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场。

    叶宁的话在众人听来就是个冷到了极点的笑话,第一反应就是,叶宁神经出错了,疯了,彻底疯了!

    “嘿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稍顷,那名艺术青年眼中透出一抹玩味,不屑地轻轻摇头,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缓缓凝固,周边的其他人也和他一般,如同瘟疫蔓延般,一张张脸庞出现了不自然的神情。

    一股股,一团团的黑色烟雾从叶宁的浑身上下散溢出来,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便是波及了这片空旷地,那四团篝火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缩小着“身躯”,最终,在无声无息中化于无形。

    现场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只能通过依稀的月光明物,不过在越来越厚重的黑雾弥漫下,月光也是显得越来越无能为力。

    “你,你想干什么?”夜峰脸色一变再变,紧握着拳头,身子微微颤抖,周围环境勘称诡异的变化,让他的心头本能地涌起上一股恐慌。

    叶宁的脸上无悲无喜,不怒不威,就好似风化了一般,原本黑白两色的眼瞳此刻变得灰蒙蒙的,有透出几丝若有若无的猩红,显得格外妖异。

    “送你们所有人上路!”

    一道苍凉的声音从叶宁的嘴里传出,带着几分空洞与虚幻之意,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落在在场每个人的耳中,却好似天将雷霆,一阵轰然。

    “别再装神弄鬼了,我们一起出手,将他大卸六块。”那名干瘦老者唇齿打着哆嗦,声音沙哑地喝道,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内心深处的无数负面因子似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牵引,以不可控的态势涌出来,仿佛要吞噬他的灵魂一般。

    “呵呵呵呵...”一连跌的笑声响起,仿佛是看到了一场肥皂剧中最为经典的笑点,来自叶宁:“你们中的一半,现在连扭一下脖子都办不到,另一半也就勉强能迈几步,我劝你们别太费力气,越是挣扎越是痛苦。”

    叶宁语气平淡到了极点,就如同在说一加一等于二那般理所当然,而在他陈诉的过程中,一道道惨痛哀嚎声已经接踵响了起来。

    一名先天初期只跨出一步,浑身的气力就好似被抽空了一般,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一名后天大圆满不服地想要强行扭头,可脖子却似被一根牢固的绳索死死勒紧...

    “暗夜”,是当初叶宁迈入凝丹期之后,方才通过那部糟老头给予的无名功法演习出来的“大杀招”,也是目前为止,叶宁的最大底牌,这么多年闯荡地下世界,他也仅仅全力施展过三次,第一次是在地下峰会的擂台下,一举封王,第二次是在哈马逊丛林的绝境之中,第三次便是半年多前葬天峰巅那一场大战。

    而两周前,在丹曼国黄家对战老爷子那一次,只是动用了不到五成功力,今夜,在六方联手相逼之下,他终于是有生以来第四次,将这一最大杀招全力施展了出来。

    暗夜降临,生机不存!

    可以说,在叶宁下定决心动用“暗夜”这张底牌的一刻起,现场这二十多人就已经注定见不到明早的太阳,曾几何时,叶宁再三告诫自己,并数次暗暗发誓,在归国养伤其间,低调,低调再低调,别说伤人性命,就是与人冲突也是能忍则忍,能免则免。

    他自问,没有主动招惹过麻烦,就算别人欺压头上必须反抗,也是小惩大诫,希望能息事宁人,可是偏偏就是有人把他的“仁慈”当作软弱,一逼再逼,非把他往绝路上逼不可,既如此,那就送你们上路...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叶宁,我们身后可是有六个省级家族,你要敢对我们怎样,你有没有想过后果。”雷谦先天大圆满的境界,终究是要比其他人状态好一些,不过饶是如此,在前进了两步之后,依旧感到身体被掏空大半,他赤红着双目,惊恐地大吼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不会怀疑叶宁是真的要他们所有人的命,对死亡的恐惧乃是人的天性,并不会因为武道境界的提升,年岁的增长而淡化,他才四十岁便已是先天大圆满境界,日后有不小的机会能更进一步,是任何一个省级商家都极力拉拢的对象,甚至还能成为区域级商家高高供奉的存在,前方大把美好的人生,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后果。”叶宁嗤笑了一声:“今天在场的一个活口不留,能有什么后果?”

    雷谦顿时语塞,一股奇寒从尾椎骨直冒天灵盖,自始至终,叶宁的语气都是那样淡然,仿佛二十多条人命在他的眼中,只是二十多只鸡鸭。

    “叶宁,住手啊!只要你饶过我们,我发誓从今往后绝不与你为敌。”那名高家先天大成强者颤声道,声音之中满是惶恐与哀求。

    “与我为敌,你们配吗?你们根本就不明白面对的是怎样可怕的对手。”在叶宁的一声轻叹过后,最后一丝月光也是被浓密的黑雾挡在了外头,现场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当然,武道境界到了先天期,即便是不见五指的环境,还能有限地看清眼前事务。

    叶宁没兴趣浪费时间,于是开始起步,步履不疾不徐,在这黑暗笼罩之中,他就是主宰的存在。

    最先来到一名先天初期面前,一道寒光闪过,叶宁手里的短剑刺入了对方的咽喉,连一声惨叫声都免了,接着,他横移两步,将短剑扎入了一名后天大圆满的心脏,如此反复,不到一分钟时间,二十四人中的一多半被夺取了生机,

    生命的脆弱在此时得到了淋漓精致的诠释。

    腥稠的血腥气息飞散开来,叶宁的全身上下也是被溅得鲜血淋淋,就好似从血池里捞上来一样。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了...只要你放过我,我这辈子都为华远效力。”当眼前叶宁的身影轮廓逐渐清晰,夜峰内心的绝望终于到达了顶点,死亡的降临,让这个口口声声“成王败寇”的家伙弯曲了双膝,“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失态地嚎啕大哭起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