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方澜却是秒懂了意思,恍然道:“叶宁,你是不想和风华的人闹得太僵,这样会影响彼此的合作,最后谁也拿不到名次,损失的只会是公司。”

    叶宁仰头吐出一口烟丝,望着昏暗的天色,喃喃道:“这只是一半原因。”话语稍顿,目光扫了扫三人,这才接着说:“更重要的是,以他们为主,我们为次,我们处于辅助的地位,换个角度来说,当危险来临的时候,他们就得顶在前头,而我们可以缩在后头。”

    方澜三人集体沉默,似在努力消化叶宁所言。

    叶宁又道:“此次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包含了利润分成方案,风华占六,华远占四,以利益得失计算,他们理应比我们更渴望拿到名次,我甚至知道,风华这次是志在必夺,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会踏入中心区域,这种情况下,我们去和他们争主导权,那不是存心想要一拍两散。”

    方澜微惊道:“如果他们真的要进入中心区域,我们也跟着?”

    叶宁断然摇头:“关于中心区域,我上网查过,也听说了不少,总结下来就一点,里头存在着未知的巨大危险,我们宁愿去抢别的商家的‘劳动果实’,也绝不能冒险一脚踏进去...我在想,风华那些人很可能跟我的想法差不多,所以才急着和我们汇合,大家一起行动,瞄上别人的‘劳动果实’,自然是人多力量大。”

    方澜点头表示赞同,想了想后,又提道:“那如果和别商家发生冲突,他们让我们顶在前面呢?”

    叶宁眼中精光一闪,冷酷地道:“那就逼着我们翻脸,好吃好喝,乃至睡觉休息都由我们来伺候,面子给足了,为什么呀?不就是指着危机时刻让他们挑大梁嘛。”

    话末,叶宁脚掌一蹬,三两下爬上了一颗六七的米高的树,伸手一抓,片刻后,又回到地面,手掌之中已多了一只大尾巴松鼠,勃颈处被双根手指牢牢卡住,断气就在旦夕之间。

    “叶哥,我真服了你了,你什么时候留意到这小家伙的?”经过叶宁的一番“开导”,柳青心中的郁闷已然消散,目光微亮地看着叶宁手中的松鼠,啧啧叹道。

    “多经历几次生死历练,你的敏锐度也会提高的。”叶宁随口应了声,将没了生机的松鼠丢给柳青,挥挥手:“走吧,争取多弄几个品种,好好打打牙祭。”

    一个多小时后,夜幕已笼罩整片山林,叶宁四人满载而归,四只松鼠,一只袍子,两条蛇,一头小野猪,足足四个品种。

    朱彪四人倒也没大爷们只吃现成的,帮忙剥皮后,切成肉块,用木枝一穿,架在火上烤,还在肉块上撒上随身携带的调味料,显然是早有所准备。

    不消多时,那些肉块转变成了金黄色,发出油腻蒸发的“嘶嘶”声,散逸出诱人的香味,让人不由食指大动。

    朱彪最先取下一串蛇肉,又一次凑近了方澜,他的这般举动,自是引起了众人的关注,葛大鹏戏谑地道:“朱彪,你这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啊。”

    “彪哥,我看好你。”张森笑眯眯的,略带暧昧的目光在朱彪与方澜之间游弋,就连一直保持“大哥”范的柳鸿飞也调笑了一句:“阿彪,你什么也学会那么主动啦?”

    他们早就看出朱彪对方澜有意思了,这会儿,似乎在损朱彪,其实是在助攻,男女之间的情感,很多时候来源于周围人的促成。

    朱彪腼着脸,在火苗的映照下,显得有些紧张与期待,眼巴巴地看着方澜,手里那一串烤得金黄松脆的蛇肉就在方澜的眼皮底下。

    方澜没有去接,与他对视了片刻,忽然伸手从火堆上取了一串袍子肉,而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塞给了身边毫无心理准备的叶宁,命令道:”这是我烤的,你必须吃完!”

    现场陷入了沉默之中,火堆中木枝燃烧发出的“噼里啪啦”声格外清晰。

    一个男人向一个女人献殷勤,这个女人非但熟视无睹,反而如法炮制,只不过,对象是另一个男人,这当中意思并不复杂,脑子转个弯就能明白。

    叶宁面色平静,可心中肯定是不平静的,楞了有一会儿,缓缓将袍子肉送到嘴边,张口咬了下去,这种时候,他明白方澜对自己的心思,不管事实能不能接受,可他知道,眼下绝不能拒绝,那会刺伤女人的内心。

    袍子肉最多才六分熟,肉里夹杂着血丝,该是最为鲜嫩美味,可叶宁只嚼了几下,就咽进了肚子里,接着,又咬了第二口。

    朱彪不是个善于掩藏情绪的人,脸上浮现了落寞之色,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那串蛇肉又架回火堆上。

    柳鸿飞三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倒不是说方澜必须接受朱彪,关键是在他们看来,方澜的做法太不厚道了,或者说太过分了,甚至有点羞辱人的意思。

    只能说,他们不了解方澜,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个性格,才不会管你的感受,更不会为了给你留面子而给你留幻想。

    此刻的方澜正监督着叶宁完成她交给的“任务”,眼中噙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似乎对叶宁的表现比较满意,可怜的朱彪已被她选择性遗忘。

    老大一块袍子肉,足有两三斤的分量,叶宁却只用了几分钟就干掉了一大半,眼看进入到尾声阶段,他的眉头忽地一挑,举到嘴边的袍子肉放了下来,莫名地轻笑一声:“朋友,既然来了就过来一起吃点吧。”

    这话一出,众人悚然而惊,纷纷四下张望,却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叶哥,哪有人啊?”柳青几分警惕地问道,和叶宁接触有段时间了,他知道后者不会无的放矢。

    叶宁无声地转动目光,盯上了几十米外一颗高大的樟树,静待了好几秒之后,一道身影从粗壮的树干后头走了出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