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陆青山冲击剑榜前十,只需一剑,一剑不行,那就两剑!但,绝不会动用第三剑……”

    陆青山盯着杨源,轻笑一声,继续道:“至于你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答案,我绝对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没有把握在三剑内击败你的影像……”

    言语间,陆青山收回了竹剑!

    听到陆青山的答案,杨源哭的更凶了。

    片刻后,杨源擦去了眼泪,朝着陆青山深深一拜,目中收起了高傲,收起了不屑,带着两截断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竹剑峰。

    “三剑……击败我,只需三剑啊……呜呜……”

    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杨源那自嘲的声音。

    待杨源离开后,所有的竹剑峰弟子,立刻就欢呼了起来。

    原本,他们还都十分担心陆青山,生怕陆青山不是杨源的对手。

    可万万没想到,陆青山居然只用了三剑,就将杨源击败!

    这一幕,太振奋人心了!

    望着剑榜前的陆青山,众弟子的目中,纷纷露出狂热!

    忽然,一位年轻的弟子,对陆青山开口,道:“陆师兄,您的剑技,那么厉害,有什么心得可以告诉我们吗?”

    这位弟子一问出这话,剑榜前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唯有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每一位弟子,对于剑技的领悟能力并不相同。

    有时候,练剑三年,还不如高人指点一句。

    若是有人指点,绝对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这,立刻就让所有的弟子,双眼带着期盼望向了陆青山。

    但是,他们同样做好了陆青山拒绝回答的准备。

    实在是,许多人并不愿意分享自己的经验,纵然分享,那也只是三五好友间分享一下,可绝对不会在这么多的人面前分享。

    不过,这一点陆青山倒是不在意。

    听到有人问出,又看到那么多期盼的目光,陆青山没有拒绝,而是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出。

    “修行剑技,我认为,当勇往直前,以攻为首,纵修为不足,亦要斩杀一切强敌……”

    “唯有如此,才可爆发出剑技真正的威力!”

    啪!啪!啪!

    在众弟子还十分疑惑的时候,从远处走来了一位老者。

    “说的好!”

    那位老者,缓缓走来,听到陆青山所说的话语,更是频频点头,连连赞叹。

    听到老者的赞叹,众弟子大惊,纷纷抬头望去,立刻就露出了恭敬。

    “何长老好!”

    “何长老好!”

    陆青山抬头望去,同样一眼认出,这位老者,正是生死台上,见证了他与周景天一战的何长老。

    陆青山连忙走出,抱拳一拜,恭敬道:“弟子陆青山,拜见何长老!”

    虽然陆青山不是何长老的亲传弟子,可看到陆青山能说出这么一番话,何长老觉得十分欣慰。

    仿佛,陆青山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

    这时,何长老朝着陆青山点了点头,然后面对着所有的弟子,含笑开口:“陆青山所说,你们或许不太明白,老夫就让陆青山亲自给你们演示一番吧!”

    说到这里,何长老看向陆青山,目露鼓励,道:“陆青山,你觉得如何?”

    陆青山点头,道:“当然可以!”

    “好!”

    何长老应了一声,对众弟子开口道:“下面,你们看好了,机会,只有一次,把握住了,你们未必不能位列剑榜……”

    旋即,何长老对陆青山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陆青山,你可以对老夫全力出手……”

    “好!”

    陆青山点了点头,目中燃起了战意,能有一位长老级别的人物陪练,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哗!

    陆青山疾冲而出,竹剑轻颤,其上剑芒锐闪,一剑猛地斩向何长老。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陆青山的身上散出了一股气势!

    那气势……勇往直前,不惧一切!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陆青山斩下的一剑!

    那一剑……完全是以攻为首!

    在这一刻,所有人更是感受到了陆青山目中的决心!

    那决心……纵修为不足,亦要斩杀一切强敌!

    何长老身体一晃,飞快地后退,直接就避开了陆青山斩下的这一剑。

    可刚避开,陆青山就拎着竹剑,手腕一抖,飞快地刺出。

    然后是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

    每一剑,都是勇往直前,以攻为首!

    在陆青山的目中,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畏惧,看不到任何的惧怕!

    那好像,你再强大,我也要一剑将你斩之!

    这时,已经到了第六剑,第七剑,第八剑……

    当第九剑落下的时候,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目露震撼。

    只因,第九剑落下时,竟然斩下了何长老的一缕银发……

    “嘶……”

    纵然是何长老,内心都掀起了滔天骇浪。

    他可是一位地元境的强者,纵然没有出手,只是一味地躲闪,可其银发,怎么可能让一位聚气境的弟子斩下一缕?

    哗!

    陆青山收剑而立,朝着何长老抱拳一拜,十分尴尬地开口,“长老,弟子……”

    陆青山的话,还没说完,何长老就摆了摆手,示意陆青山无需介意。

    陆青山虽斩下了他的一缕银发,可何长老并不生气,反倒十分欣慰。

    这时,何长老看着陆青山,目中露出火热的目光,道:“陆青山,你可愿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

    闻言,陆青山立马苦笑着摇头拒绝。

    何长老也不恼怒,抬头看向众多弟子,道:“你们能悟多少就悟多少,一旦有所悟,那便是你们的造化!”

    说完后,何长老扬长而去,其开怀的笑声遥遥地传来。

    在何长老离开后,所有的弟子都朝着陆青山抱拳一拜,然后各自停留在原地,目中露出思索之意。

    时而的,还会有弟子或刺出,或斩出一剑。

    陆青山看着这一幕,笑了。

    然后,陆青山返回了小院中,歇息了一会,就开始了修练。

    对何长老出手时,陆青山同样有所感悟,自然要趁早修练,将所感悟的东西吸收,然后稳固下来。

    一连半个月,陆青山再没有去闯剑榜,而是静静地修练。

    而竹剑峰上的弟子,一个个仿佛疯狂,拼命地在闯剑榜。

    如今,半个月的时间,剑榜之上,居然多了七位竹剑峰的弟子。

    甚至,还有一位弟子,位列了剑榜第二十一!

    而实力更强大的南门丘,直接位列剑榜第十八!

    这一天,陆青山刚修练完剑技,就看到古莫来了。

    古莫的眉间,带着淡淡的忧愁,目中更是有着深深的担忧。

    “师尊,发生了什么?”陆青山开口询问。

    “若菲……若菲她失踪了……”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