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画面之中,“叶哥”站在原地未动,硬生生地吃了一个满招,损血三分之一,“天使精灵”并未就此打住,再度酝酿魔法,三秒后,一个雷击从天而降,直劈在“叶哥”的脑门上,再度损血三分之一,又过了几秒,“天使精灵”施展了威力最强的火球术,直接是将“叶哥”吞没,化为一团黑色枯骨。

    满血SOLO,第一局,“天使精灵”完胜。

    叶宁坐在电脑前,形同木偶,脸色变幻无常。

    三局两胜的第二句很快开始,“天使精灵”没有再采取魔法攻击,近身后,以手里的魔杖一下一下敲打“叶哥”,由于“叶哥”的抗物理攻击极强,损血仅以半格半格的下降,只要是有过网游经验的朋友们都会知道,这一幕是何其的不堪入目?

    就好比战场上,一方手握五四手枪,不以子弹射击,反而用枪柄去敲击对方,试图靠着数量的累加置对方死地,而对方却是手握宰猪大刀,一刀下去就能血溅当场,可偏偏从始至终都没有挥舞一下。

    最终的结局,“叶哥”倒在了血泊之中,依旧是一场满血的SOLO,不过这一局,“天使精灵”足足用了两分多钟。

    两战皆北,本月的战力榜上了,“叶哥”留下了一场败仗的记录。

    “哼,别以为这样我就消气了,我从新进来,再来一场。”退出之前,“天使精灵”特别留了一句,随即消失在原地。

    叶宁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满是愧疚,还有一丝难掩的遗憾,以欧阳夏青的优秀,能够得到她的垂青,那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换个男人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可自己呢?

    要是当初没有牵手也就罢了,牵了手回头又把人家的手甩开,简直“人神共愤”。

    一分多钟后,“天使精灵”重回房间,这一次没有立即开战,而是原地坐下,画面下方的话框里很快跳出一行字: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别敷衍我,我要听实话。

    叶宁拍了拍脑门,犹豫了小片刻后,十指开始在键盘上弹动:欧阳,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更不能对不起她,我和她打小就认识,快十八年了,她心里头一直装着我,我不能辜负她...对不起。

    “天使精灵”:你骗人,要是这样你之前为什么没和她在一起,你告诉过我,你只是把她当成妹妹。

    叶宁:那是因为她母亲在临终时对她提出了要求,要她在二十五周岁前完婚,而我在国外有必须去办的事情,得有个三五年的时间,我怕耽搁了她的人生,就一直瞒着她,强迫自己把她当成妹妹看待。

    “天使精灵”:那你为什么又改变了呢?

    叶宁:那是因为前不久发生了一些事,让我明白,她除我之外不可能真心接受任何一个男人,而且,从我的本心来说,我也绝不可能真正放不下她。

    对于欧阳夏青,叶宁没法以谎言欺骗,不然,只会使她益发愧疚。

    等了好久,“天使精灵”才又跳出话来:叶哥哥,你我相信你没骗我,可你好残忍,真的好残忍。

    没给叶宁再对话的机会,“天使精灵”直接下来线了,望着空荡荡的游戏画面,叶宁的心渐渐下沉,直至谷底,女孩说的没错,他确实做了一个残忍的选择。

    良久,他摇头道了声:“对不起。”

    有了这一插曲,叶宁也没什么兴致继续游戏了,连抽了两根烟,略微缓和糟糕的心情,而后离开休息室,前往训练场,一折腾就是两个多小时,连午饭都没给忘了。

    下午一点,送别柳青等人的第二批“部队”,叶宁再度回到休息室将门栓反锁,用三条木凳子拼一块,凑合着补上一觉,才迷糊了没多久,外头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叶宁不耐地起身,边醒神边走过去开门,公司的外勤保安,不是去往西市,就是外出任务,按说,不应该有人打扰才是。

    “叶宁,你怎么不接手机啊,秋总打了你几个电话,你快准备一下,一刻钟后出发。”站在门外的是韩慧板着一张臭脸,语气极快地说道。

    “出发,去哪?”叶宁疑惑道。

    “去西市,秋总让你一起过去。”见叶宁一副磨磨唧唧的样子,韩慧咬牙补充了一句:“那边出事了,方队长刚打来电话,我们的人和别的公司的人起了冲突,被对方打伤了几个,方队长也受了轻伤。”

    叶宁微微一惊,眉头皱了起来,片刻后,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

    从中海市出发去西市,大约需要四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事发突然,秋若雨提前了行程,只是带上了叶莲娜与叶宁二人。

    原本驾驶员的活该是叶莲娜承担,为了节省时间,叶宁主动挑了起来,一路上的平均车速不下百码,经过三个小时跋涉,终于抵达了西市境内,并在日落前赶到了方澜等人下榻的住处。

    这是一家离山区不足十公里的四星级酒店,其实也就三星级标准,外墙比较陈旧,叶宁三人下车后,直入酒店大堂,问询了服务台,然后乘坐电梯来到十五楼,刚好碰上了从廊道走过的王超。

    “秋总,叶哥...”王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向公司汇报的电话是由他的打的,当时已近下午两点,这才过去了三个多小时,秋若雨三人便已到达,难道是坐直升机来的?

    “王超,他们人呢?伤得重不重?”秋若雨不及寒暄,单刀直入地问道。

    “李念伤得最重,送去医院的时候还处在昏迷状态,刚才来了电话,人已经醒了,初步诊断,肋骨断了两根,手骨断了一处,孙浩,钱文翔受了内伤,还吐了血,不过他们不肯去医院,现在在房间里休息,方队长也挨了一拳,总算不是太严重,景坤和吴建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王超一脸凝重地说道。

    听得这番汇报,秋若雨俏脸冷了下来,当即一挥手:“走,带我去看看。”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