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间,相互争斗,本无可厚非。

    甚至,宗门的高层还持鼓励的态度。

    但是,置人于死地,那就太过了!

    真的是太过了!

    尤其是,陆青山眼角瞥到,在远处,还有两位执法堂的弟子不怀好意地盯着这里。

    他们任凭杨枢朝着他杀来,却没有出手阻止,已经说明了许多问题!

    “这……是一个局,一个给我设计的局……杨枢是一个局,那两位执法堂的弟子,同样是一个局……”

    一瞬间,陆青山就明白了。

    这个时候,若是他不出手,那么杨枢飞扑而来,定然要置他于死地!

    可若是他出手了,能不能打赢且不说,就当是可以赢,那么,远处的那两位执法堂的弟子,定然会以某种理由对他出手的。

    看着杨枢飞扑而来,陆青山的目中,不可抑制地滋生了……杀意!

    那杀意,冲天而起!

    这一刻,陆青山仿佛回到了寒火国,正在面对寒火国的千军万马,面对天狼宗的三百余弟子,面对寒火国的灵元境强者。

    陆青山的体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眨眼间就覆盖上了厚厚的鳞甲。

    甚至,陆青山的脑袋,都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脑袋,而是一尊……龙首!

    “吼……”

    陆青山的嗓子,以一种不可思议地颤动,发出了一声龙吟!

    更是在这一刻,陆青山体内的气血发出长河奔腾的声音,形成了泰山之势。

    陆青山的双眼,死死盯着杨枢,泰山之势立刻就碾压向杨枢。

    正飞扑而来的杨枢,骤然觉得全身仿佛有一座大山压下。

    可杨枢,却爆发出了更多的兽核力量,依旧飞快地朝陆青山飞扑而来。

    嗡!

    竹剑轻颤,剑鸣不绝!

    这一刻,陆青山的眼中,世界仿佛静止,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

    在他的眼中,唯有一剑,唯有眼前的敌人杨枢!

    嗤!

    剑芒锐闪,疾冲而出!

    杨枢面色剧变,内心生出了寒意,竟吓得将手中的宝剑横在了身前。

    但是,一声脆响,陆青山手中的竹剑,如削冰切雪一般,将杨枢身前的宝剑斩为了两截。

    而后,剑势不减,没有丝毫地停顿,当头斩下!

    “陆青山,你敢!”

    远处,两位执法堂的弟子,立刻飞奔而来。

    但是,陆青山充耳不闻,轰然斩下!

    顿时,血雨飘落,杨枢从头到脚,生生地……被切为了两半!

    “放肆!”

    这时,两位执法堂的弟子,终于飞奔而来,看着眼前的画面,直觉得全身发寒!

    可旋即,其中一位,厉喝一声,道:“陆青山,残害同门,当死!”

    言语间,那位执法堂的弟子,立刻出手。

    随手一击,那力量便如排山倒海而来,陆青山知晓不敌,只好双臂护在身前。

    砰!

    陆青山的身影,倒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远处。

    那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更是让陆青山喷出了一口鲜血,随着其身影,染红了半空。

    陆青山从地上爬起,双眼死死盯着那位出手的执法堂弟子,咧嘴一笑,道:“我记得你……上次就是你给我送来的执法堂任务……”

    那位执法堂的弟子,面色大变,他万万没想到,他随手一击,陆青山居然还活着!

    而且,陆青山还认出了他!

    “不行,必须先下手……”两位执法堂的弟子,对视了一眼后,然后准备再次出手。

    可这时,陆青山长啸一声,运转修为,将自己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你执法堂的两位弟子就敢杀人?”

    这里的动静,早就引起了一些弟子的关注。

    眼下,四周的弟子,虽不多,可却已经有了一些。

    听到陆青山的话语,两位执法堂的弟子,面色着急了起来。

    可这时,一位听到动静飞奔而来的弟子,指着陆青山,大喊了起来,“那……那不是陆青山陆师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执法堂要对付陆师兄?”

    经这位弟子提醒,更多的竹剑峰上的内门弟子,人还未临近,就已经大喊了起来。

    “陆师兄是我竹剑峰内门弟子的骄傲,谁敢对付我陆师兄?”

    “执法堂的两位弟子,可没有当场灭杀弟子的权力!”

    一位又一位的竹剑峰内门弟子,飞奔而来,将陆青山护在了身后。

    两位执法堂的弟子,面色剧变,暗道不好。

    若是只有七八位目击者,那么他们还可以运作一番,说成是陆青山拒捕,还敢袭击执法堂的弟子,然后当场将其灭杀!

    可若是不止七八位,那么,他们就不敢再出手了。

    人一多,纸……就包不住火了。

    纵然是执法堂,处罚弟子时也都要上禀长老,经长老同意后,才可执行。

    忽然,方才开口的那位执法堂的弟子,扬声道:“陆青山杀害同门弟子杨枢,为我俩亲眼所见。而且,内门弟子邵常与陆青山一起外出执行任务,却惨死在外面,经我等勘察,凶手……正是陆青山!”

    “而且,我们有证据证明,陆青山就是天狼宗潜伏在我元灵门的奸细……”

    顿了下,那位执法堂的弟子,指着陆青山,道:“所以,现在要将陆青山拘捕,带回执法堂!”

    “是吗?”

    正在这时,南门丘背负着背着一柄竹剑,踏步而来。

    “可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执法堂的谢山、徐通两位师兄要出手灭杀陆师弟呢?”南门丘的修为,虽不如那两位执法堂的弟子,可其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惧意。

    “你……”谢山的面色,陡然涨红,可却说不出口。

    这时,另外一位一直不曾开口的执法堂弟子徐通,面色变得淡然,冷冷道:“你怎么说都可以,但是,陆青山我们必须要带走,有没有罪,执法堂自然会判!”

    南门丘走到陆青山身前,将陆青山搀扶着,抬头看向那两位执法堂的弟子,正要据理力争时,陆青山摆了摆手,道。

    “去执法堂可以,但是,我陆青山不相信你们,我需要大家陪我一起去,为我陆青山做一个公平的见证!”

    陆青山缓缓开口,若是没有这些内门弟子,他还生怕那两位执法堂的弟子再对他出手。

    “执法堂,并非你们二人的执法堂,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们如何给我定罪?”

    陆青山内心已经有了主意,目中露出嘲讽。

    “钟麟啊钟麟,这次你可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