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谦,没想到你也那么卑鄙。”柳鸿飞满脸怒色,由于握拳过于用力,导至身子微微颤抖,不过尚存的一丝理智还是没让他直接对雷谦动手。

    雷谦似为难地摇摇头,叹了声:“要是一夜之间,欧阳家折损了七名武修,我想你也不会和那小子讲什么公平仁义。”

    柳鸿飞脸色细微地一变,沉下一口气,没再争辩。

    那边,叶宁被两名先天强者前堵后追,该说是形势万急,可他却没表现出丝毫慌乱,象征性地与薛超正面对了一掌,借着反作用力,一个高难度的侧身,险险避过了夜峰从后攻来的一拳。

    接下来近一分钟时间,变成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还是两只猫前后左右的追击,可任是没法寻到机会给予叶宁这只“老鼠”致命一击。

    “墨菲,别干看着,一起堵他。”又是一掌拍空之后,夜峰不禁缓了口气,发挥极致的速度终究不可能持续太久,而见到叶宁如灵猴般身影似乎没有乏力的迹象,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阴霾之色,当下,扭头冲金家那名先天初期喝令道。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柳青额角青筋暴突,他早就看不下去了,碍于实力的差距,一直忍着没敢贸然出手,这会儿,见对方居然要加一名先天初期进入战圈,他是忍无可忍,破口大骂一声,就要挺身而出。

    可不想,叶宁忙里偷闲地留意到了他的举动,传出一道低喝:“你小子别给我添乱。”

    柳青抬起脚掌顿在半空,半响后,才缓缓落下,胸中一阵憋闷,差点就内伤了。

    “相信他。”方澜吐出三个字,声音低沉,似斩钉截铁、断冰切雪般坚决。

    一旁的阿暮无声地点了点头,以此默认。

    柳青见状,苦涩地摇摇头,这两位对叶宁的信任已经到了盲目化的地步...

    “小子,你一个人做的孽,一个人承担,倒是条汉子。”见叶宁宁可以一对三也不愿将同伴扯进来,夜峰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笑,这正是他所希望的局面,当下,豪迈地笑赞一声。

    而就在他笑声落下的一瞬,叶宁忽然撇下与薛超的纠缠,夺路而去,那名新加入先天初期反应不慢,勇气也是足够,一个闪身堵在了叶宁的行进路线上,强悍的身体犹如一道坚实的墙壁。

    “滚开!”叶宁暴喝一声,速度不减反增,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以最为蛮横的方式,直接撞上了那道“墙壁”。

    “咚!”一声沉重的撞击声过后,墨菲弹飞了出去,一口鲜血自嘴里喷出,在空中滑行了七八米后,后背重重砸在了地上。

    反观叶宁却是如冲破篱笆的蛮牛,亡命般狂飙不止,几秒功夫,便是没入了丛丛叠叠的夜林之中。

    现场一片死寂!

    薛超望着叶宁消失的方向,笼上阴霾的眸子当中透出一丝不甘,夜峰的脸色更是阴冷得可怕,胸膛随着深沉呼吸微微起伏,半响后,走到墨菲身前,伸手拉了后者一把:“没事吧?”

    墨菲被叶宁撞得有些发闷,幸好提前催动了真气护体,没有造成严重内伤,直起身来,吐出一口血沫子,几分余悸地低骂了一声:“娘的,那小子的身体就是一块钢板,真他妈变态。”

    “夜峰,人已经跑没影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柳鸿飞坐回了原位,取过一串烤肉,拿在手里转了几圈,淡声道。

    夜峰向他扫去阴寒的一眼:“柳鸿飞,要不是你狗拿耗子,那小子能跑的掉?”

    柳鸿飞眉角一扬:“两个先天大成,一个先天初期加一块,都拿不住人家一个先天初期,你还真有脸说...怎么,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卑鄙。”说着,斜了雷谦一眼,后者就仿佛没听见一般,正津津有味地吃着之前剩下的半串烤肉。

    “你少拿这种话激我,自古成事者,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那小子躲得一时躲不了永远,我有办法把他找出来...”夜峰阴测测地说道,目光一转,便是找上了方澜三人:“只要扣下他们三个,就能联系到那小子,听说那小子挺义气的,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保命不顾他同伴的死活。”

    柳鸿飞一脚蹬散了火堆,勃然作色:“夜峰,你别欺人太甚...”

    夜峰却是一摆手,语气深沉地打断道:“柳鸿飞,这件事上没得商量,只要那小子乖乖现身,我不会为难他们,可要是那小子一直躲着不出来,那就怪不得我了...”话末,用眼神询问薛超。

    薛超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柳鸿飞暗暗皱眉,蔡家与金家分明是穿一条裤子,以眼下两家阵容相加,真要动武的话,自己这边难有胜算。

    “鸿飞,除了我们三方之外,至少还有三方和叶宁结有仇怨,他犯了众怒,别说你代表不了欧阳家,即便是欧阳家主出面,也保不了他。”

    如果说,蔡,金两家的联手让柳鸿飞感到万分棘手,从而心中满是挣扎的话,那接下来,雷谦的一声劝慰直接是将他心中的挣扎之意给抹平了。

    俨然,雷谦并不反对夜峰的提议,不反对就是赞成。

    蔡家,金家,章家三方达成一致,巨大的实力差距摆在面前,反抗显得是那样苍白无力...

    夜深,林子里虫鸣鸟叫声也是小去了许多。

    一块大青石板上,叶宁四扬八叉地躺着,神情愣愣地望着深沉夜穹,夜穹之上,繁星与皓月相互辉映,钩织成一副美丽的画面。

    被放出来自由活动的小家伙好不活跃,在周围的草丛里穿来穿去。

    一个人独处野外,无拘无束,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这样的生活,叶宁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了,此时倒是颇为享受。

    金家,蔡家,陈素素都是恨自己入骨,自己如果依然留在“大部队”里,只会连累方澜等人,是以,叶宁选择了独自离开,想来,失去了自己这个重点目标,金家,蔡家,章家应该不会过分为难他人,毕竟在没有足够利益驱使的情况下,同时结怨华远和风华,稍有理智就不会那么干。

    常理来说,叶宁的想法并没有错,可他低估了一些人的决心,这可不仅仅是缘于私人恩怨,而是在一些人的眼中,叶宁的存在成了阻挡他们获得巨大利益的绊脚石,必须剔除。

    这次的竞标赛,正是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岂容错过?

    一条微信发到了他的手机上,手机的彩铃声在这夜深人静的环境之中,显得是那样清晰,在叶宁听来还有那么点刺耳。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