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是自然界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即便是迈入先天期的武修,也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与之媲美,再加上有着方澜这个“包袱”,是以,叶宁并没有天真地以为,可以就这么顺利地突围成功。

    在冲刺了几十米之后,叶宁脚下一个刹车,反身与快速追上来的两头黑豹战到一起,两三秒功夫,以腿上挨了两爪的代价,将两头黑豹逼退了四五步,借着时间空隙,再度转身而逃。

    而晓玲与童夏和他采取的战术差不多,且战且逃,毕竟是先天小成高手,只要不被围攻,要害部位不被攻击,一时半会儿间,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只不过,这终究不可能支撑太久,而且,除了那头脖子被叶宁刺了一剑的黑豹之外,其余十头左右的黑豹均是没有遭到重创,追击的“热情”也没有丝毫降温。

    “妈的,这样下去不行啊,老子浑身是伤,快撑不住了。”又苦苦坚持了一分多钟,童夏一拳将一头黑豹击退后,终于是按耐不住,边跑边大声发泄了起来,此时他的衣裤比乞丐更加不堪,身上有多少道抓痕已经记不清了,更关键的是,他的半边脑袋流血不止,一股眩晕感悄然而生。

    人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确实能将潜能压榨出来,可毕竟无法保持太长的时间,时效一过,副作用便会显现出来,这也意味着快要濒临极限。

    “索性和这些畜生拼了!”晓玲脸色绷白,呼吸急促,事实上,她迈入先天小成才半年时间,连境界都没有彻底稳定,现在的状态比童夏只有更差。

    “也好!”叶宁咬牙应了一声,他也发现,这群黑豹是不准备“放生”了,再如此耗下去,体能将不可避免的下降,到时,连搏命的机会都没了。

    三人的交流只是极端的时间,达成一致后,先后停下脚步,叶宁正要转身,怀里忽然冒出一道轻声:“叶宁,别管我了,你自己逃吧。”

    叶宁心头微微一颤,坚定地转过身,同时冷冷一笑:“可能吗?”然后,他将放了下来,自己站在原地没动,手中锈蚀短剑蓄势待发。

    一头黑豹如一支利箭般射来,叶宁双眼一眯,并不躲开,抬臂挡住之后,短剑陡然刺出,破开黑豹的腹部,还用力地搅了搅。

    黑豹一声痛苦的低吟,身子歪到一边,疼得满地翻滚,而叶宁用以格挡的那条手臂也是新添了十道又深又长的爪痕,鲜血如拧开了龙头的自来水,顺着手臂滴滴答答地流下来。

    方澜被咬的那只小腿伤得不轻,只能坐在一具白骨上,巴巴地看着叶宁的血手臂,眼中流过一抹不忍与沉重,不自觉地吸了吸琼鼻,满是怨恨地轻呢道:“我真没用,害得连累了你。”

    叶宁侧了侧脸,在清冷的月光倾洒下,脸上犹如洒了一层铁粉一般:“如果你真心当我是朋友,就再别说这种话。”声落,刚欲前踏一步,迎上一头快要冲到面前的黑豹,眼角余光却是捕捉到了左边的林子里隐隐冒出了火光。

    有火就说明有人。

    叶宁心中一动,也不接战了,翻身抱起方澜,一个跳跃,躲开那头黑豹的一扑,随后转向朝着火光奔去,并且大声喊叫:“走啊,那边有人,坚持一下。”

    他的喊声对已成强如之末的童夏与晓玲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当即停下正在进行中的缠斗,如打了鸡血般直追叶宁。

    不得不说,潜能这东西,还真是难以度量,尤其是生与死之间。

    叶宁三人都是发挥了全速,甚至是超极限的速度,以至于近两百米,都是为让一只黑豹追上,而在这般努力下,林子的火光也是越来越清晰,终于,那一道道人影落入了视线之内。

    “救命啊。”叶宁一边呼救,一边速度不减了冲上前去,而晓玲与童夏的速度也丝毫不慢,那些人压根搞不清状况,一个个愣在当场。

    不过片刻后,当他们瞧见叶宁三人身后急追而来的一头头黑色畜生之时,不约而同地眼瞳骤然收缩,相信肯定都在心里骂娘了。

    依着叶宁本来的心思,将祸水东引之后,自己带着方澜乘乱脱险乃是上策,别人死不死和他没关系,他也不会拘泥什么江湖道义,可一阵风似地从一人身边掠过之时,不经意的一瞥眼,差点没把他的下巴给惊掉下来。

    那是一张颧骨突出的消瘦脸庞,写满了冰封雪埋般的冷漠,不是阿暮,又是何人?

    “哎...”一声叹息从叶宁的心中发出,怎么就偏偏在这种不应该的场合,不应该的时刻,遇上了这个家伙...

    叶宁很不情愿地降下了速度,默默转身,将方澜放下,看了眼已经开始的混战,却没有第一时间加入,嘴角溢出一股难言苦涩。

    “是,是风华的人,阿暮也在。”稍顷,身边传来了方澜的一声惊呼。

    叶宁微疑地扫了几眼,还真是,柳鸿飞,朱彪,葛大鹏,独缺了张森已经挥别了人世间。

    “阿暮这小子存心添乱,这下子真是麻烦了。”一时间,叶宁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心中很清楚,即便有着柳鸿飞四人的被迫加入,依然是杯水车薪,要知道那是十来头相当于先天小成的黑豹,再加上那股子人类比不上的野性,除了自己之外,连先天大成境界的柳鸿飞都很难以一敌二,晓玲,童夏一对一或许能打个平手,可面临夹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剩下的朱彪,葛大鹏,阿暮顶多能充当拖延时间的炮灰。

    这几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或者说唯一的悬念是,多久会分出胜负。

    “大难临头各自飞。”负面情绪只是在心头停留了一瞬,叶宁便生生压了下去,眼中闪过一道决然,神情再度变得坚定。

    他一把将方澜又抱了起来,一个闪身进入站圈,蹬开一头正在与阿暮激斗的黑豹,随后侧身挡在阿暮身前,朗声道:“晓玲,童夏,你们引开两头,柳鸿飞,你们三个引开三头,剩下的,交给我和阿暮,大家分散跑,是死是活各安天命!”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