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你怎么了?”方澜冲了过去,蹲下身,抓住叶宁的肩膀,眉宇间,浓浓的担忧之色一览无余。

    “走,你立刻离开这儿。”叶宁双手用力拽着头发,催着脸,呼吸声愈来愈粗重。

    “叶宁,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方澜一个劲地摇头,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抛下叶宁独自离去。

    猛然间,叶宁抬头,因为脸上沾着血水看不出表情,可那对眼睛却是呈现病态猩红,方澜只和叶宁对了一眼,便是惊吓地缩了缩身子。

    叶宁现在的样子很可怕,就好像红眼病发作一样,而且,目光透着极强的侵略性。

    叶宁一把夺过方澜手中的水壶,对着壶口仰头九十度,将半瓶淡水灌进了嘴里,完毕,随手一扔,强撑着起身,脚步不稳地向自己脱下的衣裤走去。

    “滚,有多远滚多远,别管我,立刻,马上!”方澜急忙过来搀扶,却被叶宁一把甩开,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方澜怔楞了一下,看着摇摇欲坠的身影,心头一阵绞痛,贝齿咬着唇瓣,有着淡淡的血迹自嘴角溢出。

    “噗通!”片刻后,叶宁脚下一个磕绊,当场摔了个前趴式,方澜连忙跑上前,躬身去扶,叶宁却是将她一推,自顾长长地伸出手掌,勉强够到了那件迷彩服。

    迅速从迷彩服的兜里翻出水壶,叶宁就如同一个沙漠中几天没进水的人,一口气将大半壶喝了底朝天。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差不多一升水入肚,叶宁的状态似乎缓和了一些,他双撑地站起来,无需地向周围看了几眼:“你留在这儿,别跟着我。”话落,就这样赤脚跑了起来,原本趴在地上休息的小家伙“蹭蹭蹭”紧跟其后。

    “叶宁,你要去哪,那个方向是中心禁区。”方澜心中一急,甩着马尾就要追上去,跑出几步后忽然一停,向那只看着她的小黑猫挥了挥手。

    密林之中,叶宁一马当先,如一匹尾巴被点燃的骏马,后头的小家伙只和他相差十来米,再后头的方澜被拉开了几十米距离,落在最后的小黑猫与方澜保持同步节凑。

    如此移动的画面足足维持了有六七分钟,最终,以叶宁撞上了一方石墙告终。

    今夜全力施展“暗夜”的后遗症甚至超过了叶宁的最坏预计,原本只撕开一半的第二道封印如今被完全破开,强烈的反噬直让他感到随时有爆体的可能。

    之前发狂似的奔跑暂时转移了注意力,现在一停下来,叶宁只觉得整个人如处火炉,疼得他满地打滚,嘶声惨叫,体温的上升让原本粘附在他皮肤表面已经凝固的血水又化为了液态状。

    “叶宁,你到底怎么了,我这里有疗伤和止痛的药材。”在地上翻滚了数秒,忽然,叶宁的身子撞进了一个柔软的怀中,随即传来了一道焦虑的关切声。

    轰!

    女人身体特有的味道残杂着香汗淋淋的气息传入鼻孔,就如同最强烈的催化剂,使得叶宁体内喷发的山洪陡然暴涨,喉咙滚动间,发出一道低沉的吼声,神智变得淡薄起来。

    凭借着原始本能,叶宁猛然一个翻身,将毫无准备的方澜压在了身下,那对充斥着赤红色眼眸直勾勾地盯着那张惊慌失措的容颜,眼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那抹浓烈的渴望。

    方澜吓傻了,脑海中陷入一片真空,她再没有男女那方面的经验,也是从男人的神情当中读懂了某种意思,却是忘记了挣扎。

    原本将二道封印完全冲开,至少还需要一次调养,甚至要等到二阶段调养完毕,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关键在于突如其来,在没有对症调配的药汤辅助下,二道封印打开后涌出的狂暴能量,根本没法得意融合化解,叶宁只能强忍着默默承受,此刻,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持续升温膨胀的高压锅,对一个发泄口的渴求,好似大旱盼甘霖...

    就在叶宁一把抓住方澜的衣领将要扯开之时,一道白光划过,小家伙落在了叶宁的头顶上,再度哈出了一口气息。

    这一次的效果着实有限,叶宁吸入那股提升的香气后,模糊的神智只是稍稍恢复了一些,不过,这已经足够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将欲何为。

    “啪!”叶宁忽然给了自己一个重重巴掌,侧身一翻滚动开去,嘴里艰难发出嘶哑的声音:“说了别管我,走啊~越远越好!”

    得到自由的方澜直起身,望着不远处被疼痛折磨的脸部变形的叶宁,她能够隐隐感受到,从叶宁浑身散发出的温度越来越高。

    她的眼中透出一丝挣扎之意,并没有保持多久,便是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毅然决绝的神色。

    她反手到脑后解开发夹,一头中长发就此披散开来,俏脸之上,一丝丝的红晕攀爬而上,吃吃地一笑,眼角竟多了点滴晶莹,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下一刻,她向叶宁挪了过去,展开双臂,将男人拥入了怀中,一对温润的双唇朝着男人的嘴上映了上去。

    轰!

    方澜的举动将叶宁体内的山洪推到了新的高峰,叶宁全身一颤,同样张开双臂将女人抱住,唇齿打开之时,尚存的一丝理智让他向后扬了一下。

    “方澜,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伤害你...”

    被男人一口滚烫的热气喷在脸上,方澜不禁一阵芳心荡漾,下意识地偏了偏脸,又回正目光,深深凝望男人那张面目全非却无比熟悉的脸庞,稍顷,无限温柔地轻声道:“傻瓜,我爱你,能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给你,我就满足了,其他的,我不在乎。”

    话落,双唇再度贴靠而上,干菜烈火一触即燃,在被动了少许时间之后,在原始本能的催动下,叶宁身躯一跃,将女人狠狠地压住,手掌狂舞间,响起了撕裂的清脆声。

    天空的皓月悄悄躲到云后,夜风似轻缓了下来,小家伙与小黑猫仿佛睡着了,四下俱寂,只有隐约的旖旎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