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十二点,一辆辆主办方安排的越野车将各方派遣的参赛人员运送进场地之内。

    叶宁四人乘坐的是编号为十六的越野车,开车是个当地人,对这片山林的情况相当熟悉,根据他的介绍,这片山林里就数野猪与野狼最为危险,前者体型最大的可达五六百斤,轮单个战斗力相比成年东北虎都是不遑多让,后者成群结队,十几二十头聚在一块也不稀奇。

    当然,如果是夏季的话,还要加上狗熊与蛇,眼下正值隆冬,这两种危险的野兽均是处于冬眠状态,可以忽略不计。

    绕绕弯弯开了二十多分钟,越野车终于停下,此处已深入林子有五公里样子,主办方有意将各方参赛人员分散在不同区域,是为了避免携带恩怨的各方过早地发生暴力冲突,有违竞标赛的初衷。

    叶宁四人下车后,方澜主动递了五百小费给司机,司机露出一脸喜色,琢磨了一下,指着林子深处,好心提醒道:“这里离开中心禁区大概有三十多公里,发现手机信号逐渐弱,就早点拐弯,别稀里糊涂走得太深了,“禁地”里头有难以想象的危险,你们可千万别不当一回事。”

    方澜见他说得煞有其事,奇道:“大叔,“禁地”里头到底有什么危险,难道就没有人进去看过吗?”

    司机一脸凝重地摇头:“没人知道,进去的人多半失踪了,就算难得有几个出来的也是痴痴呆呆,根本想不起在里头发生了什么。”

    柳青不以为然地笑道:”难不成在里头撞到鬼了。”

    司机勃然变色,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存在,冲柳青连连摇头:“小伙子,这种话别乱说,犯忌讳的。”

    越野车离开后,叶宁四人开始商量行动计划,方澜将小黑猫从兜里掏了出来,不无得意地道:“寻找药材我的优优能帮大忙,那天的野山参躲在树根边上,就算仔细看都未必能发现,最后还是没逃过优优的眼睛。”

    叶宁摸了摸兜里应该是在睡午觉的小家伙,打了个哈哈:“是啊,结果就飞来横祸,一根野山参引发的血案。”

    方澜神情一滞,“呸”了一声:“叶宁,你能不能别乌鸦嘴啊。”

    叶宁憨笑,摇手道:“我可不是要乌鸦嘴,就是觉得费心去找找药材太麻烦,还不如守株待兔。”

    “什么意思?”

    “抢啊!”

    方澜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叶宁是打算用武力强行占有别的商家辛辛苦苦积累的“劳动成果”。

    柳青眼神骤然一亮,举双手道:“姐,我赞成叶哥的说法,前三天我们就到处逛逛,养精蓄锐,从第四天开始寻找下手的目标。”

    始终沉默的阿暮这时候忽然闷闷地嗯了声,表示同意。

    方澜没好气直摇头:“叶宁,你才刚迈入先天期,柳青你连境界都还没完全稳固,别的商家都至少有一名先天大成压阵,就凭我们四个去抢人家的?”

    她的观点比较客观,这场竞技赛就如同猫捉老鼠的游戏,最终的胜负就看谁是猫谁是老鼠,而他们四人单从表面的武道境界来说,毫不客气地说,是十七个商家垫底。

    “呀,差点忘了。”正说着,方澜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掏出手机,用微信发了一个定位,对方是风华集团的领头人,彼此事先做了约定,进去这片场地后,双方以最快速度汇合。

    “风华的人离得不算远,估计一小时内就能过来,我就在这里等吧,对了,叶宁,这次的指挥权交给你了。”方澜说着,以目光询问柳青与阿暮,后者二人均无异议地点头。

    “那你们得一切行动听指挥啊。”叶宁也不推脱,大咧咧地强调了一声,随后原地躺下,自顾闭目休息。

    半个多小时后,一片“悉唆”的脚步传来,叶宁乍然睁开眼,歪着头看去,见到不远处的几道身影,而与此同时,方澜已辨清了来人的面貌,挥着手主动迎了上去。

    “方澜,收到你的定位,我们可是急赶忙赶,你们的人倒挺舒服的。”风华四人,领头名叫朱彪,先天初期境界,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精悍,眉眼间挂着一抹英气,一脸和煦的笑容,给人挺好相与的感觉,不过仔细看得的话,那笑容之中还带了几分高傲。

    “辛苦了。”方澜微微一笑,也没过多的礼节。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柳青,这是阿暮,这是叶宁...”随即,方澜主动介绍了叶宁三人,而风华四人却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只是在叶宁的脸上扫过一眼,气氛略显有些冷场。

    “这是葛大鹏,这是张森,这是柳鸿飞...”朱彪也象征性地介绍了另外三人,葛大鹏与张森都是与他年纪相仿,后天大圆满境界,而柳鸿飞年纪已经四十出头,先天大成境界,是风华四人中最强的一人。

    “朱彪,闲话少说了,把接下来几天的分工安排说一说吧,让他们心里有个数。”主彪才一介绍完,柳鸿飞便是淡淡地道,双手负在身后,目光审视周围,一派当家做主的风范。

    主彪忙应了声,说道:“方澜,接下来几天你们就跟着我们好了,找寻药材你们不用操心,柳哥和葛大鹏都是火眼金金,你们华远第一次参加这类竞标赛,以学习实践为主,对了,晚上休息你们的人辛苦一下,上半夜留两个守夜,到了四点换我们。”

    方澜等人不由微微蹙眉,对方这是把自己这边当成跟班了,完全是“实习生”打下手的存在。

    方澜说道:“朱彪,这次竞标赛,华远和风华彼此合作,那就该双方一同出功出力,我怎么听着你的意思,感觉我们这边好像是多余的?”

    方澜的脾气向来不平和,看在双方合作的份上,这会儿她的表达算是尽量委婉,可即便如此,依然是带着强烈的质问之意。

    “方澜你别误会,多个人多份力量,只是大家的分工不同,凡事都要有个主次嘛。”主彪连连摇手,这般说道。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