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看方澜一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调侃地一笑:“怎么啦,是不是觉得这么个拉风的外号和我这种奶油小生的形象很不配?”说着,风骚地撸了撸头发,还自恋地摸了摸脸。

    方澜被我逗笑了,不过笑容略显牵强,轻轻摇头,几分梦幻地道:“暗夜君王,地下世界三皇五王中最为神秘的一个,华夏军方档案库里都只存有少的可怜的资料信息,连一张正面的肖像照都没有...竟然...就是你。”

    “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奇妙。”叶宁对她所言丝毫不意外,淡淡地道:“我不是故意装神弄鬼刻意隐藏身份,而是现在的地下世界很不太平,我的身份一旦暴露,和我相关的很多人就会有危险,当然还包括我本人,是以...知道我真正身份的人,除了我绝对信任的朋友,其他全是死人。”

    方澜一脸似懂非懂,过了一会儿,算是缓了过来。

    “之前那种让人感到窒息而压抑的黑暗环境是你弄出来的吧,你将那些人一个不留地杀了就是为了灭口。”思绪上线后,方澜低头沉默了有一分钟,这才语气低沉地道,黛眉高高蹙着,眉眼间透出一股子忧郁。

    叶宁坦然地点点头,扫了她一眼后,略带自嘲地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人畜无害的表皮下面其实藏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方澜抬起头,凝视着叶宁那张有些慵懒的面孔,眼神当中包含一些异样的东西,很认真的地摇头道:“如果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我现在应该也是个死人了,你把那些人全部杀了,既是为了保护自己,又是为了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叶宁,我们是朋友对吗?”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叶宁根本不用思考,要不是把方澜当作朋友,之前就送这个女人下地狱了,退一步说,今晚的事或许不会发生,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以身犯险,叶宁自问没那么“伟大”。

    方澜忽然一侧脸,酸着鼻子抽吸了几声,随即传来悠悠的话音:“叶宁,这已经是第三次,第三次你把我从绝望的边缘拉回来了,第一次是你替我治好了多年的体内顽疾,第二次是那次海运,整条船上的人被扣作了人质,柳青也在船上,我知道肯定你救了大家,第三次就是这次,要不是你,我至少也是个被废的下场...”

    叶宁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冒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最难消受美人恩,自己却稀里糊涂地消受了,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欠下的债,又如何偿还呢?

    此刻,方澜的倾诉在他听来犹如“魔音”,就是向他催债来的。

    “对不起。”方澜很快收了声,气氛陷入沉默,没多久,向起了叶宁低低的歉声。

    方澜似是笑了一下,手掌抹了抹眼角,把脸侧了回来,神情已然平静,轻缓地摇着头:“朋友之间没必要说对不起。”

    叶宁看着她淡然的面孔,眼神中略有复杂,默默压下心头的各种情绪,将话题引开:“对了,你联系一下柳青,给他报个平安。”

    方澜照办,掏出手机后楞了一会儿,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叶宁看她不懂,微疑道:“怎么了?”

    方澜蹙眉:“手机没信号了...”然后神色间透出一丝不安,不确定地道:“叶宁,我们现在的位置,会不会已经死在中心禁区里头。”

    叶宁心头一凛,腾地跳了起来,目光环视周围,又细细辨听了一下,眉头微皱,周围太安静了,除了夜风吹过枝叶的摇摆声,连一丝虫鸣鸟叫都没有。

    “小白。”随着他的低喝声落下,一个白色绒球从不远处的一团灌木里头钻了出来,正是小家伙,而在小家伙的身后,还跟了一个黑色绒球,小黑猫是也。

    这两个家伙第一次见面时可是冤家路窄,现在看来似乎彼此间相处的挺融洽。

    一前一后,一白一黑慢慢靠近,临到跟前才分开,小家伙一个跳跃投入了叶宁的怀里,而小黑猫被方澜托在了手心,不过虽说“各为其主”,不过两只小兽却是互相对望着,似有些恋恋不舍。

    叶宁粗线条,没有留意到这些细节,不过,方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看掌心的小黑猫,又朝小家伙投去一眼,脸上若有所思。

    “方澜,还记得我们过来的方向吗?”叶宁问道。

    方澜辨别了一下,很肯定地抬起了手指,叶宁没二话,一挥手:“走,我们原路返回。”

    方澜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默默将迷彩外套还给叶宁,她的神色变幻没有逃过叶宁的眼睛,叶宁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入眼的是自己只穿了条平角裤的下身,不由露出一脸尴尬笑容。

    大冬天的晚上,穿条平角裤在荒郊野外晃悠,身边还有个美女作陪,想想那画面就有点寒碜。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后遗症发作那会儿,他的状态如同发疯,又怎么可能还惦记着裤子。

    将外套穿上,叶宁正了正脸色,再度一挥手,顺着方澜指点的方向大步而行,方澜落后半步跟在后头。

    来时一阵狂奔,哪怕速度再快,不到十分钟最多也就几公里了,可眼下,回程却仿佛长征一般,半个小时悄然流逝,叶宁二人依旧没能重返“案发”现场。

    “手机信号还没恢复。”身后传来的略显凝重的声音,叶宁只点了点头,脚下不停,同时目光不断扫过四周,四周黑漆漆的,能见度很低,万籁俱寂,唯有风声与枝叶的“沙沙”声,阴森感时刻笼罩。

    如此又去了半个多小时,叶宁陡然顿下了脚步,回头,是一张严峻的脸。

    “怎么了?”叶宁的表情让方澜芳心一颤,泛起了一股不好预感。

    叶宁静默了三秒,脸色更多了几分难看,轻吸了口气,艰涩道:“我们迷路了,而且我有很强的预感,我们现在已经深入了中心禁区。”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