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峰哭得稀里哗啦,整个人如同抽风般的哆嗦,叶宁知道,这是精神崩溃的表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如夜峰这样的人,叶宁见得多了,腹黑,阴险,狡诈,虚伪,自私,概括说来就是个伪枭雄,只比真正的枭雄人物少了一份气概,别看差之毫厘,却有着天朗之别。

    当然,无论是伪枭雄,还真枭雄都不重要,“暗夜”降临,那能够活下来的只有一种人:值得信任的朋友,夜峰显然不是...

    “你有心为华远效力,这个建议我觉得不错,不过下辈子吧...成王败寇的道理,你懂。”

    淡淡的话音,配合黑暗中划过的一道寒光,夜峰双眼一突,脸部肌肉扭曲了起来,他的脖子上多了一道狭长血痕,鲜血“汩汩”外涌。

    叶宁一手揪住夜峰的头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的怨念,憎恨,不甘等情绪频繁交替,一点点的消失,一点点的没了神采。

    雷谦就在不远处,干掉夜峰,叶宁缓走了几步,便是来到雷谦的面前,雷谦倒没有如夜峰,一对眼睛里满是血丝,嘴角的血沫子也是流不停,拳头紧握着,身子颤抖着,双腿哆嗦着。

    叶宁知道他是在挣扎,想要强行调动体内真气临死一搏,可惜,在这“暗夜”的笼罩之中,凭他先天大圆满的境界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勉为其难,只会使得他体内的血管,经脉一寸寸的断裂,那种疼痛无法准确形容,简单四个字描述:痛不欲生。

    “你,你太狠了,我们只是要废了你,也没拿你的同伴怎样,你却...”雷谦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嘶哑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甘于怨恨。

    叶宁嘴角扯了扯,似是想笑,声音却一如既往地淡漠:“你们不是不想杀我,而是你们六方互相猜疑,哪一方当这个‘侩子手’,就会成为华远报复的对象,还不排除事后被其他五方反过来指正的可能。”

    雷谦被点破了心思,脸色一阵变幻,咬着牙根道:“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我只是自卫。”叶宁没让他说下去,手中短剑轻缓地向前,破开雷谦的胸膛,雷谦的生机随着寒光的收敛逐渐涣散。

    杀!杀!杀戮持续着,终于在送第二十三人去见马克思之后,叶宁来到了最后一人身前,是那名范家的干瘦老者,此刻,老者神态萎靡,行将就木一般,眼神散淡无光。

    作为先天大圆满强者,老者自然不甘心沦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下场,他尝试了,努力了,却发现只是徒劳,只是平添痛苦与折磨,最后,绝望地放弃了。

    “所有人都被看走了眼,你,你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

    老者一声自嘲的叹息,叶宁沉默了一下,道:“你的说法我不认同,你们才是狼,而我是一头披着羊皮打瞌睡的狮子,是你们非要把我吵醒。”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暗夜君王。”以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为老者解惑之后,叶宁直接是将短剑塞入了老者愕然张开的嘴里,叶宁从老者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与惧色,还有夹杂着一丝懊悔之色。

    或许,地下世界“三皇五王”的大名,老者也是听说过。

    一切都不重要了,人死了,什么都不再重要。

    前后不到五分钟时间,叶宁剥夺了二十四条生命,没有丁点杀气外放,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仿佛吃饭喝水那般自然,随着他手掌猛然挥动,那弥漫的黑雾便是迅速淡去,如潮般涌回他的身体之内,现场重现光明,只不过四下寂静,月光清冷,满地横尸,血腥弥散,一片沉重而肃杀的景象。

    叶宁疲累地吐出一口气,粘稠血液覆盖下的面孔满是苍白与憔悴,双腿一个打颤,差点就一头载倒在地。

    如今方才恢复到先天小成境界,全力施展这一最大底牌,对他来说,乃是透支性的消耗,这会儿,他的体内状况何止一般的糟糕。

    “小白!”叶宁紧咬着呀,从牙缝里蹦出一声,豆大的汗水在额头盘踞,“汩汩”滚落下来。

    被他丢在的外套口袋里滚出来一个白色绒球,几个窜跃之后,小家伙在叶宁的肩膀平稳着陆,似是早明白了叶宁的心思,不等叶宁开口吩咐,小家伙便重重哈出一口气。

    叶宁将这股子馥郁的芳香吸入鼻孔,精神顿时震作了不少,他反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扭头去看方澜,却是微微诧异的发现,方澜已经自行松绑,快步向自己走来,在方澜的脚畔,有一只小黑猫与她同步。

    “叶宁,你,你怎么样?”方澜看着还是挺镇定,不过眼中有着一丝深深的余悸,更多的是浓浓的忧色,她看得出来叶宁状态并不好。

    “我们抓紧时间,把现场收拾一下,快!”叶宁勉强挥了挥手,声音中虚弱难以掩饰,小家伙的气息犹如强心针,时效一过,施展“暗夜”之后的副作用就将爆发,此次与两周前在黄家不同,对战老爷子,他只用了不到五成功力,事后的副作用完全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今晚全力施展,后果会恶化到何种程度,他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

    不过眼下,他就算状态再查,也必须先清理现场,二十四具尸体,来自六方,要是被外人瞧见这里的场景,并传播出去的话,后续麻烦少不了。

    “烧了?”方澜明白他的意思,沉吟了一下,道。

    “我负责收集尸体,你负责毁尸灭迹。”叶宁点点头,这就开动,将面前老者的尸体抱起,走向就近一团熄灭的篝火,方澜也不墨迹,拿着打火石快步跟上,倒是小家伙与小黑猫得以清闲,面对面地趴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一刻钟不间断的忙碌,二十四具尸体被聚集到八处,方澜负责一一引火燃后,匀了一口气,拿出水壶,想要递给叶宁,一回头,却是惊愕地见到,叶宁竟跪在地上,双手抓着头发,整个身体瑟瑟颤抖,模样痛苦不堪。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