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欧阳鹏飞与欧阳夏青这对叔侄女。

    今天的欧阳鹏飞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再加上那一脸略带随意的笑容,更多了几分潇洒之气,而欧阳夏青一身得体的职业套装,秀发扎成一束垂在脑后,俏脸略施粉黛,一如既往的静若处子,一如既往娟秀文气,却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职场女性特有的知性美感。

    在叶宁注意到欧阳夏青的时候,欧阳夏青也是明眸轻抬,与男人的目光隔空交汇在一起,四目相对,这一刻仿佛时间凝固。

    也就是最多三秒的时间,可对叶宁来说是如此漫长,他主动垂目,深深吸了一口烟,随后长长地吐出,一股难言的复杂情绪在心头蔓延开来。

    “鹏飞,我听说这次竞标赛,你们风华和华远达成了合作同盟关系?”待欧阳鹏飞来到跟前,陈素素生硬地问道,脸色并未好转多少。

    欧阳鹏飞也是老江湖了,眼睛一转就知道气氛不对劲,笑呵呵地道:“各取所需,商业合作。”说着,没给陈素素继续开口的机会,便是瞥了叶宁一眼,故作惊讶地“咦”了声:“你小子也在啊?”

    叶宁一阵哭笑不得,心道:大哥,你这表现的痕迹也太深了吧。

    “鹏飞大哥。”面带唏嘘地招呼一声,叶宁又犹豫地看了欧阳夏青一眼,点点头:“欧阳,你也来啦。”

    欧阳夏青眼帘低垂地发出一道“嗯”音。

    欧阳鹏飞属于外粗内细,敏锐捕捉到了两人间的些许不自然,当下,眉头一皱,一巴掌拍在叶宁的肩头:“小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侄女的事儿。”

    这一掌拍得,力量不大,却差点把叶宁的魂给震出体外,他绽开一个要多勉强有多勉强的笑容,一个劲地摇头,目光却不敢去看欧阳夏青。

    “没有就好,要让我知道我侄女受了欺负,我可不会放过你。”欧阳鹏飞又在叶宁的肩膀拍了几下,这才转而对金龙,蔡武耀笑了笑。

    金龙与蔡武耀的脸色并不好看,各自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是自觉走开了,他们如何不明白,欧阳鹏飞是故意表现得与叶宁熟稔,为的是告诉他们,此次华远与风华是同一阵营。

    作为老牌的省级商家,欧阳家的综合实力要比金家高出一线,与蔡家相比也是不遑多让,这也是为何,他们执着于逼着华远主动退出的原因,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为了孤立欧阳家族。

    比起山区承包的巨大利益,与叶宁之间的恩怨就显得等而次之,不过眼下看来,他们的愿望已然落空,大家只有待竞标赛当中见真章了。

    “鹏飞,预祝你们风华集团这次好运。”金龙二人一走,陈素素同样无意多留,她也是看出了欧阳鹏飞的立场,心中的怒气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消化也灭得差不多了,口是心非地给予了一道祝福之后,在章鹤的随同下离去,临走前,特意留给了叶宁一个冰锥般眼神。

    “鹏飞大哥,我和我同事去那边说点要紧事...”叶宁轻咳了一声,找个理由,也是急着散人,相比于面对蔡武耀等人,他更害怕面对眼前这对叔侄女。

    “你等等,我有话对你说。”欧阳鹏飞脸上笑容一收,仿佛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再不复之前的友善。

    柳青不认得欧阳鹏飞,却认得欧阳夏青,还知道,叶宁和欧阳夏青之间是情侣关系,这会儿,他不光没替叶宁出头,还主动拉走王超等人。

    眼巴巴地看着兄弟们“众叛亲离”,叶宁只觉得嘴里如吃了黄连一般,苦涩难言,却又不能说出什么挽留的话,欧阳鹏飞那鹰般的目光正满含警告地锁定自己呢。

    “鹏飞大哥,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稍顷,叶宁稳住心神,硬着头皮道。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迈入了先天期就可以无所忌畏?”欧阳鹏飞缓沉地道:“陈素素以前的随身保镖是载你手里吧,我听说,没有个几年时间调养,根本别想再动武,武道境界怕是到此为止了,还有,前天晚上,蔡家七名武修毁在你手里,全都严重内伤,尤其是一名先天期丹田碎裂,差不多等于废了,再加上当初金家的六名后天期...你知道你现在名气有多大吗?你又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要把你挫骨扬灰吗?”

    叶宁看着欧阳鹏飞不带一丝玩笑的严肃脸庞,也是知道有些事自己做了,会引来不小的后遗症,可他并不后悔,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容忍是有限度的,容忍也是要看对象的。

    “我都是被动反击,他们不来惹我,我又怎么会吃饱饭没事去招惹他们。”

    对于叶宁不以为然的回答,欧阳鹏飞脸色益发严肃:“金家,蔡家,都是老牌的省级家族,陈素素这个女人更是不好随便得罪,她的靠山究竟是谁,连我都不清楚,而且我还知道,你和范家,高家也有过节,你说你,一个打工仔,平白无故竖那么多敌人你吃饱了撑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风光啊,现在所有人都在说,华远出了一个了不起的狠人。”

    叶宁无奈一笑,保持缄默,他哪是想出风头,实在是生不由己啊,归根结底还是缘于华远一步迈入了省级行列,直接间接地损害了不少人的利益,另外,伴着华远的高速成长,秋若雨的身家也是成几何增长,再加上单身,被觊觎再所难免。

    人往高处走,总归是要承受压力,付出代价的,这一些列的敌人与麻烦都是小丫头遭来的,而叶宁却是主动承担起来保驾护航的职责。

    “哼,就因为你一个人拉了那么多仇怨,这次竞标赛就存在了很多不确定的风险,我不妨坦白告诉你,直到昨天晚上,我大哥都在犹豫是不是要单方面终结和你们华远的合作,最后,是我这个侄女非要站在你这边,这还是第一次我看到他们父女翻脸,要我说,你小子就是个祸胎...哎,你小子要是敢负了欧阳,我非把你剥皮抽筋了不可。”

    见叶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明显没有觉悟的样子,欧阳鹏飞恨得压根直痒痒,额角青筋蠕动,压着怒气说道,话到最后,瞥了欧阳夏青一眼,不由喟然一叹。

    只要一想起昨天在酒店的房间里,欧阳夏青那不惜父女决裂的神情,一股子无名怒火便是自胸腔内涌起,他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好,还是给自己的侄女喝了迷魂汤,当真是女生向外!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