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幽静的密林之中,叶宁背靠一块大青石席地而坐,脑袋上扬望着墨色苍穹,愣愣出神,思绪不知飘去了何方,指间的香烟亮着一点火光。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方澜从大青石后头走出来,挨着叶宁身边坐下,她的秀发又扎起了马尾,衣裤也已穿戴如初,俏脸古井无波,显得很是平静,仿佛之前两人发生的一切并未对她产生丝毫的影响。

    叶宁偏头看她,嘴角牵动了一下,方澜不等他开口,便是将一个水壶递了过去:“你喝点水吧。”

    叶宁对着壶嘴喝了一口,微微诧异地道:“哪弄来的,水不是已经被我喝光了?”他可是记得,体内后遗症刚发那会儿,两人随行携带的淡水被他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我放弃了刀具和食物,多带了一壶水,我给了主办方负责检查的那个人一个红包,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反正随身物品称重不超标就行。”方澜白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怎么,你是不是嫌脏?”

    叶宁苦笑一声,又象征性地灌了一小口,这才还给方澜。

    “你,你没事了吧?”

    “没什么大问题了。”叶宁摇头,近一个小时的发泄,体内的“山洪”终于是得以平息,算是涉险过关了,他的武道境界也因为第二道封印的全然扯开恢复到了先天大成顶峰,只不过反噬的作用将五脏六腑折腾得够呛,脏气虚耗过度,或许得经历挺长的一段时间恢复,才能继续调养疗程。

    以叶宁的估计,至少得一个月时间。

    “方队长,我...”犹豫了有一会儿,叶宁莫名地轻叹了一声,话到嘴边又顿住了,方澜投来含笑的目光,她眼中的笑意似乎很自然,却又似夹杂了些意味难明东西,一丝戏谑地道:“你想对不起?”

    叶宁呃了声。

    “我们是朋友,难道不是吗?...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对朋友的定义,觉得特别有道理,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宁愿抛弃自己的底线原则,也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坚定的站在你身边的人!”方澜俏皮地眨着眼睛。

    “对,我们是朋友。”叶宁目光飘散,有些不敢正对她的眼睛,想了想后,点头表示赞同,不过,心里头那股说不清的滋味却没有淡去多少,完事后现场残留的点点“红梅”让他明白,方澜是将“第一次”交给了自己,要知道,女孩情窦初开的年纪大约十五六岁,而方澜已经快二十八了,这可不仅仅是思想保守,还代表了她对待爱情的态度...要想得到她的人,就必须先走进她的心。

    方澜安静了一下,幽声道:“恩,既然我们是朋友,那朋友之间是不是该坦诚相待?”

    叶宁下意识地点头。

    “那我问你,你和秋总...是真的吗?”

    叶宁一怔,这才明白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被女人装进小布袋里了。

    其实嘛,这事也瞒不了多久,只是自己刚把身边女人的“第一次”夺走,马上就切入那么敏感话题,总归会感到尴尬。

    “对,我和秋总是两周前领的结婚证。”墨迹了片刻,叶宁一咬牙,如实道。

    虽然早有着心里准备,但听得叶宁亲口承认,方澜的心中还是一阵空落,抱着一双修长的腿蜷缩了起来,娇躯有着细微的颤动。

    叶宁用眼角余光瞄着她,隐隐能感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一下子低落了许多,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便捡起地上自己的那件迷彩服轻轻披在她的肩头。

    事实上,方澜后天大成的境界,即便是隆冬深夜的郊外,也不会太过惧怕严寒,可她似乎挺受用男人的“关怀”,身子向衣服里缩了缩,浅笑着道了声:“谢谢。”然后一丝调侃地道:“你和秋总还真会演戏,一个多月前,秋总找了个老外助理,说是海外留学时的学长,那个老外每天给秋总送花,上班下班出双入对,大家都以为秋总和那个老外谈恋爱呢,你更绝了,柳青说,你和欧阳小公主的恋情在圈子里已经传遍了,哎...”边叹息边摇头。

    叶宁一脸的无奈,秋若雨和那个冒牌的老外麦克确实是在演戏,只不过戏演目的是为了试探他,而他与欧阳夏青那根本就不是在演戏,只能说是阴差阳错。

    “误会了,我和秋总之间比较复杂。”

    “你倒是说说有多复杂?”方澜白了他一眼,那眼神明显带着不信任。

    叶宁揉着太阳穴,他心里明白,自己要是不交代点什么,方澜不会罢休的,或者说,是不会甘心的,犹豫了好一阵,最后他还是决定如实脱出,今晚的经历,让彼此的信任有了质的升华,真正的朋友之间,是不该以谎言欺骗的。

    “好吧,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八卦心。”理了理思绪,叶宁重新点起了一根烟,在方澜专注的目光之中,从他归国后与秋若雨的初次相遇起,一直到两人领取结婚证的过程,比较详细地诉说了一遍。

    足足半个多小时,方澜始终静静聆听,待叶宁说完后,脸上竟是有些如痴如醉的梦幻感,明眸之中,几分迷离,几分向往,几分叹息,还有几分难掩的羡慕。

    “金大师的神雕侠侣里头,杨过与小龙女十六年再相见...没想到,你和秋总之间居然是十八年...”好半天,方澜才从回味中缓了过来,呓语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这还是叶宁头一遭见识方澜“文艺女青年”的一面,总感觉怪怪的,憨笑着摇了摇头:“方队长,以前没见你那么多愁善感呀。”

    方澜默默地抬眼看来,在这幽暗的环境中,她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盯着叶宁许久,忽然道:“叶宁,那,那欧阳夏青怎么办?”

    这“神转折”的一问,使得叶宁的笑容瞬间僵硬,而方澜在见到叶宁表情异变之后,似想到了什么,檀口张成了一个“O”形,说出了一句让叶宁惊掉下巴的话来:“你,你概不是一夫双妻吧。”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