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是金少呀。”叶宁没有表现出丝毫意外,象征性地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至于对方给予的忠告,纯粹当成了耳边风,这般敷衍的态度被金龙看在眼里,面色登时阴沉了下来,重重地哼了声。

    蔡武耀收敛了笑容:“叶宁,我看你是认不清形势,代表华远参加这个竞标赛是四个人,而不是你一个,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吗?难道你想连累其他人,还是说,你自信能够凭一己之力保其他三人平安。”

    叶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那我会让你,让你们蔡家付出承受不起的代价。”

    平淡的言语犹如审判,透着一股毋庸置疑之意。

    蔡武耀看着叶宁过分平静的脸色,心弦没来由地一阵紧绷,旋即又松弛开来,漠然道:“那我们走着瞧。”

    叶宁不置可否地笑笑,正要吸上一口香烟,忽然间,察觉到一道充满敌意的冰冷目光投射而来,当下眉头一挑,视线一转,便是那名款款走来的妇人身上。

    妇人长相只能算得普通,得当的保养让四十出头的她看着才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件仿貂皮的外衣,凤形的发髻,更是平添几分贵气。

    “陈素素...”

    望着那几分熟悉的容颜,叶宁也是伤脑经揉了揉太阳穴,这位大姐是搞地下赛车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与陈素素并肩而行的是一名青年男子,年纪三十左右,身材长相均是可圈可点,随着二人的走近,叶宁通过感应得知,这名青年乃是后天大圆满境界,比那晚被他一击打废的小勇低了一个跨度大境界的小层次。

    “蔡少,金少,你们也在这儿啊。”陈素素分明是冲着叶宁来的,可真到了跟前,却是将后者抛在一边,和蔡武耀二人打起个招呼。

    “素姐,你怎么有空过来?”金龙露出一抹意外之色,笑道。

    陈素素微微颔首,指了指身边那名青年,介绍道:“这是我侄子,章鹤,这次竞标赛章家也有参加,我刚好有空,就陪着一起过来。”

    章家是三年前从市级商家迈入省级行列,至今没有招揽到更多的先天强者,仅靠一名先天初期坐镇,是以,三年来,从未参加过此类山区承包竞标,这一次,据说是赶在报名截止前递交的申请,而且派出的四人竟然是顶配。

    蔡武耀与金龙都知道陈素素的身份很不一般,对于她嘴里的“侄子”,自也不会怠慢,颇为客气地与章鹤寒暄了几句。

    “蔡少,听说你们蔡家这次出师不利啊,这正赛还没开始,就先损了七名武修,其中还有一名先天期...”随口说着,陈素素的目光便是移到了叶宁的脸上,冷嘲道:“你现在名气可是大得很啊。”

    叶宁无聊地摇摇头,这些个大家族里出来的人,怎么就那么喜欢逞口舌之利呢?没错,不战而让人屈服此乃上策,可也得看对象...

    “我们换个地方。”叶宁向王超等人递了个眼色,起步欲要离开。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要是华远不参加这次的竞标赛,碍于业内的规矩,还真不好无缘无故地对你下死手,但你非要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别人。”陈素素眸中寒光闪烁,冷冷一笑,刻薄地道。

    叶宁瞥了她一眼,索然摇头,他实在没兴趣和这个造次的女人斗嘴。

    可叶宁是个大心脏,不代表其他人听得过去,柳青深皱着眉头,唇齿相讥道:“大姐,看你的岁数更年期应该还有几年,怎么就提前了呢。”

    是个女人,尤其是中年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被提及“更年期”,陈素素当即臭下了脸,恶狠狠地瞪着柳青,叱道:“小畜生,你妈才更年期呢。”

    柳青毫不避讳地与她对视,也不恼,无辜地道:“是啊,我妈已经快六十了,倒是大姐你,应该还不到四十五岁,我在网上查过,更年期提前主要有四个原因,身体有病不够重视,为了保持身材无视健康,压力太大不及时舒缓,还有嘛,就是生活中的男性伙伴不给力,从你的面相上看,面色发白,眉眼间隐有燥意,嘴唇比较薄,十有八九是第四种原因了,你的那方面需求旺盛,可长久没法得到充分满足,导至经期不调...”一边说,还一边努力做出思考状,仿佛煞有其事,叶宁等人看他的眼神变得好生怪异,这货也太毒了。

    陈素素脸颊涌上满满的潮红色,浑身发抖,指着柳青一声尖叫:“章鹤,给我撕了他的嘴!”

    章鹤收到指令,毫不含糊地一步踏出,挥拳向柳青的脑袋砸了过去,柳青却不躲不避,等着对方一拳袭近面门,这才一抬手掌,如拍苍蝇般挥动而下。

    “砰!”拳掌相触,一声轻微的撞击声过后,章鹤如触电般身子一颤,接着,踉跄地退了五六步才收住脚,而反观柳青则是定立原地纹丝不动,嘴角泛着一丝揶揄的笑意。

    “不过是后天大圆满,简直不自量力。”手掌随意一甩,那掌心当中一层水波般的真气便是散去,柳青淡淡地点评道,那般风轻云淡的模样,颇具高人风范。

    金龙与蔡武耀交换了一下眼神,均为保持缄默,章鹤收到指令,毫不含糊地一步踏出,挥拳向柳青的脑袋砸了过去,柳青却不躲不避,等着对方一拳袭近面门,这才一抬手掌,如拍苍蝇般挥动而下。

    “砰!”拳掌相触,一声轻微的撞击声过后,章鹤如触电般身子一颤,接着,踉跄地退了五六步才收住脚,而反观柳青则是定立原地纹丝不动,嘴角泛着一丝揶揄的笑意。

    “不过是后天大圆满,简直不自量力。”手掌随意一甩,那掌心当中一层水波般的真气便是散去,柳青淡淡地点评道,那般风轻云淡的模样,颇具高人风范。

    金龙与蔡武耀交换了一下眼神,均为保持缄默,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