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狼为危机的直觉十分敏锐,跃在半空的身子忽然地一个转向,放弃了原本的目标,抬起利爪猛然挥动。

    刷!

    只见得寒光一闪,带起一条血线,叶宁手里的短剑生生刺入了头狼的身体里,同时,头狼的一爪子则是结结实实拍在叶宁的胸口,顿时五道半尺长的爪痕浮现而出,血水迅速染红衣衫。

    “别愣着,一起出手!”那名先天小本是全力防守,在头狼转攻叶宁之后,危机顿除,可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就听得叶宁一声断喝,微微愣怔一下,很快就察觉了头狼已经受伤,当下,一咬牙,正欲提拳冲出,然而下一刻,当对上头狼那凶残的目光之时,前脚踏出后,后脚却任是没抬起来。

    那一刀捅得很深,头狼其实伤得很重,而他的这一迟缓,恰给了头狼宝贵的喘息之机,头狼一声嚎叫,应该是鸣金收兵的意思,群狼立刻停下了与方澜等人的缠斗,纷纷向头狼聚拢而去。

    叶宁眼中闪过一道锐芒,放任狼群就这样撤走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眼下,其他人是指望不上了,他不得不孤军犯险一回。

    只见得叶宁的身子一躬一弹,如同一股旋风般冲入狼群之中,目标直指头狼。

    群狼开始疯狂起来,悍不畏死地扑向叶宁,可叶宁却是不管不顾,任是将利剑插入了头狼的眉心之间,为此,他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身上留下了十数道的爪痕,并在头狼的临死反击中,肩头被生生撕下一大片血肉。

    好在,他的身体异常强悍,并未伤及筋骨。

    头狼一死,狼群立刻溃不成军,四处逃窜。

    方澜飞也似地跑过来,虽说对叶宁的实力不疑有他,但刚才孤军深入的一幕,还是让的芳心快跳到了每分钟一百八十下。

    “你,你没什么大碍吧?”上下打量着叶宁,方澜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疼惜之色,男人身上破烂的衣衫,一道道血口子,此时在她看来尤为扎眼。

    “我没事,都是皮外伤。”叶宁看着方澜的紧张样,苦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着,要不是你非要多管闲事,哥们儿也何至这般形象全无。

    那三人围了个圈,或跪或坐,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即便脸上鲜血覆盖,却依然难掩那抹大战后的疲惫与悲戚之色,因为他们是幸运地死里逃生了,却有一个同伴死了,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留下,此刻就被他们围在当中,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你明明有这个能力,为什么见死不救,你只要早点出手,我兄弟就不会死。”突然间,三人中那名后天大圆满扭头望向叶宁,眼神中满是怨毒之色,怒声道。

    叶宁眉头皱起,眼中冷光一闪,正欲开口,却被三人中那名先天小成的中年男人抢了先:”郭亮,你闭嘴,要不是这位小兄弟出手相助,我们几个怕是都要死在这里。”说着,向叶宁二人点点头,神色中透着一抹感激:“小兄弟,这位姑娘,我们是封市屠家的,我叫童夏,这是晓玲,这是郭亮,不知你们是来自哪一方?”

    另一名先天小成也是侧脸看向叶宁二人,居然是个女人,三十出头的年纪,留着一头男性化的中短发,就坐着的身姿来说,修长却略显骨干,那张瓜子脸上满是血迹的缘故,辨不清真实的容颜,不过她的一对眼睛格外清澈明亮。

    “华远集团。”叶宁却是没表现出多么友好,简单地应了一声。

    三人均是神色微变,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童夏不确定地道:“小兄弟莫非就是华远集团的叶宁?”

    叶宁“嗯”了一声,并不意外对方报出自己的名字,这叫“恶名”传千里。

    “华远集团刚晋入省级行列没多久,叶小兄弟,你迈入先天期应该也没多久吧...”说着,童夏向不远处头狼的尸体瞟去一眼。

    这匹头狼的战斗力最起码等同于先天小成,其余群狼应该相当于一群后天期,当然不排除个别能与先天初期媲美,这种情况下,之前叶宁表现着实有些让人震惊了,如今整个业内都知道华远出了个狠人,可毕竟只是先天初期。

    叶宁明白他的困惑,淡淡地道:“这匹头狼之前应该消耗了不少体力,而且我是看准机会采取了偷袭,被我一刀扎破了大动脉,一对一的话,我怕是凶多吉少。”

    三人都是面色恍然,看样子是至少信了五分。

    叶宁走了过去,俯下身,对那名死者略作检查,而是几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将死者的靴子脱下,接着,又去扯死者的裤子。

    “你想干吗?”郭亮忍不住问道,语气很冲,显然对叶宁“见死不救”的行为,耿耿于怀。

    “我的裤子鞋子丢了,借用一下。”叶宁抬眼看看他,指了指自己只穿了条平角裤的下身。

    “别动我兄弟。”郭亮勃然作色,恶狠狠地瞪着叶宁,瞧那样子似是要和叶宁拼命,不过,童夏却是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并未阻止叶宁。

    将死者的鞋子,裤子穿上,叶宁来回走了几步,别说,还挺合身,他几分满意点了点头,随后提醒一声:“人死不能复生,你们是打算找个地方埋了,还是想火化,要是丢着不管,回头会被野兽叼了去。”

    “哎,叶小兄弟,这事就让我们自己处理吧...”童夏叹了口气,略显沉重地摇了摇头。

    叶宁“哦”了声:“那能不能麻烦你们中的一位先带个路,我也好早点收获战利品。”

    这话看似很突兀,可一出口,童夏便是眉头大皱,而那名叫“晓玲”的女人,不能复生,你们是打算找个地方埋了,还是想火化,要是丢着不管,回头会被野兽叼了去。”

    “哎,叶小兄弟,这事就让我们自己处理吧...”童夏叹了口气,略显沉重地摇了摇头。

    叶宁“哦”了声:“那能不能麻烦你们中的一位先带个路,我也好早点收获战利品。”

    这话看似很突兀,可一出口,童夏便是眉头大皱,而那名叫“晓玲”的女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