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

    闻着燕轻语身上那迷人的紫罗香,陆青山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并非是某个人,而是一只小老鼠。

    “只是,燕师姐所说的贼不知道指的是不是小老鼠?”陆青山内心暗暗道。

    “陆青山,你到底帮不帮师姐啊?”燕轻语看到陆青山没有回话,瞪了陆青山一眼,道。

    “帮,肯定帮!”陆青山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就是不知道,燕师姐要抓什么贼?”

    陆青山这么一问,燕轻语的双眼中立马就喷出了怒火,银牙咬得咯吱作响,道:“那是一个变态,专门偷女孩子的贴身之物,这段时间,师姐我都已经丢了好多件了,可偏偏,那个变态修为好像十分强大,每次偷的时候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人根本察觉不到。”

    燕轻语咬牙说这话的时候,陆青山内心一慌,面色有些不自然。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青山面色不太好,燕轻语看向陆青山,道:“陆青山,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变态也恶心到你了?”

    陆青山哭的心都有了,可他却知道,这事情根本没办法说,越说越糊涂。

    “是啊!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居然专偷燕师姐的贴身之物!要是让我抓住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陆青山目中露出寒芒,咬牙道。

    燕轻语举起粉拳,咬牙道:“若是让我逮到那个变态,我一定要挖了他的双眼,然后再剁掉他的双手!”

    “啊?”陆青山一惊,连忙道:“燕师姐,这未免太残忍了吧?”

    “残忍?”燕轻语冷笑一声,狠狠道:“没有杀他都算便宜他了,师姐我的贴身之物,只能师姐喜欢的那个人看,别的人谁敢看,我就挖他的双眼!然后剁他的双手!”

    陆青山听着这番话,脑海中已经幻想出了一副场面。

    燕轻语拎着一把剑,双手染血,一边追杀他,一边大喊着。

    “陆青山,你给我站住,让我挖了你的双眼,剁了你的双手!你放心,我燕轻语绝不会杀你的!”

    陆青山忍不住全身一抖,那画面太可怕了。

    “吱吱!”

    正这时,陆青山听到了小老鼠“吱吱”的叫声,吓得内心一颤。

    陆青山没有犹豫,立马张开了双臂,将燕轻语那纤细的娇躯揽入了怀中。

    然后,陆青山揽着燕轻语,转了半圈,使得燕轻语的身影刚好背向房屋。

    这时,陆青山瞥见,小老鼠一手抓着亵裤,一手抓着肚兜,头上顶着抹胸走了出来。

    陆青山内心松了口气,还好反应快,不然若是让燕轻语看到这一幕,到时候就算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陆青山,你……”燕轻语脸色变得绯红,有些紧张又有些惊喜地望着陆青山。

    “别说话!闭上眼睛!”听到燕轻语开口,陆青山吓得连忙开口,他生怕燕轻语会回头看向小老鼠。

    好在,燕轻语似乎并未听到小老鼠“吱吱”的叫声。

    燕轻语早已羞红了脸,这时听到陆青山让她闭上眼睛,仿佛想到了什么,内心更羞,但却听话地闭上了双眼,将嘴巴微微扬起。

    但,所期待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

    燕轻语不由地睁眼看去,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待看清时,竟已经身处院落外了。

    “陆青山,你……”燕轻语气得银牙直咬。

    但这时,陆青山已经踏入了院落内。

    “燕师姐,我拉肚子,我忍不住了,我怕熏到你……”院落内,陆青山的声音轰轰传出。

    旋即,院落内的阵法,缓缓散出,将院落的入口笼罩。

    一旦笼罩,别人甭想进来。

    这时,燕轻语冷静了下来,目中露出了狐疑之色,抬头看向陆青山的院落,可惜却有阵法笼罩,什么都看不到。

    “哼,陆青山,你给我等着!你肯定隐藏了什么,我一定要进去看看!”燕轻语银牙一咬,飞快地离开。

    陆青山躲在院落内,看到燕轻语离开,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

    不知不觉中,全身竟已经湿透!

    但是,当陆青山想到将燕轻语揽入怀中,那娇躯似乎微微一颤,全身柔软,仿佛根本没有骨头时,内心一荡。

    尤其是,大手按在了燕轻语的腰部,那里触手柔软顺滑之极。

    还有,那令人迷醉的紫罗香……

    “嗯?紫罗香?”

    正在这时,陆青山闻到了一股紫罗香,不由得鼻子使劲抽了抽,然后顺着香味看去,立马就看到小老鼠一手抓着亵裤,一手抓着肚兜,头上还顶着抹胸,朝着陆青山飞快地跑来。

    “天哪!小家伙,你这是要坑死我啊?你偷的不会都是燕师姐的吧?”陆青山连忙走过去,使劲一嗅,有些后怕地开口,“还好我反应快,若是让燕师姐看到……”

    陆青山一想到,燕轻语说要将那个变态挖了双眼,剁了双手,就觉得全身发寒!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个变态是你!”陆青山看着小老鼠那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有些无奈地开口。

    陆青山回到房间内,看着那如小山的贴身之物,顿时觉得头大。

    许久之后,陆青山长叹一声,低声道:“罢了,就让放在这里吧!反正没有我的允许,燕师姐是根本进不来的!”

    陆青山训斥了小老鼠几句,再一次开始了闭关修练。

    这一段时间,陆青山已经将气池内的元气修练的十分凝练了,可却远远没有达到他的极限。

    唯有元气足够凝练,陆青山才会尝试着去突破。

    也唯有这样,修为突破后,所能展现出来的实力才会更强大。

    时间,流逝很快。

    眨眼,木桶内的兽奶,又见底了,陆青山只好停下修练,前往剑竹林,准备再拎一桶兽奶。

    小老鼠很奇怪,非要喝兽奶,别的食物根本不吃。

    但是,喝了兽奶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小老鼠的皮毛变得更加光亮,整天都精神抖擞的,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当陆青山拎着木桶离开还没有多久,燕轻语轻笑着出现在了陆青山的院落外。

    燕轻语一脸好奇地望着陆青山的院落,十分期待地道:“陆青山,你的房屋内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师姐真是期待!”

    言语间,燕轻语从怀中取出了一枚令牌,将其捏在手中,朝着院落内走去。

    那原本笼罩了整个院落的阵法,竟在燕轻语走来的时候,让出了一条通道。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