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颤颤巍巍地抬起一根手指,指向一个方位,眼中有着化不开的惊慌与恐惧。

    叶宁四人不由顺着他所指望去,入眼是层层叠叠的树林,斜射的夕阳透过浓密的枝叶化作斑驳的光点洒落其中,除了稍显厚重,过分沉静之外,并不能让人生出多余的负面情绪。

    “走,赶紧离开这儿。”匀了几口气,郭亮努力地想要站起来,却仿佛被抽空了一般,手脚怎么也不听使唤。

    “夏哥,你帮他一把,先离开这儿再说。”晓玲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

    方澜看向叶宁,叶宁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于是,一行人迅速撤回了原先的位置。

    一刻钟后,郭亮算是恢复了一些,舔着干涩的嘴巴,在八道目光的注视下,垂目道:“我看到了一片尸地,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内脏器官,当时我差点就昏了过去...简直就是地狱。”

    应该是随着诉说,脑海中又浮现了可怕与恶心的画面,他忍不住一阵干呕,十指死命地拽住头发,身子不受控地颤抖,仿佛紧绷的神经随时会崩溃一般。

    叶宁本想详细询问情况,可看他这般状态,只得暂且放弃,思索了片刻,说道:“我一个人去看看。”

    “叶宁,还是别去了,没必要冒这种险。”方澜眉宇间浮现一抹浓浓的忧色。

    叶宁抬头看看天色,摇头道:“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得抓紧时间。”话末,给方澜递了个安心的眼神,大步流星地离去。

    晓玲欲言又止地目送叶宁的背影,眸光微闪,终是没啃声。

    时间在悄然中流逝,最后一缕阳光敛去,天色昏暗了下来,火堆被点燃,可叶宁迟迟未归,方澜脸上的忧色愈来愈浓,来回踱步,不时望一眼叶宁的去向,纠结半响后,一咬牙:“我去找他。”

    “你不能去。”晓玲两个移步挡在了方澜面前。

    “他已经去了半个多小时,我担心他出什么意外。”方澜蹙眉道。

    “他是先天期,而你只是后天期,就算出了什么意外,你也帮不了他。”晓玲看着方澜的眼睛说道:“再说,如果你没和他遇到,待会儿他回来了,岂不是反而要为你担心?”

    方澜脸色变幻不定。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出现了,由远及近的走来,方澜目光一转,当看清来人正是叶宁,一颗吊着的心总算落回了胸腔里。

    “什么情况?”最先冲叶宁发问的不是方澜,不是晓玲,更不是依着一颗小树神情发愣的郭亮,而是童夏。

    叶宁笑了笑,举起手里的一只乌鸦示意了一下:“坐下说吧,顺便吃点东西。”

    来到火堆旁坐下,叶宁刀法熟练地将乌鸦的内脏剔除,切开两半,用树枝串了架好,做完这些,他方才扫了眼摆出聆听状的方澜等人,语气轻松地道:“他说得的没错,前面确实有一片尸地,更确切地说是一片满是尸体,白骨,鲜血的林子,那些尸体,白骨大多是动物的,也有少量是人的。”边说边看看郭亮。

    方澜等人不由皱起眉。

    “这只乌鸦运气不好,正在吃一堆白骨上的腐肉被我偷袭得手。”叶宁对他们不自然的神色犹若未见,自顾翻转着肉串。

    方澜等人眉头皱得更紧了些,一时间,火堆旁变得很沉寂。

    十分钟后,肉块表面浮现了一层金黄色,叶宁将其中一串递给童夏,童夏没接,他又递给晓玲,晓玲更是直接摇头,叶宁再看看索性把脸侧到一边的郭亮,不由苦笑一声,硬塞进了方澜的手里:“乌鸦肉可是大补的,多少吃点,这可能是最后一顿晚餐。”

    方澜心头一动,小心翼翼地道:”叶宁,你说最后的晚餐什么意思?”

    叶宁抓起肉串啃了一口,啧啧地道:“味道不错,额,所谓最后的晚餐嘛,就是吃了一顿什么时候才有下一顿,会不会有下一顿,都是未知之数。”声音陡然一低:“等会儿,我们就出发去那块尸地。”

    所有人勃然变色。

    “你疯啦,要去你自己去。”郭亮尖声叫道,看着叶宁的眼神惊恐不已。

    叶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愿意在这里等死,随便你。”又看向童夏与晓玲,二人不做声,显然和郭亮一个心思,好端端地闯入一片未知的险地,傻子才干。

    “大家现在是同一条船上,有些话我和你们说明白,最后的决定权在你们自己手里。”叶宁酝酿了一下,便道:“之前你们说这片中心禁区就如同一个迷宫,这个说法我不反对,不过,我更认为,象是一个闯关性质的游戏,想要最终活着出去,就必须通关。”

    童夏与晓玲互视了一眼,并未所动,还轻轻摇头,显然不信。

    叶宁接着道:“我们是二十多个小时前误入中心禁区的,其间有三次,我感到了环境的异变,第一次是今天早上,第二次是中午时分,第三次是三小时前...就我个人的感受来说,第一次的感觉是由死气沉沉转为焕发生机,第二次的感觉是危险悄然笼罩,无处不在,但不是很强烈,第三次的感觉是阴森,压抑,心情莫名低沉。”

    略微迟疑了一下,叶宁从兜里掏出两个木盒打开:“第一次没有预兆,第二次是在采摘了这枚六叶草之后,当时,我们杀死了这枚六叶草的守护兽,一头战斗力不下后天大圆满的花斑豹,第三次是在采摘了这枚五彩蘑之后,而那匹头狼带领的狼群正是五彩蘑的守护兽。”

    不顾童夏三人微微眼热的目光,叶宁将两个木盒收起,语气陡然变得凝重了几分:“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的直觉告诉我,要想离开这片中心禁区,那片尸地是必经之途,也就是我所谓的闯关游戏中的一关,里头肯定隐藏着比之前遇到的狼群要大得多的危险,至于能不能闯过去,是不是最后一关,我也不知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