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怎么听都不对味,要知道华远与风华是合作关系,而非从属关系。

    方澜冷笑道:“朱彪,你的意思是,你们为主,我们为次,我们的一切行动听从你们的安排,服从你们的指挥。”

    朱彪脸上的歉意之色更浓了一些,不过,态度却十分坚决:“方澜,你们毕竟没什么经验,还请多多配合。”

    配合,配合你妹,老子是来“沙场建功”的,可不是来给人打下手的!柳青早就看不下去了,前踏一步,铁青着脸就欲争辩,却被叶宁挥手制止。

    “朱兄,你说得有道理,我们这边是第一次参加,以往也没什么经验,就以你们为主,我们跟在后头学习学习,还请多关照。”

    叶宁竟然服软了?我的土地爷啊,不是在做梦吧。

    方澜与柳青均是满脸愕然,以光怪陆离的目光地将叶宁给盯住,就连阿暮也是微微侧目,眸光微微闪烁,在他们的认知中,叶宁绝对不是那种忍气吞声,卑躬屈膝的性格,要不然也不会一次次不计后果的下狠手,与金家等数个省级商家结下化不开的仇怨。

    这一刻,他们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些陌生。

    “怎么,是不是我说了不算?“叶宁留意到了他们的异样神态,也猜测到他们的心思,但此刻,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只是淡淡地反问了一声。

    方澜三人脸色微变,不约而同地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朱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本以为方澜是华远的安保部经理,华远四人以方澜马首是瞻,不过眼下看来,叶宁才是说得算的那一个。

    “哈哈,叶老弟能理解就好,放心吧,大家自己人,互相关照。”朱彪走上前,自来熟地拍了拍叶宁的胳臂,看向后者的眼神多了几分友好与赞赏之色。

    识时务者为俊杰,能摆正位置,做出明智选择,这一点就很好嘛。

    略事休息,一行八人这就上路,朱彪与葛大鹏负责开道,张森,柳鸿飞二人居中,叶宁四人断后,以柳鸿飞发出的行动号令为准,一下午时间,差不多深入了七八公里,沿途收获三株凡品四级药材,成果很是勉强。

    眼看西方天际的夕阳只剩下了些许余辉,柳鸿飞叫停行进,众人找了些树枝点起火堆,围了一圈坐下。

    “方澜,水省着点喝,根据天气预报,后头几天西市可没有雨水。”朱彪主动凑到了方澜身边坐下,递上一个红润的苹果,这苹果是他作弊带进来的。

    “谢谢,你自己留着吧。”方澜摇了摇头,又灌了口水,将壶盖拧上。

    朱彪并不意外方澜对自己不感冒,大致猜到是对主次分配有着芥蒂,从下午一路上,叶宁四人提不起精神的状态便能看出。

    “今天是第一天,收获差点是正常的,再深入六七公里,最快明天中午吧,应该就能到达中心区域附近,根本提前掌控的资料,这片山林越是接近中心区域,药材的数量就会越多,品级也越高。”没有勉强方澜收下“好意”,朱彪咬了一口苹果,引开了话题。

    方澜“哦”了声,显得很冷淡。

    朱彪苦笑一声,识趣地闭了嘴,不过这货脸皮够厚,并没有挪位置的觉悟。

    柳青投来了不满的一眼,只要情商不是负数都明白,一个男人主动接近一个女人是个什么企图?

    “叶哥,反正天快黑了,晚上我们就在这儿过夜,要不我们去四周转转,搞点野味来烤了吃吃?”

    叶宁正在发愣,忽然听得柳青的提议,正要答应,那边正吃着饼干的张森开口了:“柳老弟,你这个提议不错,前年在平市的竞技赛,我们打了一只野狼,狼肉的味道真是美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边上的柳鸿飞点头表示赞同,目光一抬看向叶宁,很随意地道:“叶小兄弟,要不就麻烦你们辛苦一下,到周围转转,弄点野味来大家也好分享。”

    柳青眉头一扬,心头本就憋着的一股火气腾地蹿升了起来,对方是真的把自己这边当下人使唤了!

    “没问题。”可还不待他开口,叶宁便拍着屁股站起身来,一脸笑呵呵的模样,似乎很是乐意。

    “叶哥,我们又不是二娘生的,天生低人一等,凭什么我们出功出力他们坐享其成。”柳青是真憋不住了,满腹怨气地抱怨道。

    叶宁瞥了他一眼:“你去不去?”

    “我...”

    “你如果不想听我的指挥,那你自由活动就是了。”

    柳青被叶宁的话噎得脸庞涨红,太反常了,反常得柳青都不敢认了,这还是那个在他心中“英明圣武”,天不怕地不怕,让人心生敬畏的叶哥嘛?

    “柳青,听叶宁的。”方澜默默起身,来到叶宁身边站定,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柳青极为勉强地嗯了声,起立后,将手里的半片饼干丢进了火堆里,以此来表达内心的憋屈。

    “你们别走的太远,就在附近转转,天完全黑下来以后,那些畜生就会出来活动的,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们也好及时过去帮你们。”柳鸿飞提醒了一声,便低头继续吃他的饼干,对于之前柳青的抱怨,就仿佛没听见一般。

    柳青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低哼一声,率先迈开步子,叶宁挥了挥手,示意方澜与阿暮二人跟上。

    沉默地走出了约半公里样子,柳青脚步猛地一顿,回过头,紧紧盯着叶宁说道:“叶哥,我们为什么要听他们的,大不了散伙,和他们一拍两散。”

    这会儿,就剩下了自己人,叶宁没再以权压人,掏出包烟,丢给柳青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缓缓地道:“我们这次参赛的目的是什么?”

    柳青道:“当然是要为华远拿名次咯。”

    叶宁不置可否地道:“华远和风华是签了合作协议的,谁进入前五都一样,最终我们双方手里的药材是合一起的,你看风华那几个人会答应把名次让给我们华远吗?不过就是个面子问题,没必要。”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