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市最北边,有一大片未开化的茂密山林,终年烟雾缭绕,飞禽猛兽无数,隐藏各种危险,而这片山林的中心区域,被当地村民称之为“禁地”,缘于但凡踏入“禁地”之人,十有八九一去不返,即便侥幸活着出来的寥寥数人,也会变得精神失常,根本回想不起在里头发生了什么。

    而关于“禁地”的传说五花八门,比如:“禁地”之中埋葬着一位春秋战国时亡国的君王,君王的怨气波及方圆百里之内,人畜一旦踏足,便是被夺走了生气,埋骨地下,继而成为养料,使得君王的怨气益发加重,以至于几千年过去了依旧没有散去;又比如:“禁地”是五代十国时期,一个邪派风水大师在临死前布下的邪阵,专以人畜血肉为养料,催生加固阵法,几百上千年的时间,在无数人畜血肉滋养之下,邪阵不仅没有失效,反而波及了更为广袤的地域;还比如:“禁地”的中心就是黄泉路口...

    诸如以上传说无从稽考,更是无法身处科技时代的人们尽信,可有一点却是无可否认,那就是这片山林的中心区域隐藏着未知的巨大危险!

    此次,省药材协会为了以这片山林作为竞技赛场,光获得审批就超过了半年时间,各方派出的四名参赛代表,事先必须签订一份生死协议,也就是说,主办方并不提供人生安全保障,是死是活各安天命。

    十点多钟,乘载着华远众人的五辆依维柯停在了指定集合点的空地上,除了安保部三分之二外勤保安之外,还有业务部四名职员,以及总裁秋若雨,副总裁许德昌,业务部副总监吴可欣等五名公司中高层,重视度之高可见一斑。

    接下来的五天时间,叶宁等四人将会代表华远参加此次竞标赛,而其余人员会根据主办方安排住在附近的村庄里,一切费用与安保措施均由主办方负责,当然,主办方并不是慈善机构,每个商家都提前缴纳了两百万的竞标费。

    华远众人到达的时候,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其中一小半是主办方的人员,大多数为各个商家的成员,竞技赛开始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整,距此时还有一个多小时,气氛显得比较松散,三三五五地凑在一块聊天,甚至有四人坐下打扑克的。

    叶宁下车后就与柳青等五名烟友躲在一颗大槐树下过隐去了。

    “叶哥,那天晚上单独行动太不够意思了,收拾那帮家伙也不叫上我,哪怕提前通知让我去当观众也好啊。”柳青边吐着烟丝边埋怨道,脸上说不出的遗憾,这家伙是个惹祸的性格,在事后听说了叶宁的“丰功伟绩”之后,别提有多手痒痒了。

    “柳青,接下来几天有的是机会,咱们和蔡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竞技赛当中要是遇上了,千万别手软。”王超从旁说道。

    孙浩笑眯眯地道:“还是安分点吧,叶哥,方姐已经严重警告过我们大家,不许我们学你的样出风头。”

    叶宁闷闷地应了声:“方队长是对的,这种风头没好出的,我之所以单干也是不想连累大家。”

    柳青不服气地切了一声,正要大放厥词,忽然目光一转,看向了朝这边走过来的二人。

    叶宁也是视线随他而转,当看清那二人面貌之后,双眼酥眯了一下,其中一人正是那晚拍卖会时对自己极不友善的蔡武耀,另一人年纪和蔡武耀相仿,后天大成境界,从穿着装扮,以及脸上那股子倨傲神情看来,多半也是个身份不低的家族子弟。

    “叶宁,有段时间不见了,听说你和欧阳妹妹发展得不错。”随着二人走近,这边也是停下了谈笑,蔡武耀如同成年老友般拍拍叶宁的肩膀,很随性地问道,压根看不出丁点敌意。

    人家表现得客套,叶宁自也不会煞风景,哪怕人家的客套是装出来的,他边递上烟盒边回道:“你这是道听途说,欧阳什么身份,我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蔡武耀从烟盒里取了一根烟,点上,仰头喷出一口烟雾:“你这话说得言不由衷吧,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前天晚上能闹那么大动静,竞标赛还没开始,丰茂集团就损失了一名先天期,六名后天期,我蔡家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你现在是凶名赫赫,谁人见了都得让三分呀。”

    没有语气的加重,显得轻描淡写,可话中的火药味却是隐隐透了出来。

    柳青等人都是略略沉下脸,眼神不善地看着蔡武耀,后者似感受到了自己不受欢迎,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搞不懂哪来的底气,华远刚迈入省级行列还不到三个月,凭着一两个先天初期就以为能横行无忌了,真是不知所畏。”说着,视线从柳青等人的脸上一扫而过,眼中带了一股子伤人的轻蔑。

    柳青脸上闪过一抹怒气:“滚!”虽说通过感应,他得到对方是个先天小成强者,但这并不能让他产生多少畏忌。

    蔡武耀斜睥着他,漫不经心地道:“怎么,想要在这里比划比划?”

    “蔡少,你好歹是有身份的人,就别那么无聊了。”叶宁见火药味渐浓,当即横移一步,挡住了蓄势待发的柳青,淡淡地道。

    碍于此处场合,蔡武耀也没真准备动手,不然肯定要引得主办方出面,他挥挥手:“行,我给你个面子,不过,我那天晚上给你的忠告你,是你没有转达给秋若雨呢,还是你压根就没有转达?”

    “什么忠告?”叶宁皱了皱眉,一时想不起来。

    “现在竞标赛还没开始,你们华远主动退出还来得及,如果执迷不悟的话,后果自负。”蔡武耀身边那名青年冷笑着说道,一开口便是威胁的言语。

    “哦对了,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金商的大少爷,也是金商的亲大哥,金龙。”蔡武耀微微一笑,适时地给叶宁做了介绍。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