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山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新的衣衫,然后前往外塔。

    守塔许长老,一般都会在外塔那里。

    远远地,陆青山就看到,许长老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时而走来走去,时而抬头仰望天空。

    突然,许长老看到了陆青山,身体一顿,目中露出了惊喜。

    当陆青山临近后,许长老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修炼成了?”

    陆青山点了点头,道:“弟子已经修炼成了,也还算连贯,但若是用来对敌的话,可能还差一点火候,毕竟修炼的时间太短了!”

    任何武技,刚修炼成,对敌的时候反应难免慢上一拍,唯有一次又一次的修炼,达到足够熟练,才可以化作一种近乎本能的存在。

    “好!”许长老拉着陆青山,走到一旁,道:“你对老夫全力出手试试!”

    虽听到陆青山说修炼成了,可许长老还是觉得这一切仿佛做梦似的,不亲自检验一番,他都有些不敢相信。

    陆青山点了点头,后退了一段距离,然后抬头看向守塔许长老。

    在抬头的那一瞬间,陆青山的气势,豁然一变。

    “嗯?”

    守塔许长老,双眼一亮,陆青山展现出来的泰山之势,比起昨日又强大了许多。

    轰!

    陆青山双腿在地面上用力一蹬,然后猛地冲向守塔许长老。

    以强大的气血,激发出泰山之势,震慑对方心神,然后再以强悍的肉身硬撼对方。

    陆青山临近守塔许长老,立刻按照许长老所传授的方法,狠狠撞了过去。

    看到这里,守塔许长老怎能不明白,陆青山已经修炼成了这门武技。

    只需要再多修炼一段时间,战斗的时候便可完美地发挥出来。

    守塔许长老一边想着,一边伸出右手,朝着陆青山按去。

    当接触的那一瞬间,守塔许长老面色猛地一变,身体差点一个踉跄。

    好在,他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手上微微用力,任凭陆青山如何努力,都无法再撼动他丝毫。

    待陆青山站定后,守塔许长老有些后怕地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刚才陆青山出手时,他有点大意了,哪想到陆青山冲过来的力量居然比他所预料的还要强一倍。

    一不小心,就差点被陆青山撞翻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守塔许长老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去死了,那太丢脸了!

    “咳!”

    守塔许长老轻咳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然后道:“陆青山,你很不错,回去好好修炼,争取早日将这门武技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好!”

    陆青山点点头,转身离去,在路过外榜的时候,顺便抬头看了眼,他的名字依旧占据着外榜第一。

    那地位,仿佛无人可以撼动!

    陆青山微微一笑,没有过多停留,便离去了。

    回到竹屋,陆青山看到,有一人正在等候,那人,正是上官天。

    看到陆青山回来,上官天立刻就迎了上来,给了陆青山一个大大的拥抱。

    “陆师弟,这次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谢谢!”

    钟麟实在是欺人太甚,上官天做梦都想报仇,可却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有足够的实力。

    现在,虽然不是他亲自出手,可当听到这个消息后,上官天还是非常激动,立刻就赶来陆青山这里,要亲自道谢。

    进入竹屋内,两人分别坐在桌前,陆青山笑着开口,道:“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那钟麟欺人太甚,就算我不出手,那也会有别的人出手的。”

    听到陆青山这么说,上官天内心更是感动,他知道,三个月前的事情,是他连累了陆青山。

    可陆青山这里不仅没提这件事,居然也没疏远他。

    这对他而言,这份友谊就显得更珍贵了。

    “谢谢!”

    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化成了两个字。

    “上官师兄,这一次来,你恐怕不止是为了道谢吧?”陆青山看得出,上官天眉间有些担忧。

    “当然不是,道谢只是一部分,最重要的是,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情!”上官天神色变得凝重,道:“这事,是我的过错,我应该早就告诉你的,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的实力提升得这么快,居然能将钟麟都能暴打一顿!”

    “到底是什么事情?”陆青山开口问道。

    “那钟麟,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这一次,你让他颜面无存,整个内门都在笑话他,他一定会报复你的!”上官天有些担忧地开口,“以前,你不是钟麟的对手,钟麟或许还自持身份,不屑对你出手,可现在,那就未必了!”

    “那又如何?钟麟若是不服,那就尽管来打!”陆青山眉头皱起,目中有杀气弥漫。

    上官天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钟麟若是打不过你,定然会想别的办法来整治你,当年,我便遭受过这样的痛苦,后来,若非是拜入了竹剑峰下,钟麟很可能会杀了我!”

    顿了顿,上官天继续说道:“而且,那钟麟有一位表哥,是百兽峰的核心弟子,其修为已经是灵元境,若是钟麟的表哥出手对付你,你能怎么办?”

    百兽峰,陆青山自然知道。

    元灵门一共四脉,这百兽峰,便是四脉之一。

    除了百兽峰和竹剑峰,还有两脉,分别是青灵峰和战兵峰。

    陆青山沉思了下,道:“若是核心弟子对我出手,那自然是麻烦了,不过,想必核心弟子也不能轻易出手吧?否则整个宗门岂不是乱套了?”

    “那倒是,但是,陆师弟,万事务必要小心!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啊!”

    说完这些后,上官天就离去了。

    陆青山一个人,在竹屋内思索着,片刻后,他的目中露出寒芒,低声道:“希望你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

    与此同时,在百兽峰上的一处巨大的庭院中。

    钟麟睁开了双眼,面色阴冷,低声道:“陆青山,从来没有人在拒绝了我之后,还能好好活着,也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欺辱我,你是第一个,也将是最后一个!”

    “要不要表哥我出手弄死他?”在钟麟身旁,有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轻轻地轻抚着一只三阶蛮禽,淡淡开口。

    “不用,表哥,这点事情还不用麻烦表哥出手,我钟麟,要弄死一个陆青山,那还是很轻松的!”钟麟冷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