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呐呐地点头,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唇齿间吸气吐气,“嘶...呼...”交替频繁,这是他在努力平复心情,不过看样子,短时间内难以办到。

    叶宁等他指间的烟头快烧到手了,才又道:“金家,蔡家那些人,还有那个雷谦,都有份?”

    柳青低“嗯”了声。

    叶宁眯了眯眼,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三方联合,撇开人多势众,光高端战力一名先天大圆满,两名先天大成,方澜三人就算想反抗也是徒劳。

    “柳鸿飞他们四个呢?”

    “早走了。”柳青将烟头丢地下,狠狠地碾了一脚,恨恨道:“要不是他们丢下我们不管,那些人未必敢把我们怎么样。”

    叶宁看看满腹怨气的柳青,疑惑道:“风华四人当中,也就柳鸿飞是先天大成,你叫他怎么保你们?”

    以理智的角度来说,风华加上华远的阵容,比之三方联合差了老远,如果真发生武力冲突,胜负没有任何悬念,这种情况下,想要柳鸿飞等人抱定鱼死网破的念头对方澜三人不离不弃,着实有些强人所难。

    古人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彼此只是利益驱使下的合作关系,临危自保乃是人的本能。

    柳青摇头道:“对方之所以没有为难他们,是顾及他们代表了风华集团,而他们之所以会弃我们而去,是因为不想同时得罪金家,蔡家,章家。”

    叶宁心中一动,略作消化,露出一抹恍然的神情,这场竞技赛,表面看来是武修之间的竞争,然而实则,是背后各方之间的博弈,更深层次的说,金家三方非要置自己于死地,看似缘于结下了仇怨,其实又何尝不是矛头直指华远?

    柳鸿飞等人正是明白这深层次的内因,才在权衡之下,做出了明智的“妥协”。

    “求人不如求己,要救你姐和阿暮,还得靠我们自己。”稍顷,叶宁摆了摆手,语气坚定地道。

    柳青神情变得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黯然道:“叶哥...我姐,我姐特别交代过我,让我第一时间联系上你,一定要阻止你以身犯险,对方五名先天期,七名后天期,你千万不能自投罗网,非但救不了他们,还会把自己也搭进去,只有你平安无恙,对方才会有所顾忌,反而对他们是一种安全保障。”

    叶宁眸光闪烁了几下,不可否认,这话有那么点道理,看来,方澜也是看出了深层次的名堂...

    自己是华远唯一的先天强者柳青只是临时的,只要自己不倒,华远便能在省级行列中立稳脚跟,而方澜二人正是背靠华远这座靠山,只要靠山牢固,谁要动他们,就必须掂量清楚后果。

    “哦,那你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柳青垂下头陷入沉默。

    叶宁拍拍他的肩膀,面色缓和了一些:“怎么想的就说出来,我们商量个最佳方案。”

    柳青抬眼对上叶宁略带鼓励的眼神,欲言又止地犹豫了片刻,终是一咬牙:“叶哥,你千万别露面,我回去找他们。”说着,转身就走。

    一缕欣慰之色从眼中一闪即逝,叶宁暗自点头,柳青这家伙总算没让他太失望,这就叫住他:“等等,你去哪找他们?他们放你走,就肯定想到了你会联系我,你已经离开一个多小时了,可到现在他们都没主动联系我,这说明,他们不急着引我露面,你觉得他们还会待在原地?”

    柳青有些茫然地回头,努力想了想后,发现确实是这么回事。

    “叶哥,我觉得挺奇怪的,从昨晚到我离开之前,他们就一直在转移地方,难得坐下休息也不超过十五分钟,没收我们的手机也不见联系你,直接就关机了...你说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

    柳青的疑问,叶宁也一时想不明白,但他坚信一点,对方一定会主动联系他,还会挖了陷阱等着他往里跳。

    “没必要浪费脑细胞,我们耐心等就是了...”

    夜色,犹如一张无形的黑色巨网,笼罩整片山林。

    一个小火堆上夹着几块用树枝串起的袍子肉,叶宁与柳青面对面坐着,跳动的火苗映红了他们满覆心事的脸。

    是手机短信的彩铃声打断了两人的思绪,两人不由自主地对视了一眼,而后,柳青迅速掏出手机,点开微信,里头没有半句留言,只有一个位置分享。

    “叶哥,是我姐的号码。”柳青将手机递给叶宁,脸上的忧色浓郁了许多。

    叶宁沉默了有一会儿,把手机还给柳青后,取过一串才五分熟的肉块,长身站起,吩咐了两个字:“走吧。”

    在林子里穿梭,尤其是晚上,特别容易迷路,因为没有标志性建筑可以参照,随便往四周一看,都会有种原地打转的感觉,幸好有着地图的指引,一刻钟后,叶宁二人已临近了指定地点。

    “叶哥,你千万别露面。”柳青放缓了脚步,忧心忡忡地道。

    叶宁笑了笑:“这是无法避免的,你姐和阿暮是因为我才成了人质,我不现身,对方就算不要他们的命,也会废了他们的武道修为。”

    柳青眼中闪过一道痛心疾首之色,却还是执拗地拉住叶宁手臂:“叶哥,他们肯定是有所准备,你一旦露面,未免还有机会走脱。”

    叶宁不置可否地挥了挥手:“我心里有数,走吧。”话完,举步向前。

    柳青张了张嘴,最后化作一声忧叹。

    到了地方,四下里静悄悄的,月光与星光的照明很是有限,这里已接近了山林的中心区域,花草树木都更加浓密茂盛,夜晚的寒风一起,成片的枝叶徭役不定,“沙沙”声宛如连绵的涛声,给人一种莫名的沉重感。

    “叶哥,没人,不会是耍我们吧...”柳青神态机警地向周围扫视了三遍,却是没有察觉半个人影,不禁眉头深皱,抱怨声才一出口,一道略带赞叹的沙哑笑声突然传来:“叶宁,你果然是重情义,有胆量。”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