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陆青山的目光望来,小老鼠拼命地摇起了小脑袋,圆溜溜的小眼睛中露出了无辜。

    陆青山想了想,小老鼠就算是再厉害,那也偷不了一根剑竹啊!

    那九根剑竹,每一根都又长又粗,竹体还十分坚硬,那根本就不是小老鼠可以偷的。

    但是,不是小老鼠偷的,又会是谁偷的呢?

    然而,最关键性的问题是,谁有那个能力可以在剑竹林长老的眼皮子底下将剑竹偷走?

    这……才是最可怕的。

    果然,剑竹林长老深吸一口气,十分担心地道:“那位偷了剑竹的存在,其修为一定相当可怕,不过应该不会杀人,否则老夫早就死了。但,这仅仅只是老夫的推测,总之,青山你还是要小心。”

    陆青山点了点头,道:“长老,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很快,在送走了剑竹林长老,陆青山又开始修炼起来。

    距离修为突破,已经越来越近了。

    陆青山相信,再要不了几天,他便可以将修为提升到聚气境八重。

    那个时候,整体的实力便可有一个质的提升!

    很快,就到了深夜。

    忽然,正在修练的陆青山,双耳猛地竖起。

    “外面有动静!”

    陆青山停下了修练,睁开双眼,目中露出警惕。

    这时,陆青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回头望向小老鼠,难不成是小老鼠夜间出没所造成的动静?

    回头望去,陆青山发现,小老鼠根本就没有出去。

    但是,小老鼠已经醒来,一双眼睛睁得圆溜溜的,耳朵更是竖起,听着外面的动静。

    “不是小老鼠,那么会是谁呢?”陆青山内心暗暗警惕,整个院落可是有阵法笼罩的,寻常人根本不可能进来的。

    忽然的,陆青山想到了燕轻语,不由猜测了起来。

    莫非是燕师姐?

    虽如此,可陆青山还是不敢大意,耐心等待了一会,再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内心好奇之下,陆青山猛地冲了出去。

    “没有人?”

    陆青山站在门口,放眼看去,视线所及,根本就没有半个人影。

    “嗯?那是什么?”

    忽然,陆青山的目光瞥到,在院子里居然多了一根……剑竹!

    陆青山内心警惕,缓缓地靠近,当临近后,陆青山立马就认出,这根剑竹可不就是被偷的那一根吗?

    被偷的这根剑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里?

    陆青山内心十分疑惑,抬头看向四周,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一夜无话。

    当天色微亮以后,陆青山扛着这莫名其妙出现在自个院落里的剑竹,飞奔向剑竹林。

    “长老!长老!”

    还未临近,陆青山就扛着剑竹大喊了起来。

    剑竹林长老睡眼惺忪,显然刚睡醒,眯着眼道:“陆青山,大清早的,你就跑来找老夫,莫非是兽奶又完了?”

    但是,话刚说完,剑竹林长老眯着的双眼就瞥到了陆青山扛着的剑竹,神色中立马就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

    “龙剑竹,是被偷的那一根龙剑竹?”

    在剑竹林长老想来,那一根剑竹已经被偷了,那么想要找回来的可能根本不大。

    但是,万万没想到,只是睡了一觉,陆青山就扛着被偷的那根剑竹跑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青山一临近,剑竹林长老立马就开口询问了起来。

    闻言,陆青山神色变得怪异起来,将昨晚听到动静后,然后一冲出来就看到剑竹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陆青山所说,剑竹林长老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剑竹林长老沉思了下,目光十分怪异地看着陆青山,道:“青山,这剑竹不会是你偷的吧?”

    “怎么可能?”

    陆青山的嗓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颤动吼了出来。

    一时间,陆青山觉得太委屈了。

    燕轻语认为是陆青山偷的,陆青山百口莫辩,忍了。

    可剑竹林长老,怎么也能这么认为呢?

    在剑竹林长老诧异的目光下,陆青山十分委屈地道:“长老,你觉得弟子是那种人吗?”

    剑竹林长老认真地打量了陆青山一番,道:“那可未必……”

    那可未必?

    陆青山哭的心都有了!

    “长老,真不是弟子干的……”

    ……

    回到院子里的时候,陆青山整个人都还是失魂落魄的。

    无论他如何解释,剑竹林长老始终都有所怀疑,不过,剑竹林长老并未责怪陆青山,反倒一直都在安慰着。

    当时间又过去一天,陆青山走出屋子的时候,立马惊愕地看到,那根剑竹……居然又跑回来了。

    正这时,剑竹林长老来了。

    一进门,剑竹林长老立马就看到了那根被偷的剑竹,正好好地扎在泥土中。

    剑竹林长老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扛着剑竹走了。

    当夜幕降临后,陆青山内心十分憋屈,觉得应该证明自己的清白。

    旋即,陆青山从院落内走出,直奔剑竹林,将自己的来意告诉了剑竹林长老。

    “好,既然你要证明给老夫看,老夫就给你一个机会!”剑竹林长老内心也十分好奇,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很快,两人就到了陆青山的屋子里,透过门窗,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外面。

    但,始终没有任何的动静。

    剑竹林长老轻咳一声,道:“陆青山,真不是你干的么?就算是你干的,老夫又不会怪你的……”

    “嘘!”

    正这时,陆青山食指放在唇前,“嘘”的一声,剑竹林长老立刻闭上了嘴巴。

    然后,两人齐齐朝着屋外望去,目瞪口呆!

    只见,那根剑竹仿佛长了腿似的,飞快地穿透了阵法,落在了院子里。

    然后,在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那剑竹的根须就扎入泥土中。

    “这……”

    这个时候,莫说是陆青山了,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剑竹林长老,整个人都觉得太匪夷所思了。

    “青山,那剑竹……会动?”

    剑竹林长老觉得不可置信,低声问向陆青山。

    陆青山点了点头,道:“好像是……不过,长老,现在你相信弟子了吧?”

    “相信,当然相信了!”剑竹林长老连连点头,体内的修为轰轰扩散开来,瞬间就冲了出去。

    但是,刚一冲出,剑竹林长老立马就惊呼一声,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以及……骇然!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