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元登上了高台,其面色,十分平静,唯有其双眼,自有战意滋生而出,十分盎然。

    在目光扫过全场后,辛元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

    高台四周,绝大多数的弟子,都以为这一场战斗,陆青山根本不可能赢。

    可与别人不同的是,辛元并不这样认为。

    三年苦修,看似十分漫长,可有时候,却比不上一些人数月的修练。

    关于陆青山,辛元早就调查的清清楚楚。

    成为竹剑峰的弟子,不过区区一年,便有如此实力,当真是十分可怖的。

    所以,辛元一点都不敢小觑陆青山。

    甚至,这一次的战斗,辛元都没有一点把握可以赢。

    当然了,辛元的目的,并非是赢得这一场战斗,而是让修为真正踏入极境。

    这,才是辛元的最终目的。

    哗!

    正这时,高台四周,忽然变得十分寂静,几乎落针可闻。

    辛元睁眼望去,双眼一缩,连忙起身。

    因为,辛元看到,四脉的掌座,以及诸位长老,竟然全都来了。

    这一点,辛元早就知晓,可当亲眼看到后,内心还是一惊。

    十分恭敬的,辛元朝着四脉的掌座,以及其身后的长老,分别抱拳一拜。

    四脉的掌座,带着各自一脉的长老,分别出现在剑榜前。

    这里地势较高,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高台上所发生的一切,是一处非常好的观战点。

    掌座,以及诸位长老,开始纷纷攀谈了起来。

    “古掌座,令徒陆青山的实力,居然可以位列剑榜第一,实在是可喜可贺!”百兽峰的掌座季明走出,朝着古莫拱手道。

    古莫一笑,回道:“季掌座严重了,令徒辛元,可是霸榜三年的存在,那才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两人一番寒暄后,就十分热情地聊了起来。

    下面的弟子,平日里争得你死我活,可各脉的掌座和长老,却十分和睦。

    这一点,在别的宗门根本不敢想象。

    这时,战兵峰的掌座开口,道:“古掌座,季掌座,你们的徒弟你们最了解,你们说这一次谁能赢?”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静静地等待着答案。

    闻言,古莫和季明相视一笑,同时摇了摇头,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不可说,不可说……哈哈!”

    众长老,都觉得莫名其妙。

    更不要说高台四周的弟子了。

    时间,渐渐流逝,掌座们、长老们都各自交谈着。

    可陆青山的身影,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不过,身为掌座和长老,耐心极好,倒是不着急,慢慢等待。

    但是,有许多弟子,就忍不住了。

    “莫非,陆青山不敢来了?”一位弟子忍不住了,不由地开口问道。

    另外一位弟子立马就接上了话,道:“或许,是真的不敢来了,辛元师兄,其实力实在是太可怖了……”

    但,很快就有一位力挺陆青山的弟子道:“有何不敢来?不过是一场挑战罢了,输就输了,怕什么?陆师兄没有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耽搁?再大的事情,能有这次的挑战重要吗?”一位弟子立马反驳,道:“辛元师兄早就来了,四脉的掌座,四脉的长老们都来了,陆青山还真是好大的架子!”

    ……

    与此同时。

    陆青山在院子里,正在修练。

    轰!轰!轰!

    气血如虹,如长河奔腾!

    那是陆青山体内的气血所发出的轰鸣声,其声,比起以往强大了太多。

    陆青山身上,更是散出了一股泰山之势。

    那泰山之势,只是一感受,便觉得仿佛有一座大山压了过来。

    而如今,陆青山散出的泰山之势,早已不再是是一座大山,而是数座大山。

    原本,陆青山修练武技泰山压顶,就已经触摸到了极境的门槛。

    经过一夜的洗礼,陆青山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可以将除剑技以外的武技,分别修练到极境。

    早起之后,距离正午还早,陆青山觉得闲着无事,不如将泰山压顶修练到极境。

    而眼下,陆青山的神情十分专注,所有的心思,全都集中在了武技泰山压顶之上。

    双耳,倾听着体内气血如虹,如长河奔腾的声音。

    双眼,紧紧盯着前方,全身都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下一刻,陆青山仿佛一座大山,猛地疾撞而出。

    这一刻,若是在陆青山对面有一人,那人一定会觉得陆青山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山!

    不,应该说是数座大山!

    那气势,实在是太恐怖了!

    会让面对陆青山的人,觉得自身十分渺小。

    轰!

    陆青山疾撞而出,撞在院子中的一块青石上,那青石,顿时四分五裂!

    同时,陆青山的右手,虚抓而出。

    若那青石是一个人,在被撞之后一时还没有死去,那么陆青山这一抓,就会抓住对方的咽喉,然后狠狠一捏。

    呼!

    陆青山停下了修练,目中露出欣喜,喃喃道:“武技泰山压顶,终于修练到极境了!”

    极境,与圆满之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境界,陆青山完全可以感受地出来。

    可突然的,陆青山猛地一拍脑门,抬头看了下天色,失声道:“糟糕,今天是挑战的日子,我怎么给忘记了……”

    陆青山顾不得换上一套干净的衣衫,抓起竹剑,立马飞奔而出。

    可刚飞奔而出,陆青山就听到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陆青山无奈,回屋抓起一只烤好的兽腿,再次飞奔而出。

    ……

    剑榜前。

    四脉的弟子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抱怨声不断地传出。

    甚至,这一刻,就连掌座、长老们都觉得陆青山太不应该了。

    等上一会,那还说得过去,可这眼看着,距离正午都过去差不多半个时辰了,陆青山居然还没有出现。

    就连古莫,都觉得不太好意思,寻思着要不要安排个弟子去叫一下陆青山。

    正这时,竹剑峰的弟子传来了欢呼,所有人齐齐望去,不由一怔。

    陆青山来了……

    不过,陆青山全身好像都已经湿透了,仿佛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还有,陆青山一边飞奔而来,一边狠狠地在兽腿上啃上一口,那画面……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