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谷尽头的血色巨茧内,陆青山与古若菲朝夕相处了足足两个月。

    对于这红色的抹胸,陆青山自然十分熟悉。

    尤其是,那抹胸上散出的一丝淡淡的香味,陆青山闭着眼睛一闻,不用猜,都知道那是古若菲的。

    这一刻,陆青山头大如牛,心乱如麻,指着小老鼠,颤抖着质问。

    可小老鼠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中,却满是委屈。

    甚至,小老鼠的眼睛中,都非常委屈地噙满了泪水。

    这一幕,仿佛是小孩子做了一件自认为是非常棒的事情,兴冲冲地冲到父母前,等待着父母的夸奖,等待着父母给一个大大的拥抱,等待着父母将自己举高高,结果却换来了一顿责骂!

    看到小老鼠都哭了,陆青山不忍心再去责怪,只能长叹一声,然后连忙将那红色的抹胸拿了过来,认真地对小老鼠道,“记住,以后千万别偷抹胸了……”

    小老鼠觉得有些委屈,但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一夜的奔波,小老鼠十分困乏,在茫茫大山中所受的伤势,到现在都还未完全恢复。

    看到陆青山不再责怪,小老鼠立马钻入陆青山的怀中,美滋滋地酣睡了起来。

    陆青山回屋,将古若菲的红色抹胸丢在床上,转身朝着屋外走去,可下一刻,陆青山的身影一顿,闻着手上残留的余香,低声道:“真香……”

    这一刻,陆青山仿佛又回到血色巨茧内,与古若菲朝夕相处的日子里!

    可陆青山回头看了眼床上的抹胸,顿时又觉得十分头疼,这事情万一让古若菲知道了,那后果……

    陆青山突然觉得全身都凉飕飕的,整个世界都不那么美好了!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而是应该想办法解决掉这件事情。

    在院子里,陆青山走来走去,一会仰天长叹,一会低头逗弄着熟睡的小老鼠。

    “嗯?”

    陆青山的双眼,忽然一亮,脑海中有了一个十分完美的计划。

    陆青山回头进了屋,将抹胸塞到了衣袖里,径直朝着古若菲的住处走去。

    但是,陆青山刚走出没多远,立刻就看到了一道十分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正是燕轻语。

    远远的,陆青山就注意到了燕轻语的不同。

    燕轻语长得极为漂亮,可今天,燕轻语仿佛是精心打扮过,比起以往,竟还要美上三分!

    陆青山不由瞥向燕轻语修长的大腿,然后目光迅速抬起,可这一抬起,陆青山差点就喷出鼻血来。

    燕轻语的胸前,真是越来越饱满了,陆青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苦涩地摇了摇头……

    做男人,要雄起!

    做女人,自然是要……挺起了!

    在注意到陆青山的目光后,燕轻语十分骄傲地挺起了胸……

    陆青山抬起头来,一股紫罗香立刻扑面而来。

    燕轻语临近陆青山,上下看了看,关心道:“你的伤,好了?”

    陆青山将脑海的杂念压下,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这才过去多久,我的伤要彻底痊愈,起码还得半个月的时间!”

    顿了一下,陆青山继续道:“不过,只要不是长时间的战斗,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听到陆青山这么说,燕轻语终于放下心来。

    昨日一别,一直到现在,燕轻语内心都十分担心。

    这不,天一亮,燕轻语就立马跑过来了。

    可忽然,燕轻语低下头,在陆青山的身上闻了起来。

    陆青山的身影,立马后退,同时十分紧张地盯着燕轻语。

    “怕什么?”燕轻语抬起头来,盯着陆青山,不满地道:“不就是身上有若菲师姐的香味吗?”

    可下一刻,燕轻语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使劲地闻了闻,道:“不对,这香味未免太浓了一点……”

    一听这话,陆青山立马就紧张了,刚要开口解释,一道香风立马扑面而来。

    陆青山自然不可能出手伤着燕轻语,可燕轻语似乎修练了一门极为身法武技,动作极为灵活。

    唰!

    燕轻语从陆青山的衣袖中,揪出了一条……红色的抹胸!

    燕轻语怔住了……

    陆青山怔住了……

    下一刻,燕轻语怔怔地开口,道:“这……好像是若菲师姐的……”

    一句话还没说完,陆青山立马欺身而上,将燕轻语揽入怀中,紧紧地捂住了燕轻语的朱唇,然后抬头看向四周。

    还好,四周并没有什么人。

    燕轻语在陆青山的怀中挣扎了下,就乖乖地不动了,下一刻,看到陆青山低下头来,立马就闭上了双眼。

    心,更是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可在这时,陆青山推开了燕轻语,道:“燕师姐,这事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

    话还没有说完,燕轻语就睁开眼,十分生气地开口,道:“陆青山,你这个木头……”

    说着,将那红色的抹胸扔给陆青山,气鼓鼓道:“我就说,我就说……”

    说完,燕轻语立马就离开了!

    陆青山连忙将抹胸塞入衣袖中,望着燕轻语离去的背影,仰天长叹。

    当陆青山赶到古若菲的住处时,古若菲已经醒来了,面色看起来好了许多。

    只是,古若菲毕竟受伤太重,体质更不能和陆青山相比,所以还躺在床上休息。

    陆青山坐在床头,轻声喃语,古若菲静静地听着。

    不一会儿,古若菲似乎是累了,缓缓睡了过去。

    陆青山逮着机会,悄悄地将那红色的抹胸放入了古若菲的衣柜中。

    然后,陆青山给古若菲盖好被子就悄悄离开了。

    回到住处后,陆青山觉得有点困,稍微休息了一会,起身又开始修练起来。

    陆青山这一次受的伤太重,想要半个月内恢复,还需要主动引导元气去恢复体内的伤势。

    渐渐的,陆青山沉入了修练中……

    当夜幕再一次降临后,小老鼠从陆青山的怀中钻出,贼眉鼠眼地看了陆青山一眼,悄悄地又出去了……

    当小老鼠回来的时候,手中抓着的已经不是抹胸了,而是……一只红色的肚兜!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