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啦?”方澜察觉到叶宁的神色变化,心中暗暗一紧。

    “方澜,你有没有感到不对劲?”叶宁不支声,视线向四周扫荡开去,一遍又一遍,半响后,忽然冒出一问。

    方澜目光随他而动,也是将周围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却是没有发现半点异样,于是,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感觉环境一下子变了...可能是错觉吧。”叶宁喃喃自语,随即收回视线,略带自嘲地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工作”。

    方澜却不这么认为,她知道叶宁不会无的放矢,对危险的敏锐直觉也非她可比,不过见到叶宁没打算解释,她也没有追问。

    二十分钟后,火堆上架起的一大块豹肉熟了,叶宁二人有滋有味地饱餐一顿。

    “继续出发吧...呃,对了,你的小黑猫你就别一直抱着了,让它下来走走,说不定待会儿还会有意外收获。”过后,略事休息,叶宁伸个懒腰,站起身来,目光逗留在方澜怀里的小黑猫身上,眼神中略带迟疑。

    “我记得某人一直不信我的话,看不上我的优优。”方澜横来一眼,一丝揶揄的弧线挂在嘴角。

    叶宁挠了挠耳朵,面色讪讪,嘀咕一声:“要不是你亲眼见证小白的强悍,光凭我这张嘴说,你会信吗?”

    方澜鼻尖拖出一个“哼”音,丢下叶宁自顾向前走去,同时,手里的小黑猫被她放了下来,叶宁无奈地摊了摊手,似是对“莫名其妙”这四个字的无声表达,脚步一开,跟了上去。

    接下来的近两个小时,叶宁二人不过走出了五六公里,却是沿途收获了三株药材,一株凡品三级,两株凡品四级,而最大功臣自然是小黑猫,这般效率,让叶宁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看着小黑猫的眼神酸溜溜的...

    “又有发现?”不多久,第四次,小黑猫第四次停下脚步,偏着头,目光紧紧地盯着某个方位,叶宁见状,不禁砸了砸嘴。

    “某人现在是悔到肠子也青了吧。”方澜将叶宁羡慕的表情收入眼帘,好不得意地哼哼一声,眼中透出一丝激动之色。

    “等等!”叶宁眼角抽了抽,正欲抬步,脸色却是忽地一变,一把拉住方澜,并对着已经飞跑出去的小黑猫低喝一声:“优优,回来!”

    小黑猫倒是灵性,听到叶宁的命令后,一个刹车转过头来,目光却望着方澜,摆明了是等待方澜的进一步指示。

    方澜向小黑猫做了个招回的手势,侧脸看着叶宁:“怎么?”

    “有脚步声,还有打斗声,是往这边来的...躲起来。”叶宁眯起了眼,口吻凝重地道,话没完,就拉着方澜藏到了一颗大树后边。

    “我怎么没听见。”方澜矮下身子,后背贴在叶宁的胸膛,细细聆听了一会儿,好像除了叶宁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其余的没什么动静。

    叶宁竖起根手指在嘴巴前头,“虚”了一声,过了几秒,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嚎。

    “听见了吧。”

    “是狼,应该离我们还挺远的。”

    叶宁将方澜脸上那紧张的神情看得真切,嘴角闪过一丝邪邪的弧度:“那是头狼在指挥群狼捕猎,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猎物是几个人,离这里也就几百米。”

    方澜悚然而惊,一眨不眨地盯着叶宁的眼睛,那眼神如同看待怪物一般。

    叶宁大致能猜到她脑子里想什么,眨了眨眼:“不信?要不我们赌一赌,不少于十匹狼,不少于三个人,你赢了,条件随你开,我赢的话...”目光瞟向了方澜怀里的小黑猫,虽未说出口,但意思很明确了,小黑猫易主。

    方澜目光冷了下来,脸上一丝丝寒意蔓延看来,沉默了片刻,银牙一咬,恨恨道:“叶宁,你太过分了。”

    叶宁一时傻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看得出来,方澜是真的生气了,可这气生的好没道理,自己随口建个赌约,不过是开开玩笑。

    可他又如何明白方澜的内心?

    对她来说,叶宁是她长那么大唯一倾心的男人,小黑猫是她的心爱伙伴,现在,她得不到倾心的男人,可她倾心的男人却想方设法要抢走她心爱的伙伴...这是何等的残酷?

    “叶宁,你是不是要让我一无所有才甘心?”

    面对方澜不罢休的逼问,叶宁只得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方澜,我...”有心想要辩解,可刚起了个头,他的面色猛地一沉。

    下一刻,几十米外的灌木丛里“嘭“一声冲出一道人影,衣衫不整,脸上有着数道血迹,模样很狼狈,而在他之后,又一道身影几乎是一头载了出来,脚下一绊,摔了个狗爬式。

    “嗖嗖嗖。”前面一人脚步一顿,想要回身去拉一把,便在这时,数道身影不分先后从灌木丛里窜了出来,如同射出的利箭一般,而后迅速向倒地一人发起了围攻。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冲天而起,不是一道,而是两道重叠在一起,其一来自倒地一人,其二来自灌木丛里头。

    眼见自己的同伴被四匹狼疯狂撕咬,那前面一人伸出的手掌缩了回来,略略迟疑之后,一回头,抛下同伴,亡命而逃,可不待他跑出多远,身后的灌木丛里又有五匹狼窜了出来,目标明确地对他紧追不放。

    “叶宁...”方澜看着这残忍的一幕,脸色略显崩白,不过她也没自作主张,向叶宁投去询问的目光。

    叶宁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那个地上的先不要管,救下来只剩一口气还不如不救。”话末,他主动从树后闪了出来,同时从兜里楸出小家伙,放着这么个强悍的帮手看戏,简直是“人神共愤”浪费。

    方澜几乎与叶宁同步,甚至比叶宁更加心急,一声低喝过后,枪先冲向群狼,几个眨眼功夫,便是进入攻击范围,扬起手掌向其中的一批狼拍了过去,而那批狼敏锐地意识到了危险来至,一个矫健的侧身,低吼一声,毫不畏惧地反扑向方澜。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