潜入我元灵门的,都只是暗子,随时都有可能身死,那就无所谓了,灭杀其父母,不过是佯装给予那些暗子以天大的恩情……”

    “如燕轻语的父母,当年便是被一伙土匪所屠杀,可那伙土匪,便是天狼宗的弟子假扮的……”

    “唯有恩情,才能使得这些暗子,对天狼宗死心塌地,为天狼宗卖命……”

    古莫一点点地说出,陆青山才觉得,这个世界,当真是可怕。

    一个宗门,居然可以做出这等事情!

    不过,陆青山怔了半晌后,突然响起了天岚宗,当初自己考核第一,天岚宗不一样要灭杀自己么?

    两个宗门,似乎有着一些相同之处?

    陆青山闭上了双眼,静静沉思。

    古莫没有去打扰,说到底,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残酷了,陆青山所见过的还是少了一些。

    许久之后,陆青山的双眼睁开,其眸中,已然恢复了平静。

    睁开眼后,陆青山朝着古莫抱拳一拜,缓缓道:“师尊,这件事情弟子已然有了办法,只是可能需要师尊助弟子一臂之力!”

    闻言,古莫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你处理,需要什么,跟为师说,整个元灵门都是你的后盾!”

    “多谢师尊!”

    陆青山内心感动,然后将内心所想,缓缓说出。

    当陆青山说完后,古莫的双眼一亮,对陆青山露出赞赏。

    显然,陆青山的计划,非常好,深得古莫的欣赏和赞同。

    告辞了古莫,陆青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回到住处内,陆青山便静静等待着燕轻语,同时,陆青山开始牵引天地灵气,炼化为元气。

    与辛元一战,陆青山在没有变化为天龙身的情况下,几乎是拼尽了全力。

    全力出手,气池内的元气,自然所耗甚多。

    眼下,燕轻语既然还没有来,那么索性就将气池内的元气修满。

    时间,渐渐流逝。

    过去了一天,两天。

    当第三天的时候,燕轻语来了。

    燕轻语身着一袭紫色的长裙,香肩半露,一双秋眸流转顾盼。

    但是,从燕轻语的秋眸中,陆青山却看出来了一股隐藏极深的悲哀。

    以及,心痛。

    还有一股浓浓的爱意。

    陆青山佯装没有看到这一切,起身将燕轻语迎了进来,笑着道:“燕师姐,你不会是又要来找我练剑吧?”

    “练剑?”燕轻语轻轻一笑,似有些心不在焉地回道:“不了,这一次师姐我不想练剑……”

    “哦?”陆青山轻咦一声,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然后,对燕轻语缓缓道:“你不会又要像上次那样对我?”

    陆青山所说,自然是指情丹的事情了。

    听到陆青山提起上一次的事情,燕轻语的面色,不由羞得通红。

    不由地,燕轻语低下了头,细声道:“师姐倒是想再来一次,可就是怕陆师弟你不愿意……”

    “这……”陆青山闻言,忽然瞥见燕轻语的手中,竟还拎着一只酒壶,开口道:“我记得燕师姐不喝酒的,为何拎着一个酒葫芦?”

    听到陆青山说起手中的酒葫芦,燕轻语的娇躯,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其面色更是变得有些苍白。

    “燕师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陆青山似乎察觉到了燕轻语的状态非常不对,连忙走了过来,将手搭在燕轻语的额头上。

    “不好,好烫,你这是怎么了?”陆青山十分着急地开口。

    燕轻语一笑,似恢复了正常,道:“没事,修练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身体,过两日就会好的!”

    言语间,燕轻语拉着陆青山,直接坐在院子中的石桌前,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两只酒盅。

    在陆青山的注视下,燕轻语轻轻地斟满了两盅酒。

    忽然,燕轻语盯着陆青山,轻声道:“陆师弟,上一次我似乎将我一根簪子落在了你屋里,你能帮我找找吗?”

    闻言,陆青山十分诧异地开口,道:“有吗?我好像没有见到!”

    燕轻语娇嗔一声,道:“你们大男人,粗心大意的,就算是摆在你们面前,那也不一定能看到,你快去帮我找找看!”

    “那好吧!”陆青山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屋。

    当陆青山刚一进屋,燕轻语立刻就颤抖着从怀中摸出了一只玉瓶。

    那玉瓶内,装的可不就是败元软筋散么?

    这一刻,燕轻语的双眼中,露出了痛苦地挣扎。

    这是一个痛苦的选择,一边是十年都不曾见过的父母,甚至,燕轻语一度怀疑自己的父母早已死去。

    可当亲眼看到父母后,燕轻语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可另外一边,却是芳心暗许的男子。

    “唉……”燕轻语轻叹一声,将玉瓶打开,往陆青山的酒盅内轻轻地倒入一点点粉末。

    那粉末,便是败元软筋散。

    败元软筋散,无色无味,混合在酒中,根本就分辨不出来。

    “燕师姐,你来一下!”

    屋内,传来了陆青山的身影。

    燕轻语的手一抖,差点就将玉瓶内的败元软筋散撒在石桌上。

    然后,燕轻语平复了下心情,将玉瓶塞入怀中,起身朝着屋内走去。

    同时,燕轻语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没有找见?”

    言语间,燕轻语踏入了房间内。

    刚一踏入,陆青山一把就将燕轻语揽入了怀中,然后吻上了燕轻语的朱唇。

    燕轻语想要挣扎,可挣扎了两下,就觉得全身都酥酥软软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也罢……就给了陆师弟吧……”燕轻语内心暗道。

    不由地,燕轻语变得十分主动,双手抓住了陆青山结实的后背。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