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脚踩重了些,居然被你发现了,你的敏锐度还真是惊人。”那道身影缓步走近,样貌逐渐清晰,是一张阳刚气十足的脸庞,眼神很是犀利,从众人身上扫荡而过,最后定在叶宁的身上,赞叹了一声。

    “你是...你是雷谦。”柳鸿飞皱眉盯着来人,眸光闪动了几下,忽然微惊道。

    “柳鸿飞,两年多没见,你的境界可是一点长进都没有。”来人瞥了柳鸿飞一眼,几分揶揄地淡淡笑道,变相地确认了柳鸿飞并没有认错人。

    柳鸿飞脸上多了一抹凝重之色,经过感应,他了解到两年多前与他同境界的雷谦,如今更进了一步,达到了先天大圆满,根据掌握的资料,此次他是代表鹏光集团参赛,而鹏光集团的实际控制者是章家。

    雷谦来到火堆旁,找个空位坐下,也不经过同意,自来熟地取了一串半生半熟的野猪肉,就这样啃了起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不一。

    “柳大哥,我们换个地方吧。”沉默没持续多久,叶宁长身站起,提议道。

    柳鸿飞有些犹豫,这块地方比较空旷,正适合夜晚休息,说心里话,他并不想挪地方,可雷谦的出现,敌友难辨,又不得不谨慎。

    “雷谦,你怎么一个人?”稍顷,柳鸿飞试探地问道。

    “我给他们定位了,他们马上过来,鸿飞,你不会吝啬招待我们吧。”雷谦边吃边道,是那样理所当然,仿佛这里的食物就该共同分享似的。

    “柳大哥,我们差不多饱了,去四处逛逛。”叶宁用眼神示意方澜三人,对柳鸿飞交代一声,举步就走。

    “等等,叶小兄弟,怎么我一坐下你就要走,是不是不欢迎我呀?”雷谦抬起雪亮的目光,语气略显低沉,似为叶宁的怠慢动了气。

    叶宁回头,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沉默了一下,直言道:“我和你并不认识,萍水相逢谈不上欢不欢迎,再说,我们是竞争对手,还是彼此保持距离的好。“

    此次竞标赛,一共十七个商家参加,谁不是盯着别人的“劳动成功”,除非是合作同盟,否则即是“敌人”,没必要遮遮掩掩的虚伪。

    当然,“敌人”相见不意味着一定爆发武力冲突,尤其是竞技赛的头几天,各方的收获有限,利诱不大的情况下,大家都会保有克制,此刻,叶宁采取主动回避,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主动示弱,而且,他隐隐有一种感觉,雷谦是冲他来的。

    叶宁把话说得那么明白,雷谦也就不含糊了,咽了咽喉咙:“你倒是看得明白,那就把今天一下午的收获交出来吧。”

    众人脸色一沉,雷谦果然是来者不善,柳鸿飞沉声道:“雷谦,东西由着你吃,但你也别太霸道了。”

    雷谦不置可否地道:“鸿飞,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针对的是华远,可没和欧阳家过不去。”

    柳鸿飞面带怒容,他知道雷谦是故意的,早些时候,风华集团与华远集团的合作就对整个业内作了公布,雷谦代表鹏光集团出赛,怎么可能不清楚?

    叶宁出声道:“我们的收获由柳大哥统一保管,只要柳大哥答应,我们谁都不会有意见。”

    雷谦眯了眯眼:“是吗,那你们四个让我搜一搜。”

    这话一出,现场陷入到压抑的沉寂之中,叶宁也是完全确认了心中猜想,雷谦就是冲着他来的,如果此刻,他孤身一人,倒并不会如何忌惮,打不过跑就是了,可他能跑得掉,方澜三人怎么办?

    “柳大哥,我们可是以你马首是瞻。”沉思了会儿,叶宁向柳鸿飞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现在可不是争强的时候,必须把风华四人给抓住。

    柳鸿飞不傻,他看出来了,雷谦摆明是找叶宁四人麻烦来的,而叶宁又有着把他们风华四人拉下水的意图。

    就在他迟疑之际,周围响起了大片急促的脚步声,不多时,便有着十道左右的身影先后出现,却并未主动靠近,而是分散开来,看样子是在严防这里的人逃脱。

    现场的气氛变得益发压抑与紧张。

    “下午的时候,我就和金家,蔡家的人汇合了,鸿飞,接下来的事情和你们无关,希望你们不要插手。”雷谦似不经意地环视了一圈,嘴角扬起一丝轻笑,这般说道。

    柳鸿飞面色阴沉,终于感到了形势的严峻,章家,金家,蔡家联手,拢共十二名武修,而风华加上华远才八人,战斗力只相当对方的三分之二,而且,在高端战力上,差距更大,根据赛前华远提供的信息,叶宁与柳青只是刚刚迈入先天期不久。

    “柳哥,金家,蔡家和叶宁之间是私人恩怨,我们没理由掺合。”张森从旁劝道,三家联手的巨大压力,让他心里头打起了退堂鼓。

    “是啊,叶宁重伤了蔡家七名武修,蔡家不可能白白咽下这口气,这是私人恩怨,跟我们没关系。”葛大鹏符合道,明摆着敌强我弱,他可不觉得有义务以身犯险。

    “你们两个给我住口,就你们这种卑微的心态,这辈子也别想迈入先天期,公司高薪养着你们,还不如养两条狗。”朱彪虎目一瞪,给了这两个未战先怯的家伙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他有过八年的从军经历,最看不起的就是临阵退缩的孬种。

    军人要有骨气,练武之人更要有勇气!

    葛大鹏,张森二人不敢顶嘴,心中好生憋屈,他们也不是纯粹窝囊,大半缘于自私的心理作祟,他们从来没把华远四人真正看作是自己人。

    “雷谦,你是省药材协会的挂名武修,于情于理都改保持拉中立,金家,蔡家和华远有恩怨,你出什么头啊,你说给我听听,他们承诺了你多少好处?”朱彪教训完张森二人,重重地哼了声,转而对雷谦发难。

    朱彪看着粗线条,却不代表他没脑子,就这么一会儿,他已经对眼下情势有了比较精准的判断,只要将雷谦剔除在外,章家其他三人都是后天期,不足为虑,而金家与蔡家的联合,相比风华与华远的组合,就算有优势也很有限,双方阵容实力相差无几,全面冲突的可能性也就无限接近于零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