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的这一巴掌并未留情,阿暮的半边脸高肿了起来,巴掌印带着殷红的血色,在清冷的月光映射下,显得格外刺眼。

    阿暮愣住了,应该是没想到叶宁会不问青红皂白,就如此粗鲁暴力地对待他。

    其他人纷纷侧目,神色又惊又恐,片刻后,柳鸿飞跳了出来,皱眉斥责:“叶宁,你发什么疯,他是你的同伴,他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他?”

    叶宁冷冷地扫了柳鸿飞一眼,冷冷地道:“这是我们华远自己的事,你一个外人有资格管。”

    柳鸿飞指着地下,作色道:“此次竞标赛,风华和华远是合作关系,进了这片场地之后,我们两家就是统一行动,只要竞标赛没结束,阿暮既是你的同伴,也是我的同伴,我还非管不可。”

    叶宁昂头放声大笑,笑声中满是张狂与桀骜:“就凭你这个临阵退缩,见利忘义之辈,和你为伍简直是一种耻辱。”

    “叶宁,你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两声质问同时响起,一道来自葛大鹏,一道来自朱彪,他们与柳鸿飞同来自风华集团,柳鸿飞既是他们的伙伴,又是他们的领导,此时叶宁的态度与言词,分明是对柳鸿飞蔑视与侮辱,这让他们如何接受?

    “没张耳朵吗?还是耳朵聋了?”叶宁不屑地撇了撇嘴:“说得好听,风华和华远是合作关系,两家统一行动,实际上呢,在蔡家,金家的威逼利诱之下,你们风华还不是选择了见风使舵,见利忘义?”

    目光又一次转向柳鸿飞:”柳大哥,可还记得我的托付,让你照顾一下我的三名同伴,你有没有办到啊?”

    柳鸿飞脸上的怒色为之一滞,匀了一口气,倒是利落地承认下来:“没错,我当时做出了取舍,蔡家,金家,章家三方联手,我想保也保不住,反而会把风华这边也搭进去。”说着,略有些狐疑地瞟了方澜一眼,不明白这个女人是如何脱困的,唯一能想到的,只能来自叶宁援救。

    难道叶宁凭着一己之力敌蔡家等三方?这个荒谬的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即刻就被柳鸿飞断然否定,叶宁再是猛人,毕竟才刚迈入先天期,蔡家三方可是有着两名先天大成,一名先天大圆满坐镇,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

    按照常规,柳鸿飞的判断并没有错,可偏偏叶宁是个特例的存在,要是让他知道,叶宁何止是一力对抗三方,而是将六方二十四名武修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统统送去了另一个世界,不知会作何感想?又是否会对他的人生观产生颠覆?

    “你说得没错,自私本就是人的本性,我也并没有怪你的意思,就好像刚才,我也没打算管你们的死活...”说着,叶宁突兀地反手一把揪住阿暮的脖子,一字字道:“你有没有一点人性,我为了救你以身犯险,你却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差点把我和方澜生生拖死,是我犯贱呢,还是你不知好歹,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方澜不忍再看下来,抬了抬手:“叶宁,你别对阿暮太苛刻了,他肯定有他的理由。”

    叶宁压了压心头那团怒火,将阿暮一推:“好,我给你解释的机会,你不是说你欠了柳鸿飞一条命吗?这条命是怎么欠下的?”

    “叶宁,你别为难阿暮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前,阿暮被三头棕熊围攻,正好被我们遇上,结果,我们逃脱了,张森却死在了棕熊的掌下。”柳鸿飞脸色黯淡了下来,葛大鹏与朱彪好似被一团灰雾笼罩了面孔,就连晓玲二人也似受到感染,神色中多了几分悲戚,一天工夫,他们的两名同伴永远地离开了。

    “叶哥,对不起。”阿暮垂下脑袋,低低地道,语气中满含亏欠,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淡漠。

    叶宁长长吐出胸中一股闷气,无声地摇了摇头,回到原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处,之前与黑豹群的战斗,他身上留下的爪印不比在场任何一人少,全凭着肉体的强横硬抗了过来,其他的伤处倒是没什么,关键是用后背替方澜挨的那一下,背后的疼痛直到现在依然没有明显减弱的迹象。

    “帮我敷两片。”叶宁转过身,把后背对向方澜,脱去衣服的同时,反手递上一个木盒,木盒里头装着六叶草。

    方澜发出了一声惊呼,叶宁的背部已经到了惨不忍睹的状况,血肉模糊不用说了,其中最深的两道伤口,皮肉外翻,能够隐约地见到里头的骨头。

    “呵呵,我的身体强硬得很,这点皮外伤不算什么,过几天就全好了。”叶宁故作轻松地笑道。

    “叶宁,这么大的伤口如果不处理会感染恶化的。”方澜一丝轻颤地道。

    “哦,放心吧,我的体制异于常人,属于百毒不侵的那种...”叶宁宽慰的话语才说了一半,身子猛地一僵,他能清晰的感应到,一条湿润的柔软轻轻添在了他的背部伤口上,似有些紧张,还有些忐忑,停顿了好片刻,方才缓缓滑动,并且带着略显生涩的自旋,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方澜的舌头。

    这个女人是在为自己的伤口消毒,要是两人独处的环境,他铁定会立刻阻止,可现在周围还有第三,第五,第七者的存在,他要是断然拒绝女人的这份好意,只会让自己和方澜一起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

    “罢了,更大的恩惠都已经消受了,也不差再多消受这一回。”叶宁在心中对自己说道,索性闭上双目,享受着难得的时光,周围其他人不知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还是犹然沉浸在失去同伴的悲痛之中,总之,一点声音都没有,只余冰冷的夜风在耳边呼呼刮过。

    时间不算太长,方澜以她的方式为叶宁将伤口做了消毒,并敷上了两片六叶草。过程不描写,以免河蟹

    叶宁接过方澜递来的木盒,轻声道了声“谢谢。”然后微微仰起头,望向夜穹中孤挂的一弯冷月,眉头轻轻皱起,脸上一丝丝地爬上了凝重与忧虑之色,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摆脱了黑豹群的追杀就万事大吉必有后福了。

    黑豹群为何放弃了追杀?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有着更可怕的存在让黑豹群产生了忌惮,不得不放弃,可问题是,从黑豹群放弃追杀之后,一路到来这里,自己并没有察觉到丁点危险的存在,而察觉不到危险,反而让叶宁更加不安。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