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塔,还是那一座外塔。

    只是,在外塔前,却多了一座雕像。

    那雕像是一位少年,一头乌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摇着,目光中充满了深邃。

    更是在那雕像上,散出了一股……泰山之势!

    凡是望向那雕像的弟子,都会觉得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身上。

    仿佛,那并不是一座雕像,更不是一位少年,而是一座令人仰望的大山。

    当陆青山看到这座雕像时,整个人就猛地一愣。

    因为那雕像的少年,赫然是……陆青山本人!

    在看到这雕像的瞬间,陆青山内心就差不多明白了一切,不由得十分感动。

    然后,陆青山缓缓朝着外塔走去。

    那里,守塔许长老仿佛恢复了平日里的威严,闭着眼在那里修练。

    可陆青山,却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悲痛之意。

    那悲痛,从守塔许长老的体内扩散开来,环绕其四周!

    更是在这悲痛中,陆青山感受到了一股压抑到了极致的杀意。

    那杀意,十分压抑。

    可越是压抑,那杀意却越强烈,未来的某一刻若是爆发,那杀意绝对惊天动地,绝对令人骇然。

    “长老,弟子……弟子回来了!”

    陆青山来到许长老身前,弯腰深深一拜。

    “回来就好,该干嘛干嘛去,莫要打扰老夫……”守塔许长老,以为是某位别的弟子,双眼睁都没睁一下,直接就冰冷开口。

    可这话语,还没说完,守塔许长老全身一颤,双眼瞬间开阖,望向陆青山!

    “陆青山?是你?”

    守塔许长老十分激动地开口,甚至,还使劲揉了揉双眼,确信这一切都不是眼花所致。

    “长老,正是弟子!”

    陆青山弯腰抱拳,再次深深一拜。

    守塔许长老,刹那起身,一步来到了陆青山身旁。

    然后,绕着陆青山走了几圈,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陆青山。

    紧接着,这捏捏,那摸摸,最后大笑了起来。

    “你没缺胳膊少腿的,那就好!”

    守塔许长老显得极为开心,一指那座雕像,对陆青山道:“老夫差点以为是那雕像活过来了!”

    陆青山尴尬一笑,那雕像可是一件死物,怎么可能会活过来?

    正这时,外塔前的那些外门弟子,一个个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陆青山。

    可只是刹那,那些外门弟子就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激动地大喊了起来。

    “陆青山,那是陆青山,陆师兄回来了……”

    “一拳王者陆青山,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死掉的!”

    “陆师兄回来,未来我元灵门定然可以碾压天狼宗……”

    竹剑峰上的外门弟子,一个个显得十分激动,目中振奋之极。

    “都散了散了!不要在这里吵老夫!”

    守塔许长老,以往都十分威严,可这一次神色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朝着那些外门弟子挥了挥手。

    那些外门弟子闻言,准备离开。

    可却在离开之前,齐齐抱拳,朝着陆青山一拜。

    这一拜,是对陆青山实力的承认!

    这一拜,是对陆青山实力的敬佩!

    这一拜,是对陆青山外出执行任务,扬元灵门竹剑峰之威的自豪!

    三拜之后,那些外门弟子才渐渐散去。

    外塔前,只剩下了陆青山,和许长老二人。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陆青山看着许长老那期待的目光,才将这一次外出执行任务的细节缓缓讲出。

    每当陆青山讲到遇到危险的时候,许长老就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当陆青山讲到北寒王一掌将他打落悬崖时,许长老的身影刹那站起,目中露出了惊天杀意。

    “区区一个寒火国的北寒王,竟敢对老夫的弟子出手?将你炼制成战兵傀儡,那还真的是便宜你了!”

    讲着讲着,陆青山讲到了周苍,讲到了那片尸山血海,讲到了陆青山在离开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

    “周苍,这样的杀戮盛宴,你觉得可好?”

    听到这里,许长老觉得十分解气,更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写得好,周苍那个老家伙看到后一定气得吐血了!哈哈,以后老夫若是有机会,也一定要这么做!”

    一直到陆青山全部讲完,许长老才松了口气,道:“青山,你没事就好,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你一定要谨记于心!”

    陆青山点点头。

    片刻后,陆青山告辞了许长老,然后回到了竹屋。

    刚回到竹屋,陆青山立马觉得疲惫如潮水般袭来,顾不得洗漱,直接就睡着了。

    当陆青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

    可忽然的,陆青山神色一怔,鼻子使劲嗅了嗅,房间内竟有一股淡淡的紫罗香。

    旋即,陆青山感觉到身体上压着什么,抬眼看去,那竟是一位女子。

    那女子,正趴在陆青山的身上。

    陆青山的脑海,不由得浮现出了一道身材纤细的身影。

    那,正是燕轻语。

    正这时,趴在陆青山身上睡着的燕轻语,倏然醒转,抬头看向陆青山。

    “咦?陆青山,你醒了?”燕轻语惊喜地开口。

    可旋即,燕轻语尖叫一声,道:“陆青山,你怎么流鼻血了?是不是还有内伤没有好?”

    然而,陆青山的双眼,一动不动,紧紧盯着燕轻语的胸前,那里十分饱满,几乎是已经半露。

    顺着陆青山的目光,燕轻语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面色顿时变得绯红,难怪……

    “陆青山,你个臭流氓!”

    燕轻语娇嗔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十分生气,转身就走出了竹屋。

    当燕轻语离开后,陆青山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追了出去,大喊道:“燕轻语,那根本不关我的事,那是你……”

    只是,这话还没说完,陆青山就看到,燕轻语的娇躯已经钻入了黑暗中,眨眼就失去了踪影。

    当燕轻语离开后,陆青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气中还残留的淡淡的紫罗香,喃喃道:“紫罗香,还真的是香……”

    “紫罗香,很香吗?”

    正这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陆青山的身后传来。

    “香……”陆青山下意识地开口,可旋即,陆青山就面色剧变,猛地转身望去。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