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玲目光含煞地望着叶宁,冷冷笑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身边的童夏同样锁定叶宁,眼中神色不善,一对手掌垂在身侧两边,掌心真气暗涌,看架势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

    柳鸿飞眸光频频闪动,俨然快要抵不住诱惑,要是叶宁孤身一人,就算集他与晓玲二人也没有十足把握留住叶宁,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可现在的情况,叶宁身边多了两个“累赘”,尤其是方澜腿部受伤行动不便,再加上之前被黑豹群追杀,叶宁都没有弃她不顾,两人间明显存在非一般的关系,这样一来,叶宁除了乖乖就范,别无他选。

    有道是:问世间财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眼下,虽说身陷险境生死未卜,但只要没有真正闭眼,不还有希望吗?

    生命不止,逐利不休,乃是人类深入骨髓的一种本性。

    “叶宁,只要把东西留下,我们绝不为难你们。”稍顷,柳鸿飞眼中划过一抹决断,沉声道。

    晓玲与童夏均是嘴角掀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争取到了柳鸿飞,意味着再无变数。

    只不过,真的没有变数了吗?

    叶宁将方澜从背上放了下来,交给阿暮搀扶,随后看似不轻不重地一步踏出,身子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眨眼功夫,再度出现已是在晓玲二人身前,陡然间气势暴涨,一拳挥出。

    一瞬间,晓玲二人脸色大变,只觉得一股子难挡的压迫感扑面而来,情急之下,童夏一手推开晓玲,一手抬起格挡,可对上叶宁势大力沉的拳头,却是犹如纸糊的一般。

    “咔哒”一声,他的手腕断裂,紧接着,又响起一道撞击声,童夏胸膛遭到重击,身子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弧,坠落后,直接埋进了骸骨堆里。

    只是一招,童夏便生死不知。

    晓玲见状又惊又恐,突然侧脸瞄上了方澜二人,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下一刻,她全速冲了出去,破风声骤然响起,然而,就在她即将进入到进攻范围之时,斜刺里,一道身影闪掠而来,如同一支满弓射出的利箭。

    叶宁目带寒星,运动中扫出一记鞭腿,抽在了晓玲的腰腹部位,力量之大,使得晓玲登时失去了平衡,伴着一声凄厉的尖叫,身子侧飞了出去。

    叶宁并不罢休,紧追而上,没给晓玲喘息的机会,发力一脚抽出,将晓玲方才落地的身子又踢飞了起来。

    “不要,住手啊!”童夏被叶宁一拳重伤,浑身如散架一般,只得勉强抬头,以他所能的最大音量,嘶声呐喊。

    叶宁却仿佛没听见一般,而晓玲的身体也变成了足球的存在,被他来回大脚抽射,如此反复了七八脚,叶宁这才停下,单手将晓玲提了起来,猛地一甩,不知是有意无意,晓玲最后的着落点,刚好在童夏的身旁。

    “怎么,你也想试试?”叶宁丢给柳鸿飞一个锋锐的眼风,之前他在收拾晓玲的过程中,这哥们儿一直没动,他不动,朱彪,葛大鹏也没擅作主张。

    “叶宁,你还真是深藏不露,你绝不可能是才迈入先天期?”柳鸿飞眼角微跳,尽量让声音显得平稳。

    深藏不露,这个评价叶宁好生熟悉,想起女孩那张青春朝气的脸颊,脸上几分调皮与深意的笑容,叶宁压了压心头火气,闷哼一声:“算你识趣,这一次我放过你,算是替阿暮还你人情。”

    说着,缓步走到童夏与晓玲跟前,后者二人没有晕,不过都是重伤的身体,一时半会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我不杀你们。”叶宁的第一句话给了童夏二人希冀,紧接着,第二句就将他们的希冀彻底扑灭。

    “我只废了你们。”

    “不要,叶兄弟,我承认我们起了贪念,我们认栽了,你放过我们,有什么条件你只管提。”童夏深缩的眼瞳里透出一抹绝望,对于武修来说,废了修为比死更可怕,那意味着几十年的付出毁之一炬,况且,眼下的环境,修为被废,托着重伤之躯,随便来一只野兽,他们就只有沦为食物一种可能。

    叶宁看看他:”是吗,那你倒说说,你能给出什么条件,如果足够吸引的话,我会考虑的。”

    童夏纠结了片刻,缓缓扭头,刚好,晓玲也是侧脸,四目交汇,只相隔两尺距离,童夏露出苦笑,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喘息道:“晓玲,把东西给他。”

    “夏哥,你信他会饶过我们?”

    “我们还得选择吗?”

    晓玲俏脸一灰,默默点头,手伸进衣服里,摸了好一会儿,掏出一个比巴掌大一点,四四见方的檀香木盒。

    “这里头是一株百年的龙涎花,不比六叶草的品级低。”

    叶宁眼神微微一亮,伸手接了过来,正要打开,身子骤然一颤,顷刻间,脸庞被一抹凝重之色所覆盖。

    “你们自求多福吧!”抛下没头没脑的一语,叶宁身形暴退,两个呼吸间回到方澜身边,反身背起方澜,对阿暮低喝一声:“走!”然后选了个方向狂奔不止,那模样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柳鸿飞等人看着这一幕,感到莫名其妙,葛大鹏甚至还嗤笑地连连摇头,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柳鸿飞脸上涌起了一抹极度的惊恐,躺在地上无力起身的晓玲,童夏二人同样是脸色聚变。

    一个差不多相当于非洲成年水牛的庞大身躯从侧方的林子里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通体漆黑如墨,长了一个类似老虎的脑袋,嘴边露出两根匕首般的獠牙,闪烁着让人摄人心魄的寒光,那对兽瞳中带点金黄色,不含一丝一毫的情感,眼神威而不怒。

    这个大家伙一出现,尚还离得有一段距离,可柳鸿飞等人便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从大家伙身体里散发出一股子让人心悸的凶悍气息,即便以柳鸿飞先天大成的境界,都是本能地产生了一股绝不可敌的畏惧感。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