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竹剑峰上,内门弟子中竟无一人是我的对手?莫非竹剑峰已经后继无人了么?”

    那声音,十分嚣张!

    言语间,更是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而且,说这话的人,仿佛是故意羞辱众人,竟在声音中融入了修为之力,可以使得声音扩散的更远一些。

    否则,陆青山都不会听到这些。

    可一听清楚,陆青山就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整个竹剑峰的内门弟子中,竟无一人是你的对手?

    未免太猖狂了!

    竹剑峰已经后继无人了么?

    陆青山的内心立刻就燃起了熊熊怒火。

    这是对竹剑峰内门弟子的侮辱,陆青山身为竹剑峰的内门弟子,岂能不怒?

    这更是对竹剑峰掌座古莫的侮辱,陆青山身为掌座亲传弟子,又岂能不怒?

    “欺人太甚!”

    陆青山目中露出寒芒,双腿在地面上用力一蹬,整个人立马就飞奔而出,直奔远处那传来声音的所在。

    远远的,还未临近,陆青山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更是有痛苦的呻吟声传来。

    显然,有人流了血,还受了重伤。

    陆青山目中的寒芒更甚,速度再次加快。

    终于,陆青山临近了……

    目光所及,许多竹剑峰的内门弟子都倒在了血泊中,虽然都没有生命危险,可看那所受的伤势,不在床上躺三五个月,那是不可能下床行走的。

    在血泊中,还站立着一人,其目光看向众人时,露出了嘲讽和不屑。

    其手中的剑,竟还有鲜血……不断滴下!

    众人双拳紧握,可在看到那还滴着鲜血的剑时,一个个吓得根本不敢出手。

    只因为,那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陆青山抬头望去,目中露出寒芒,那人并非竹剑峰的弟子,而是……蛮兽峰的内门弟子。

    陆青山正要出手,却听到人群一阵惊呼,不由身影一顿。

    “南门师兄来了,南门师兄来了……”

    “南门师兄可是我竹剑峰内门弟子中公认的第一人,一定可以战胜蛮兽峰的郑致!”

    “南门师兄,记得一定要打残蛮兽峰的郑致,他欺人太甚!”

    陆青山抬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竹剑峰内门弟子衣衫的年轻男子缓缓走来。

    在其身后,背着一柄竹剑。

    在其身上,更是锋芒毕露,仿佛一柄出鞘的宝剑。

    那……正是竹剑峰内门弟子中公认的第一人南门丘。

    这人,陆青山自然听说过,知晓南门丘一身剑技,十分精湛,一旦出剑,往往在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灭杀了对方。

    还不等陆青山出手,南门丘抬头看向了郑致,冷冷道:“郑致,你欺人太甚,这里是我竹剑峰的地盘,还由不得你猖狂!”

    “猖狂?”郑致冷笑一声,不屑道:“若是你实力比我强,那你也可以比我更猖狂啊!可是,你有那实力吗?”

    “找死!”

    南门丘目中泛寒,“铮”的一声拔出了竹剑,宛如暴雨一般,朝着郑致刺去。

    南门丘,所修练的剑技,是一门名为暴雨剑法的剑技,出剑时宛如暴雨落下,同样讲究一个“快”字。

    但是,在讲究“快”字的同时,这门暴雨剑法还讲究一个“猛”字。

    又快又猛,才是暴雨剑法的核心。

    “暴雨剑法,不过如此……”

    郑致眼看南门丘出手,神色虽凝重,可却口出不屑。

    叮叮当当!

    南门丘出剑又快又猛,一时间将那郑致完全压制。

    竹剑峰的内门弟子,一个个立刻狂喜地欢呼起来。

    可当拼过七八招后,那郑致的出剑速度,竟然越来越快,很快就已经不弱于南门丘了。

    一时间,两人竟战了个旗鼓相当!

    南门丘的内心,更是一抖,目中一缩,隐隐觉得不好。

    果然,又拼了七八招后,郑致目中冷笑一声,道:“南门丘,竹剑峰内门弟子中公认的第一人,不过如此……”

    言语间,郑致一剑飞快地斩出,落在了南门丘的竹剑上。

    南门丘面色一变,直觉得有一股巨力猛然传来,手腕剧痛,竹剑直接就脱手飞了出去。

    噗!

    一道剑气从郑致手中的剑中撕裂而出,划过南门丘的胸前,南门丘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不断地后退,目中露出骇然!

    “怎么可能?”

    “郑致居然比南门师兄还要厉害?”

    “南门师兄可是我竹剑峰内门弟子公认的第一人啊!”

    众人直觉得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根本不可能。

    “什么狗屁第一人?不过垃圾而已!”

    这时,郑致冷哼一声,抬头看向众人,目中露出嗤笑。

    “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南门丘一个人,我是说在场的各位,全都是垃圾!”

    所有竹剑峰的内门弟子,一个个面色铁青,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出手。

    就连竹剑峰内门弟子中公认的第一人南门丘都败在了郑致的手中,他们怎么可能是郑致的对手?

    众人的双眼中,满是怒火,满是屈辱,可更多的,还是绝望!

    有怒火,那就发泄掉怒火!

    有屈辱,那就洗刷掉屈辱!

    可当怒火无法发泄,屈辱无法洗刷时,剩下的……便只有深深的绝望!

    “我来!”

    正这时,一位竹剑峰的内门弟子刹那走出,朝着郑致飞快地出手。

    郑致看到那位弟子,面露不屑,甚至都不屑出剑,只是抬手打出一掌,那位弟子就吐血倒飞了出去。

    哗!

    又一位弟子冲出,但刚冲出,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一位又一位的弟子冲出,可那郑致往往只是一招,所有的弟子就吐血倒飞。

    偶尔的,郑致还会刺出一剑。

    只是一剑,便让许多竹剑峰内门弟子中的强者纷纷败了下来!

    仿佛……郑致根本不可敌!

    仿佛……众人面临的根本不是一位聚气境的弟子,而是一位灵元境的强者。

    众人,更绝望了……

    渐渐的,已经不再有人出手了……

    “我竹剑峰上,内门弟子中莫非就真没有人可以打败郑致吗?”一位弟子痛呼!

    郑致闻言,嗤笑一人,道:“不要怀疑,你竹剑峰上的内门弟子中,恐怕还真没有人可以打败我了!”

    “谁说没有?”

    正这时,陆青山双拳紧握,目中燃起熊熊怒火,轰然走出!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