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不是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更是长了一颗大心脏,他很明白在这个人心不古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欺骗,算计,利用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所以,他不会锱铢必较,眼下甩手走人,存粹如他所言:道不同不相为谋。

    别人是怎么样的行事风格他管不着,却是可以决定自己要不要与之为伍。

    方澜与阿暮没有犹豫,先后起身。

    童夏忙出来打个圆场:“叶宁,你没必要这么冲动吧,我们现在好歹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吧,刚才还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战斗,信任这东西本来就是慢慢建立的。”

    叶宁面带微笑,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指了指方澜,阿暮:“我不是冲动,而是面对现实,我的两个同伴只是后天期,要是遇上什么危险,说不定就会拖了大家的后腿?”然后话锋一转:“当然,我也不是希望他们被当作盾牌或肉垫,成为炮灰的存在。”

    童夏面色僵了一下,叶宁的后一句勘称一箭穿心,无比精准,他心中就是这么想的,当危险来袭的时候,想要成为幸存者,除了本身实力过硬外,同伴的牺牲也是重要一环,这就是炮灰的作用。

    就拿之前来说,要不是叶宁拼命相护,方澜已成为了黑豹的食物,说不定还能分散数头黑豹的精力,这样一来,他们的逃生机会岂不是大了很多?

    “叶宁,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现在的情况,人多就是一种保障,我实话告诉你,绘制地图的人当年并不是单独进的这片骸骨地,他们一共五人,其中两人为了替大家引开危险而进了这里,最后,其他三人走出了中心禁区,而那两人再也没有出来。”柳鸿飞也是帮衬着好言相劝,顿了一下,语气陡然一变:“你可知道,那两个前辈的武道境界吗?他们都是凝丹强者。”

    气氛在柳鸿飞的话音落下后,仿佛一下子沉重了许多,如果说,后天期与先天期之间存在着一条鸿沟,那先天期与凝丹期之间至少存在了五条鸿沟,武道境界越往上,境界突破的难度会成倍增加,境界之间的战力差距也会同比例地拉大。

    很负责任的说,排除叶宁这个异数,在场所有人加一块,要是与对上一名凝丹初期强者,连一成的胜算都不会有。

    两名凝丹强者无一能够幸存,他们想要活着离开,希望简直渺茫到了极点,唯一可指望的只有发生奇迹,而奇迹那么容易发生,那就不会被称为奇迹了。

    晓玲脸色凝重:“柳先生,你说得是真的?”

    柳鸿飞点头:“要是之前黑豹的数量少一半,我都会选择直面一战,一脚踏进这里,我们的一半命运已经交给了老天,现在我们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待在这里以逸待劳,千万不要分散,说不准还会有其他人闯进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一份希望,即便要行动,也等我们休息够了恢复了体力,然后再集体行动。”

    他的方案得到了晓玲与童夏的默认,就连方澜与阿暮也似有些认可,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叶宁身上。

    “如果是凝丹强者都应付不了的危险,大家聚在一起也是徒劳,而且我已经明说了,我们不想成为累赘,更不想成为炮灰。”叶宁波澜不惊地说完,主动来到方澜跟前,后背相向的半蹲下来。

    方澜明白叶宁是要背自己,迟疑了一下,轻轻趴在上去。

    “阿暮,你也要走?”柳鸿飞眼中闪过一抹不悦,叫住阿暮。

    阿暮回了他无声的一点头。

    “阿暮,他们正好一男一女,你何必当电灯泡呢?我们可是一起并肩作战了两场,难道你就不顾这份生死情谊,哼,你别忘了,刚才是他们把引来的祸水...”葛大鹏一脸愤懑地飙了。

    “闭嘴。”柳鸿飞将他打断,隐晦地瞟了晓玲二人的脸色,眼下的关键是团结力量,可不是发牢骚的时候,吸了口气,他郑重地向阿暮发出邀请:“阿暮,我希望你留下来,有什么危险我们一起面对。”

    阿暮却无丝毫意动,只摇了摇头,便跟上叶宁的步伐。

    柳鸿飞见状,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葛大鹏咬牙切齿,暗暗握拳,似有暴起的冲动,朱彪倒是保持了冷静,望着叶宁背上方澜的眼神当中有着难言的复杂。

    “叶宁,你等等!”眼看叶宁三人渐行渐远,晓玲忽然站了起来,冷着脸喝道。

    叶宁脚步一顿,半回头:”什么事?”

    童夏已起身站在了晓玲的边上,语气还算平和地道:“叶先生,既然你信不过我们,勉强合作也没意思,要不你还是把属于我们的六叶草留给我们吧。”

    叶宁皱眉:“六叶草只剩下两片叶子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木盒随手甩了过去。

    童夏稳稳接住,打开瞟了一眼,又合上,随后道:“叶先生,这你就不讲信用了,只剩下两片叶子的六叶草,三天内药力就会挥发七成以上,连一枚完整凡品三级药材都不如。”

    叶宁看着童夏那虚伪的脸色,莫名地笑了笑:“那你的意思呢?”

    晓玲冷冷地道,语气不容置疑:“把五彩蘑交由我们保管,如果大家有机会出去的话,该你的七成我们一定兑现。”

    叶宁脸上的笑容并未消散,却逐渐冷了下来:“我要是不答应呢?”

    晓玲哼了一声,侧脸看着柳鸿飞道:“柳先生,五彩蘑在凡品二级药材当中也能位居中游,少说价值三千万,他们既然不愿和我们为伍,不如我们一起出手,将他们手里的五彩蘑抢过来如何?我们七三分成...就算我们未必能够活着离开这里,至少也别留在他们的手上,你说呢?”

    柳鸿飞没那么快反应,童夏就跟着道:“就算是按照竞标赛的规则,也没有限制各方之间的武斗,你们风华和华远有合作关系,可现在,他们分明是单方面毁约了。”

    柳鸿飞显然是有点心动,不过还在犹豫,便在这时,叶宁冷漠的声音随风传来:“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眼看我们不愿意当炮灰,索性打算用武力威逼,很好,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回答我,你们确定要这么做吗?难道你们现在就想死吗?”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