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缓缓行驶而来。

    马车四周,簇拥着二十多位铁血护卫,他们骑在异种血马上,十分高大,十分威猛。

    其腰间的长刀,充满了金属质感,冰冷而锋利!

    突然。

    漆黑的苍穹上,一道雷声滚滚传来,仿佛炸响在众人的耳旁,使得许多护卫都下意识地捂住了双耳。

    马车中,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突然探出脑袋来,抬眼瞅了瞅天气,道:“鹤叔,依这天气,一会恐怕要有大暴雨了,我们不妨寻个地方歇息一下,等明日天亮以后再赶路吧!”

    一位大约四十来岁的护卫,策马靠近马车旁,俯身道:“少爷,我们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是想要歇息一下都不可能。另外,大小姐吩咐了,我们必须要尽快将你护送到山阳城!”

    少年眉目间有些忧愁,道:“鹤叔,昨日你说我的父亲已经暴毙了,是真的吗?”

    鹤叔抬眼,目光扫过黑夜,道:“侯爷突然暴毙,这的确是真的,听说是修炼的时候出了岔子,具体的就不清楚了。少爷你是侯爷唯一的血脉,侯爷暴毙,这山阳候的爵位世袭网替,当由少爷您来继承!”

    鹤叔的目中很是担忧,轻叹一声,继续道:“现在二夫人势大,肯定在想着法子要夺取这爵位,大小姐还在城中与其斡旋,现在我们就是要第一时间赶到山阳城,好让少爷你能继承爵位,到了那时,少爷就可以不惧二夫人了!”

    少年的目光中,闪过一些畏惧,道:“当年我还只有七岁,就让二娘给赶了出来,现在我再回去,能斗得过二娘吗?”

    鹤叔很是疼爱地摸了摸少年的脑袋,笑着道:“少爷,你不要担心。当年,二夫人欺少爷年幼,可现在不同了,少爷长大了,是一个男子汉了,而且又有大小姐在旁照应,继承爵位这件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少点握拳,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返回了马车当中。

    鹤叔目中满是慈爱,策马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护卫,然后大声道:“都听着,一会可能要下大雨,我们得加快步伐,争取能找一个避雨的地方!”

    跟着。

    鹤叔策马到了马车旁,俯在马车旁,低声道:“少爷,你再忍忍,过一会儿看我们能不能找个避雨的地方!”

    马车里,传出了少年稚嫩的声音,“鹤叔辛苦了!”

    但是,还不过片刻,苍穹上就有豆大的雨珠落了下来。

    起初,还稀稀落落的。

    可仅仅只是过了一会儿,大雨就密集了起来,到了最后,索性是倾盆而下。

    夜,万籁俱寂。

    可唯有暴雨声,成为了这夜间唯一的绝响。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鹤叔带着护卫,保护着马车中的少年,继续前进。

    这个时候,鹤叔都已经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要下暴雨,在白日里路过的镇上就应该歇息一下的,不然也不会沦落至此!

    突然。

    少年从马车中探出了脑袋,道:“鹤叔,大雨倾盆,道路泥泞,马车已经很难赶路了,不若让我策马而行吧?”

    鹤叔立马摇了摇头,道:“少爷万万不可,你的身子打小就弱,这些年虽经过了一些调养恢复了许多,可终究比不得常人,现在若是策马而行,淋了大雨,恐怕会有伤身体。”

    少年抬手握了握拳头,笑着道:“鹤叔,这些年来,我的身体虽然有些孱弱,可常年修习武道,身体强健了不少,这场大雨,还要不了我的命!”

    鹤叔皱眉沉思了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少年立马露出笑意,道:“鹤叔,你可不要小看我,我的年龄虽小,可修为不弱,就是二阶蛮兽,我都可以一拳打趴下的。”

    鹤叔正在说话,可突然的,其双耳一动,双眼一缩,一把抓起少年急忙闪了出去。

    刚一闪出去,立马就有一支利箭暴射而来,将马车直接炸成了粉碎。

    同时。

    鹤叔大喊一声,道:“敌袭!敌袭!保护少爷!保护少爷!”

    哗啦啦!

    骑在异种血马上的护卫们,立刻抽出了腰间的长刀,警戒四周。

    鹤叔紧紧护着少年,低声道:“少爷,一会千万不要离我太远,一旦超出三尺范围,我就很难保护少爷了!”

    少年的目光落在炸成粉碎的马车上,面色有些苍白,听了鹤叔的话,立马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询问道:“鹤叔,你可知是什么人要杀我?是不是二娘?”

    鹤叔的目光扫视四周,微微地点了点头。

    少年的面色,当即就惨白了起来,眸中都有些惧怕了起来。

    鹤叔护着少年,其声音中融入了修为,浩浩荡荡传了出去,道:“大半夜的,又是暴雨天,到底是哪一路人马要劫杀我等?若是求财,我这里有价值三千金的金票,可以双手奉上!只求阁下能网开一面,许我等离开!”

    哗啦啦!

    雨夜中,于黑暗中,密密麻麻冲出了许多蒙面人!

    所有的蒙面人,全都持着利刃,将少年所在的队伍拦住。

    其中,一位为首的蒙面人,冷声道:“我们不求财,只求能取尔等性命!”

    鹤叔面色一变,抬手指着那为首的蒙面人,颤声道:“你……你是郑易?我听出了你的声音,你还是摘下面巾吧!”

    蒙面一笑,道:“徐鹤,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可以听出我的声音?没错,我就是郑易。”

    话语落下,蒙面人摘下了面巾,寒声道:“想必,我此行目的,你已经知晓。你若是识相,交出少爷,我可以留尔等一条性命,如若不然,那么可就休怪我郑易不顾往日情分了!”

    徐鹤道:“你为虎作伥,竟然为二夫人卖命,少爷可是侯爷唯一的血脉,你这样做,就不怕侯爷九泉之下死不瞑目么?”

    郑易冷笑一声,道:“若是侯爷还活着,那我自然不会这么做。可侯爷都已经死了,你觉得我还会怕一个死人么?”

    郑易一挥手,寒声道:“都给我上,所有人,全都格杀勿论!”

    哗!

    话语落下。

    郑易带来的蒙面人,立马就冲了上来。

    大雨中,立刻就展开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郑易带着两人,径直冲了过来,想要先将少年杀死。

    徐鹤将少年护在身后,不断后退。

    蒙面人实在是太多,徐鹤带来的护卫,根本不敌。

    一刻钟后,徐鹤带来的护卫已经所剩无几,徐鹤自身更是受伤不轻。

    郑易冷笑一声,拎刀而来。

    可在这时,苍穹上突然一亮,一道闪电划过夜空。

    跟着。

    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陆青山的身影从其中踉跄着冲出,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就掉落了下来。

    同时。

    苍穹上,天雷滚滚,振聋发聩!

章节目录

天龙神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九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闲并收藏天龙神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