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结婚证,比什么都有说服力,一段尚处于萌芽阶段的情感就此终结,这是叶宁能想到的,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残忍的“了断”方式。

    包间内,久久沉寂,小家伙应该是感受到了此刻叶宁糟糕的心情,没有到处乱窜地自由活动,很乖巧地趴在餐桌上。

    “大晚上的,你就放心让她一个人走了,也不怕她出事?”秋若雨低眉喝着果汁,轻叹声中带了几分责备。

    “这是在中海市,她还是一个后天小成高手,你就别操这闲心了,是我对不起她,不想了,我还没吃饱呢。”说着,叶宁搓了搓面孔,打起精神,继续对付还剩下半桌的菜肴,大有化负面情绪为食欲的意思。

    秋若雨没再多言,安静地看着叶宁大快朵颐。

    “喂,别傻愣愣地看着我呀,现在时间还早,想好接下来的安排了吗?柳青可是通知我了,明天下午就要出发去西市。”一刻钟后,桌上的盘子里只余留了汤汤水水,叶宁打了饱嗝,边擦拭嘴边的油光边说道。

    “你晚一天过去,后天上午和我一起出发,走吧,去柜台买单。”秋若雨拿起挎包,迈着莲步,向包房外头走去。

    叶宁没有异议,去衣架处取了外套,将小家伙装回兜里,快步跟上。

    “咦,小若曦,我发现你突然有女人味了。”

    “胡说八道什么呀。”

    “哪有胡说,在我记忆里,只要是工作日,你从来都是穿一身白色职业装,脸一板就和块千年玄冰似的,谁往你面前一站,都得冻得浑身发抖,今天这身装扮才适合你嘛,啧啧,转个人让我瞧瞧...“

    “去你的。”

    商场附近一条幽静的小道上,叶宁二人结伴而行,聊天打趣,追逐嬉闹,那般亲昵的模样,完全是投入海河中的一对年轻男女。

    走了长长的一段路,叶宁二人停步在了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叶宁凝望着那张被枝叶切割成斑驳的光点的月光倾洒的面孔,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爱怜之色,同时心中也是波澜微荡。

    “这趟出国,事情办得还顺利吧?”被男人如此近距离地盯着,秋若雨略带羞涩地垂下眼帘,轻声道。

    “四个字,有惊无险,哦,再有四个字,收获颇丰。”叶宁几分得意地道:“我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秋若雨点了点尖俏的下巴,嘴角溢出一丝甜蜜,女人或多或少都是有虚荣心的,当这份虚荣心来自于心爱的男人,更是会以几何倍数放大。

    “这算定情信物吗?”秋若雨幽幽地问道。

    “不算,定情信物还不够分量。”叶宁果断摇头,伸手摸了摸胸口,隔着衣服,那是一块斑驳玉佩,以常规标准来说,顶多是个老物件,却是下等货,可叶宁深知,这块玉佩乃是无价之宝,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要不是这块玉佩,半年多年他已经和这个世界永别,也不会时隔十八年之久,与小丫头有缘再重逢。

    作为定情信物再合适不过了。

    “那你打算送我什么?“秋若雨眨了眨眼。

    “过些日子吧,现在保密。”叶宁微微仰头,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哼,才不稀罕呢,对了,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吗?”

    “什么?”

    “那晚在机场大厅,你答应了回来后把这些年你在国外的事情告诉我。”

    听秋若雨提起这茬,叶宁顿感头疼,忙扯开话题:“说来话长,我找个时间慢慢和你说,现在嘛,我们去看电影?之前我约了你几次,都被你拒绝了。”

    秋若雨撇了撇嘴,也没强求,勉为其难地应了一声。

    ......

    八点档黄金段,同时有三部电影上映,叶宁即没有选择美国大片,也没有选择由香港一线明星主演的谍战片,而是选择了一部网上评分很低的国产小制作烂片,只因这部片子是在小厅放映,并且后排八个情侣座可以任选。

    对于叶宁的心思,秋若雨自是明了,却没有提出反对,于是,两个小时的电影,叶宁的目光停留在屏幕上的时间不足四分之一,只顾着享受黑暗环境中美人入怀的那份旖旎与心跳,至于有没有破格的小动作,就不得而知了,总体说来,两人还是挺规矩的,毕竟不是包场,还有别的观众不是?

    十点离开电影院,商场也到了大洋时间,去地库取了车,穿梭于灯带成流的公路,半个小时后,奔驰缓停在了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

    “怎么停下了,家里有专门车库的。”副驾驶座上的秋若雨斜睥着叶宁,明眸之中,透出一丝疑惑。

    “呃,那么晚了,我就不进去了吧。”叶宁露出为难状。

    秋若雨双眸酥眯了一下,她知道叶宁的为难是装出来的,这是等着自己发出邀请呢。

    “那你准备上哪去呢?网吧还是浴室?”秋若雨淡淡地询问。

    “我嘛,风餐露宿习惯了,那凑合一夜都行。”叶宁边说边解下保险带,一副就要下车的模样。

    “哎,看你挺可怜的,就留你住一晚吧,反正家里还有空房间,打个地铺也不是多麻烦的事。”秋若雨几分不忍地叹了一声。

    叶宁心里头是又好气又好笑,以秋若雨的睿智,看破他的心思他一点都不意外,可好歹配合一下,搞得自己是只流浪狗似的,连张床都不打算给了?

    “小若曦,咱两现在啥关系啊?”叶宁身子往后一靠,歪着头,没头没脑地忽然问道。

    秋若雨避开他的目光,脸颊泛起两团红晕,突兀地缄默了下来。

    “嘿嘿,留我住一晚我自然没意见,不过你可想好了引狼入室的后果。”叶宁将她羞怯的模样看在眼里,心头也是有些火热,舔了舔嘴唇,厚颜无耻地笑道。

    秋若雨咬了咬银牙,恶狠狠地朝叶宁瞪来一眼:“你废话真多,要么赶紧开车,要么就给我下车。”

    叶宁愣愣地看着她,几秒后,勾起手指在秋若雨的鼻梁上挂了一下,接着,将挡位调到了前进档,松开离合,奔驰又开始缓缓起步。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