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把该说的都说完后,就开始闷头吃烤肉,不时发出“吧唧吧唧”声,津津有味的模样,让得晓玲等人忍不住挪开了视线。

    方澜终究还是没有动口,见叶宁消灭掉一串,便将手里那串递了过去。

    叶宁也不推迟,笑了笑,继续大快朵颐。

    “叶先生,你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久久的沉默之后,晓玲终于开口了,在她眼中,叶宁就是个与大家格格不入的怪人。

    叶宁抬眼看看她,含糊道:“过去有过几次野外寻找药材的经历,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想要更大的收获必然伴随着更大的风险,你们进入这片中心区域,应该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收获高品级药材,既如此,你们也应该做好了应对各种危险的心理准备。”

    晓玲默认。

    “好了,告诉我你们的决定。”将最后一片肉吞下肚,叶宁反手抹了抹嘴角油光,跳动的火苗映照着他的脸庞,神态自然而随意,仿佛是在提及一件无足轻重的琐事。

    童夏凝重道:“叶兄弟,现在天已经黑了,就算要闯也等到天亮吧。”

    叶宁嘴角闪过一缕轻笑,对方借口拖延时间,不过是在掩饰胆怯的内心。

    “十分钟,我们就会出发,你们要是想继续待在这儿等天亮,那大家分道扬镳好了。”叶宁语气淡漠,自顾点起了一根饭后烟。

    叶宁的自作主张让晓玲三人脸色变得好生难看,方澜察觉了气氛的不和谐,犹豫了一下,对晓玲说道:”晓玲,他的脾气就是这样,你们别介意,不过,他的建议你们应该慎重考虑一下,他绝对不会害你们的。”

    “方澜,不用劝,这种事是真正拿生命去冒险,而且开弓没有回头箭,老实说我心里也没底。”叶宁悠悠地吐出一口烟丝,冷淡的语气如同这隆冬野外入夜后的空气。

    一根烟抽完,叶宁从兜里摸出个木盒,退开盒盖,视线落在里头的六叶草上,自言自语道:“别用这种冷冷幽幽的眼光看着我,眼神是杀不了人的,大家不同路那就好聚好散,这枚六叶草虽不如五彩蘑来得珍贵,但好歹也攀上凡品二级,就当是你们该得的三成。”说着,将木盒递给晓玲,眼中透着一抹意味深长。

    晓玲不由神色一变,美瞳深处集聚的寒光瞬间消散,捧着木盒看了一会儿,又交给童夏,童夏略作鉴别后,点了点头。

    “走吧。”叶宁冲方澜挥手示意,二人即就起身。

    “等等!”晓玲侧脸望着叶宁二人从身边走过,眉宇间一瞬挣扎后,突然喝道。

    叶宁顿下脚步,回头。

    “大家还是一起行动吧。”晓玲咬了咬牙,刷地起立。

    “晓玲...”童夏大惊,晓玲却甩来一个决然的眼神:“夏哥,三十多个小时了,事实证明这片中心禁区进来容易出去难,有些险注定是要冒的。

    “郭亮,你要是想留在这里,那就一个人留下吧。”又横了郭亮一眼,晓玲清冷地道。

    童夏与郭亮见她如此坚决,墨迹了片刻,极为勉强地应了声。

    “呵呵,想通了,既然大家又同路了,那东西还给我吧。”叶宁并不意外晓玲的决定,笑了笑,把手一摊。

    童夏皱了一下眉头,晓玲却很爽快地将木盒给了叶宁:“我相信叶先生的人品。”

    叶宁大大方方地对木盒里的六叶草进行检查,晓玲微嘲道:“叶先生,我们对你那么信任,可你似乎并不信任我们。”

    “啪。”叶宁将盖子合上,“哦”了声,轻描淡写地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家萍水相逢,人心隔肚皮,小心点是应该的。”

    一行人点起火把,然后上路,在叶宁的引领下,走了两公里的样子,终于见到了那所谓的“尸地”。

    浓密阴森的林子里,依稀透着如水的月光,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的尸体,有些尸体已经完全化为了白骨,而有些却还裹着一层腐肉,尸臭的气息,夹杂着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简单的一个深呼吸就让人忍不住作呕的冲动。

    除了叶宁之外,方澜四人都是陷入了短暂的心神失守,抬起手掌堵住口鼻,叫作他们都是近十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胃里头空空如也,要不准保立刻吐上一地。

    “走吧,你们肚子都是空的,最多吐点酸水,只需半个小时你们就习惯了。”叶宁拍了拍自己微凸的肚子,率先举步。

    方澜四人均已一种极端复杂的目光看着他。

    在尸堆里行走,速度自然是提不起来,叶宁领头倒是显得步履轻松,可方澜四人却是一副行动僵硬的模样,始终低头看着脚下,生怕踩着什么不该踩的东西。

    “叶宁,这些动物和人的尸体好像死了没多久,不然就这样曝光着风吹日晒,早该风华了。”约莫走了十多分钟,方澜渐渐适应了环境,不再用手遮挡口鼻。

    叶宁摇了摇手:“不清楚,这里的一切你都不能用常识来判断,我感觉这些尸体的时间不会短,只不过因为特殊的原因,所以腐化风干的速度被减慢了。”

    正说着,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叶宁霍然回头,只见走在最左侧的晓玲目露惊恐之色,目光一低,一个手掌正捏着她的小腿,晓玲用力地甩着脚,却无法挣开。在尸堆里行走,速度自然是提不起来,叶宁领头倒是显得步履轻松,可方澜四人却是一副行动僵硬的模样,始终低头看着脚下,生怕踩着什么不该踩的东西。

    “叶宁,这些动物和人的尸体好像死了没多久,不然就这样曝光着风吹日晒,早该风华了。”约莫走了十多分钟,方澜渐渐适应了环境,不再用手遮挡口鼻。

    叶宁摇了摇手:“不清楚,这里的一切你都不能用常识来判断,我感觉这些尸体的时间不会短,只不过因为特殊的原因,所以腐化风干的速度被减慢了。”

    正说着,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叶宁霍然回头,只见走在最左侧的晓玲目露惊恐之色,目光一低,一个手掌正捏着她的小腿,晓玲用力地甩着脚,却无法挣开。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