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兵相接的对抗如期而至,在花斑豹一爪拍中小家伙的同时,小家伙也是快若闪电的一爪挥出。

    刷!

    下一刻,一个白球弹飞而出,重重地撞在了隔壁的一棵粗糙树杆上,而慢了半秒功夫,一声凄厉般的吼声冲天而起。

    花斑豹的爪子缺失了一段,大股的鲜血从断口处涌出来。

    叶宁已冲了上来,一脚将花斑豹踹开,正要低眉寻找小家伙,眼角余光却是捕捉到白光一闪,下一刻,花斑豹又发出了一声吼叫,比之前更加凄厉,甚至带了恐惧之意。

    叶宁忙定睛一看,顿时脸色变得无比精彩,花斑豹的面孔上血肉模糊,眼睛瞎了一只,而始作俑者正是小家伙。

    还没完呢,眼看花斑豹想要逃跑,小家伙得势不饶人地又一个窜跃,这一次,竟是瞄上了花斑豹的脖子,一爪挥下,皮开肉绽,花斑豹的双瞳之中透出了深深的绝望之色,随后,四肢一软,趴在地上,生机渐渐消散。

    小家伙却并未就此罢休,再度一跃而起,在花斑豹脖子上的伤口处来了个“雪上加霜”,一声低低哀吼之后,花斑豹脑袋一歪,死透了。

    小家伙绕着那具庞大的尸体转了一圈,不时发出两声怪叫,似在宣示它的胜利,还抽空向不远处的小黑猫投去几眼,多少有点炫耀的意思。

    整个过程不过是几秒功夫。

    叶宁跳到嗓子眼的心脏早回到了胸腔里,望着小家伙的眼神包含了些许复杂的意味,小家伙一次又一次地打破自己的认知上限,他真不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了,当然,欣喜之情占了绝大多数,小家伙是他看着诞生的,是他的好伙伴,他自然愿意看到小家伙更多的不凡。

    “叶宁...你的小白...”方澜缓步走到叶宁的身边,脸上的震惊怎么也掩饰不住。

    “啊...呵呵,我的小白很强悍吧。”叶宁只顾着吃吃傻笑,这时候说什么好像都没是多余的。

    “你的小白似乎对我的优优挺感兴趣,我的优优是母的。”过了会儿,方澜神色平静下来,眼波在小家伙身上流转了一圈,深意地道。

    叶宁眉尖一挑,听出那么点意味,细细地观察了一下,果不其然,小家伙的“炫耀”有点刹不住车的感觉,而源头似是来至那只小黑猫注视。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小白,过来!”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叶宁干咳了一声,凭空伸出个巴掌。

    得意洋洋的小家伙忽然一滞,扭头向叶宁看来,楞了几秒,又恋恋不舍地向小黑猫投去“告别”的一眼,这才老实巴交地一个窜跃,落在叶宁的手巴掌上之后,用头拱了几下,多少有点讨好的意思。

    “以后没我的同意不许抛头露脸。”叶宁恶狠狠地瞪了小家伙一眼,直接揣回兜里。

    “你这是干嘛?”方澜对叶宁的举动不胜满意,没好气地道。

    叶宁干笑一声,主动转移了话题:”对了,刚才你发现了什么?”

    方澜哼了一声,指了指小黑猫:“你自己不会看啊。”

    叶宁知道她心中有怨气,也不在意,上前几步,就小黑猫跟前蹲了下来,在小黑猫脚边,有着一团杂草,更确切地说,是在这团杂草当中,一颗高约三寸的绿草,竟是由六叶的形状。

    叶宁端详了足足五分钟,眉头皱了松开,松开了又皱起,还俯下身子闻了闻。

    “怎么样。”见叶宁鉴定完毕转过头来,方澜等不及地问道。

    “这,这很可能是凡品二级的六叶草。”叶宁的语气带了一丝惊叹,忍不住多看了小黑猫几眼,眼神多少有点不自然,要知道,这只小黑猫的主人原本是他。

    小黑猫仅仅是只猫王也就罢了,可不想竟真有寻找药材的天赋,想当初,方澜交换小黑猫的代价,不过是一瓶号称凡品三级顶峰的调配药业,到现在被他丢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属于半遗忘状态。

    亏大了,光这枚六叶草就是货真价实的凡品二级药材。

    方澜将叶宁不自然的神色看在眼里,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并不着急收货,将小黑猫抱在怀里,好好地爱抚了一阵。

    “方澜,六叶草的主要功效是补充脏气,你曾经丹田受损严重,这东西正适合你。”叶宁倒是没有贪图之心,小心翼翼地连根带土地拔起后,用一个随身携带的木盒装了递给方澜。

    方澜却摇手不接:“叶宁,你替我保管着吧。”态度很坚决。

    叶宁没有推诿,将木盒塞进了口袋,反正等竞标赛结束后再分赃不急。

    “先吃午饭吧,这只花斑豹的个头挺大,我们有口福了,我没估计错的话,这大家伙应该是这枚六叶草的守护兽。”走到花斑豹的尸体面前,叶宁踢了一脚,手掌一翻,掌心里多了把短剑,笑着道。

    “守护兽?”方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药材分野生和人工养殖两种,同样是六叶草,如果人工养殖只能勉强够上凡品三级,而野生的话则是能攀上凡品二级标准,我听我一个朋友说过,到了凡品二级层次的野生药材,通常周围会有保护兽存在,如果是野生极品药材的话,甚至可能是一群守护兽,或者好几只不同种类的守护兽,加起来的战斗力就算是先天大圆满都未必搞的定...恩,这只花斑豹的战斗力应该相当于后天大圆满。”叶宁一边替花斑豹开膛破肚,一边随口说道,这些经验一部分来源于行医笔记,一部分来自于糟老头的受教,一部分来自于他的自身经历。

    方澜听得有些入神,眸光微微闪动,待告一段落,将叶宁所说消化了一番,一丝惊异地道:“你的小白轻易就杀死了一只相当于后天大圆满的花斑豹,那岂不是,你的小白拥有着先天期的战斗力。”

    叶宁笑了笑,并未否认,看之前小家伙那股子猛劲,以及信心满满的样子,和先天初期,乃至小成放对,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方澜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回想起那一次试图去抱小家伙,结果,小家伙很不友好的给了她一爪子,只划破了皮肉没有伤及筋骨,现在看来是小家伙爪下情情了,要是当时自己怒从心头起,非要报仇的话,那后果...

    目光瞟向花斑豹的尸体,方澜心底溢出一股子寒意,不自觉地摸了摸脖子。

    叶宁专心手上“工作”,没有留意到方澜的神色变化,更不会知道方澜心中所想,十来分钟后,他将花斑豹的内脏掏了个干净,正要切下一大块腹部,忽然间,眉头扬起,脸色略略沉了下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