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萱面色绯红地离开了。

    对于陆青山的要求,司萱十分疑惑,更是充满了好奇,可却不太好意思问出口。

    至于陆青山说情丹是拿来修练的,这一点,司萱根本就不相信。

    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人拿情丹修练?

    听都没听过。

    在青灵峰,以司萱的身份和地位,想要得到一件东西,那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但,这情丹么?

    司萱根本不好意思开口,更不好意思用宗门贡献去兑换。

    毕竟,这话若是传了出去,影响就太不好了!

    好在,司萱自身就会炼制丹药,当下,司萱开始收集炼制情丹所需的一些奇花异草。

    在司萱这里为了情丹而忙碌时,正在修练的陆青山,双眼睁开了。

    气池内的元气,已经修满。

    陆青山起身,抓起竹剑,修练了一遍剑技后,停了下来。

    渐渐的,陆青山皱起眉头,他所修炼的赤雷剑法,已经修练到了第二层,而剑技更是达到了极境。

    可以说,陆青山已经将第二次修练到了巅峰。

    现在想要再能有所提升,基本上不太可能了。

    那飞剑之术,陆青山每天都有参悟,参悟出了不少东西,可想要融入剑技中,陆青山觉得有心无力。

    似乎,以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陆青山皱着眉头,思索许久,终究还是轻叹一声。

    “或许,唯有将修为提升到灵元境,剑技才能再次进步吧?”陆青山有了猜测。

    不过,那个时候,陆青山就可以修练赤雷剑法的第三层了。

    将竹剑放在一旁,陆青山又开始一一修练起了崩拳、破天手,还有泰山压顶。

    这三门武技,陆青山早已修练到了圆满之境,但是,想要突破到极境,还是有点困难。

    唯有泰山压顶,因与肉身以及气血有关,陆青山觉得,仿佛已经触摸到了那一层门槛。

    只是,想要突破,还需要更多的领悟。

    终于,陆青山将所有的武技,都修练了一遍,直觉得浑身气血奔腾,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精神。

    时间,渐渐流逝。

    过去了一天又一天。

    明天,便是约战的时间了。

    夜色下,陆青山没有再去修练,而是选择了休息。

    抬起头,仰望着夜空。

    夜空,静如水,可却十分美丽。

    那是一种孤寂的美,直入灵魂。

    渐渐的,从陆青山的体内,传出了空灵的气息,陆青山的双眼,变得空洞,没有焦距……

    似乎,陆青山的所有心神,全都融入了夜空之中……

    ……

    百兽峰上。

    内门弟子区域,一间最大的院落中。

    辛元坐在院子中,感受着夜风的清凉,对盘在一旁的青蛟玄蛇缓缓道:“你说,明天我与陆青山一战,可以将修为提升到极境吗?”

    那青蛟玄蛇,赫然是位列兽榜第一的存在,在其体内拥有蛟龙和玄蛇的一丝血脉,实力极为强大。

    青蛟玄蛇眯着双眼,在辛元问出口后,蛇信子吐出来舔了舔辛元,嘶嘶叫着。

    辛元一笑,道:“你也不知道?”

    然后,辛元自顾自地开口,“师尊说,气池内炼化了三阶蛮兽的兽核,根本算不得极境,只能说是伪极境,而我辛元,是所有伪极境弟子中最接近极境的……”

    说到这里,辛元的目中充满了期待,喃喃道:“极境,属于传说中的境界,可师尊说,陆青山的剑技,已然修练到了极境……若是明日与陆青山一战,可以让我踏入真正的极境,那么就值了……”

    极境,分两种。

    一种,是武技上的极境,如陆青山的剑技,早已到了极境。

    另外一种,是修为上的极境。

    辛元所期盼的,便是可以通过与陆青山的一战,能使得自己踏入修为上的极境。

    至于武技上的极境,辛元同样期盼,可想要达到,太难太难!

    唯有修为,已经是伪极境,还有一丝盼头。

    夜,越来越深了……

    辛元回到屋内,准备休息,明日还有一战,容不得马虎。

    ……

    战兵峰上。

    内门弟子区域,原本位列剑榜第二的干臣,正在淬炼着战兵。

    那一日,陆青山一剑将干臣的战兵切成了两半,震惊了所有人。

    干臣当时就怒了,可回到战兵峰上,干臣就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陆青山那一剑斩下,斩的不是战兵,而是他干臣,那后果……

    干臣可不认为,自己的肉身比战兵还强。

    不由地,对陆青山这里,干臣充满了敬畏。

    那是对强者的敬畏。

    眼下,干臣一边淬炼着战兵,一边充满了期待地自言自语道:“陆青山,明天你与辛元师兄一战,究竟谁会赢呢?”

    除了干臣,还有曾经位列剑榜第三的蓝明,罕见地失眠了,仿佛,明天要一战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陆青山,辛元,你们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剑榜第一?”蓝明低声喃喃。

    这一夜,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失眠了,如白战,如苏风,如司萱,等等。

    ……

    天,亮了。

    陆青山的双眼,渐渐地恢复了焦距,整个人恢复了正常。

    一恢复正常,陆青山立刻就怔住了……

    这一刻,陆青山觉得自己好像发生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变化。

    身体,十分轻松,没有一丝丝困乏。

    精神,非常饱满,没有一丝丝疲惫。

    这种感觉,好像有一位技艺高超的大师,为陆青山按摩了整整一夜。

    而且,这种按摩,不光按摩了陆青山的全身,还按摩了陆青山的灵魂。

    陆青山十分诧异,不由回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事情。

    夜空,静如水。

    仿佛,拥有一种孤寂的美,直入灵魂。

    可后来,发生了什么,陆青山完全没有印象,任凭如何去回忆,根本想不起来。

    许久之后,陆青山终于放弃了,抓起一旁的竹剑,准备再修练一遍剑技。

    但,当陆青山一出剑,立刻就怔住了,失声惊呼:“这……这怎么可能?”

    陆青山有些不敢相信,再次出剑,不断地出剑。

    直至将剑技修练了一遍后,陆青山才停了下来,目中露出不可思议。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