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夏青小脸微绷,秋若雨的意思已经明明白白,今晚是不打算给她和叶宁独处的机会了,凭什么?你是叶宁的老板不假,可业余时间,你凭什么强行“霸占”我的男朋友?

    要是换个平头百姓家的女孩,在面对秋若雨这样优秀的女人定然会底气不足,可欧阳夏青却不会,不光是因为她系出豪门,更关键的是,她本身同样优秀。

    “秋小姐,不好意思,今天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驾照,刚才一路开过来提心吊胆的,还好没被警察拦下来,要不,我也坐你的车吧。”欧阳夏青抱歉地说道。

    秋若雨目光微闪,应了声“好”。

    叶宁暗自苦笑,他知道,两女是在“斗法”呢...

    晚高峰时段,路上的车辆汇成一条望不到头的长流,奔驰内,秋若雨与欧阳夏青坐后排,并未如想象中那般沉寂,居然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开了,似乎还挺投机,俨然有着成为闺蜜的苗头,这让掌控着方向盘的叶宁唏嘘不已。

    两女心中,明明彼此存着隔阂,警惕,甚至某种“敌意”,面上却是丝毫不露,演戏的功力,让人佩服得心中发毛。

    四十分钟后,奔驰停进了购物商场的地下车库,叶宁三人坐电梯来到五楼,在一家名为“滋轩”的粤菜馆要了个小包间。

    叶宁征询了两女的口味之后,点了荤素各半的六菜一汤,饮料方面,两女喝鲜榨果汁,叶宁要了瓶低度果酒。

    席间,秋若雨和叶宁还真就此次山区承包竞标的相关事项展开了交流,欧阳夏青从旁聆听,偶尔插上几句,给出意见参考,不知不觉间,这变成了工作性质的晚宴,自然也就没了该有的尴尬之处。

    “我去下卫生间。”三杯果酒下肚,叶宁有了需要,离座出了包间。

    “秋小姐,我听我小叔说,这次华远和风华的合作,最后签署协议的时候,你主动让出了一成利润。”包房间气氛就此发生了变化,欧阳夏青放下筷子,用湿巾抹了抹嘴角,忽然道。

    秋若雨抬起明眸,对上欧阳夏青的目光,点头道:“没错,我初步计算过,承包山区三年期,一成利润在三到五亿之间。”

    欧阳夏青直白道:“秋小姐,我不明白你这么做的目的,那晚的阴阳珠我是为他拍下的,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没理由要你来买单,我也不会接受。”

    秋若雨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只是替他把欠你的还上。”

    欧阳夏青轰然一震,略有些激动地道:“秋小姐,你不觉得这么做很过分吗?你只是他的老板,没权利过问他的私事。”

    秋若雨暗叹了一声,她看得出来,欧阳夏青对叶宁是付诸了真感情,可这个男人,她是绝对不可能放手的。

    “欧阳,我和他之间比较复杂,具体的,还是由他和你说吧。”

    欧阳夏青摇头道:“秋小姐,我想向你确认一件事,你和范天佑快要订婚的消息圈子里已经传开了,这总是真的吧?”

    一缕冷笑自嘴角闪过,秋若雨当然不会认为欧阳夏青是胡说一说,这都是林海沧的算计,一步步地紧逼,掐着她的脖子一寸寸地收紧。

    要知道,至今为止,她连一个范家长辈的面都没见着...难道又回到古代了吗?

    就在秋若雨略作踌躇之际,叶宁去而复返,推开门,目光随意一扫两女的神态,便是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

    “聊什么呢?都放下筷子不吃了...”叶宁回到原位坐下,似不经意地问道。

    “叶哥哥,秋小姐和范家二少订婚的消息你听说过吗?”欧阳夏青轻咬润唇,墨迹了一下,问道,她不是不识大体的性格,可这个问题的答案于她来说至关重要,也就顾不得太多了。

    叶宁刚端起酒杯的手掌微微一颤:”欧阳,你听谁说的?“

    “具体是谁不清楚,总之,现在已是满城风雨。”欧阳夏青盯着叶宁的眼睛,这一刻,内心的紧张情绪不足以为外人道。

    叶宁慢慢饮下杯中酒,莫名地笑了笑,将身上的外套脱下,起身去向角落的衣架,在经过欧阳夏青身边的时候,一个什么东西从内兜里掉了出来。

    欧阳夏青以为叶宁没有留意,弯身去捡,那是一个半张A4纸大小的红本本,入手的一刻,见到了金色国辉下头,“结婚证”三个字样。

    欧阳夏青楞在当场,脸色变幻无常,就隔了一个位置坐在边上的秋若雨自然是目睹了状况,心情无端变得有些低沉,她知道,叶宁这是决定做个“了断”了。

    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秋若雨不是圣人,她不可能将叶宁拱手相让,但出于一个女人的角度,易地而处地想想,又觉得挺“残忍”的。

    包间变得针若可闻,叶宁慢动作地将衣服挂好,并把小家伙从兜里抓了出来,边抚摸着小家伙柔软的身体,边暗暗压下心头潮水般的情绪。

    欧阳夏青分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如果自己想要一拖再拖,就只能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去应付,这只会加重对女孩的伤害,罢了,总归是无法逃避的,长痛不如短痛。

    静立了好一会儿,叶宁这才缓缓转身,脚步缓沉地走回原位。

    “叶哥哥,你的东西掉了。”方才坐下,欧阳夏青便若无其事地将红本本递了过来,结婚证的正面被反转朝下。

    叶宁伸手接过,犹豫着该如何开口,欧阳夏青却没给他机会,徐徐站起,抱歉地道:”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今晚我还有点事儿,我先走了。”说着,快步向包间外走去。

    “欧阳...”叶宁心头一急,忙追上几步,从后一把拉住欧阳夏青的皓腕。

    “叶哥哥,我真的有事儿,我们回头再联系。”欧阳夏青脚步一顿,偏头投来一个“哀求”的眼神,让得叶宁如鲠在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头传来一阵阵绞痛。

    将叶宁的手掌推开,欧阳夏青轻吸了一下琼鼻,又再度起步,那背影几分萧索,几分倔强,在房门开启又合上之后,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