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不置可否地一笑:“我只是说了大实话,可你就是听不进去,真不知道你是自我国度膨胀呢,还是没有自知之明,就那破玩业...”边说,边故意瞟几眼礼盒里的项链。

    叶宁的话很伤人,眼神更伤人,范天佑简直要抓狂了,搞得那串项链是地摊货,那枚鸽蛋大小的高品质钻石是玻璃似的。

    “你放大眼睛看清楚,这是颗无暇级六点三克拉的南非钻石,你一辈子的积蓄都未必买的起。”范天佑恶狠狠地说道,怪不得他要当众摆阔,实在是被逼的,要是不当众公布一下,还真可能被大家误会成赝品。

    可他不知道的是,叶宁等的就是他自我澄清,一缕阴谋得逞的笑意闪过嘴角。

    “我就说破烂玩业,你还好意思嚷嚷,要不要给在场各位都传阅一遍啊?”叶宁又是摇头又是叹息,一脸的轻蔑。

    范天佑眼中的怒火都快凝成实质了,恨不得冲上去咬叶宁几口,秋若雨也是看不下去了,毕竟这是公众场合,一干董事都在呢,便详装不悦地道:“叶宁,跟我去办公室,你只请了五天假,现在无故旷工两天,还联系不上,方澜已经打报告到我这儿了,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叶宁这么一闹也是解了围,秋若雨正好借坡下驴,直接散人,免得麻烦。

    她的想法不错,可有人不愿意,那就是林海沧,范天佑好不容易豁出去一回,要是就这样不了了之,岂不是又要往后拖延...

    “若雨,天佑一片诚意,我看你就收下吧。”林海沧很随意地说道,这话也是点醒了范天佑,是啊,被叶宁这么一搅合,他差点都忘了自己的来意。

    “若雨,我说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直跪在这里。”范天佑把心一横,又要单膝下跪,这货也是拼了,这么一个大美人,名义上还是自己的未婚妻,却连个手都拉不到,这还不得让人发疯?

    他范天佑是个正常男人!

    “秋总想给你保留点面子,你自己却非要丢这个脸,好,我成全你。”叶宁伸手一拦,没让他跪成,随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礼盒,大大方方地递到范天佑面前:“你什么时候能随手送出这样的项链,那你就勉强够资格了。”

    范天佑着实楞了一下,犹豫着该不该接。

    “怎么,是底气不足,还是怕受不了打击,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了?”叶宁**地眨了眨眼。

    被这么一刺激,范天佑脖子一粗,一把抓了过来,礼盒是拆封的,三下五除二就将外包装扯了,正要打开盒盖,叶宁却突然来了句让他喷老血的话:“你动作斯文点,掉地下你赔不起。”

    范天佑稳了稳情绪,手上的动作倒是轻缓了一些,盒盖徐徐开启,透出里头的那一片纯净的蓝色光芒。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范天佑脸上的怒色消失了,神情变得呆滞,那些原本不以为然的董事,一个个睁大了双眼,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周围公司的职员在好奇心的泛滥下,壮着胆凑近一些,再凑近一些,随后,均是露出了震惊与愕然之色,更有一些年轻女性不自觉地捂住了嘴。

    大厅内再度沉寂了下来,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声音,脑海中都浮现了一个名字“海洋之心”,当然,这枚钻石项链并非“海洋之心”,却足以深深震撼在场所有的人。

    十几克拉的深蓝色心形宝石,不含丝毫杂色,光泽均匀剔透,那种美感,让人窒息,只要生活在俗世间,谁也不是圣人,假如有一天,忽然有几亿不再是银行卡上的数字,而是以现金的形式堆放面前,请相信,十人之中至少会有九人心神荡漾,短暂地失去言语的能力,正如此情此景。

    “啪嗒。”可叶宁并没有让这种场景延续太久,伸手合上盖子,将礼盒从范天佑手里夺了过来,自顾道:“这枚钻石项链是秋总在国外定制的,光是制作工期就要六个月,价格吗,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估计能抵上几十条那破烂玩业。”说着,直接塞进了秋若雨的手里。

    范天佑脸色变幻不定,叶宁的话虽然听着扎耳,可此时他还真鼓不起辩驳的勇气,和这枚十几克拉的蓝宝石相比,自己的那些六克拉多一点的钻石确实显得黯然失色,单从价值来说,几十比一或许不至于,可十比一肯定是不止的,这已经不重要了。

    今天,他的脸算是丢光了,而且,以他一个范家二少,确实没法出手这么贵重的东西,他的账户里也就时常保持七位数,哪怕向父母伸手,也绝对不可能随便给他一个亿挥霍,更何况,一个亿够吗?

    此刻,范天佑的心情想来是很低落的,而秋若雨的心情同样是不平静,所不同的是,她是因为满心的欢欣与甜蜜,手里这个沉甸甸的礼盒,分明就是叶宁送她的礼物,礼盒里的东西很贵重,当然,这不是重点,关键在于,这是心爱的男人第一次送她礼物。

    不过,她并没有将内心情绪表露在脸上,场合不对,眼下,该是赶紧收场了。

    “范少,我还有是要处理,先这样吧。”秋若雨抱歉了一声,也不叫上叶宁,与各位董事简单打个招呼,转身向电梯口走去,叶莲娜如影子般跟在她的身后。

    这一下,连林海沧都没再啃声,看向叶宁的目光,阴冷而怨毒,又是这个男人破坏了他的好事,至于那枚钻石项链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无暇多想,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范天佑,别受不了打击,搞出什么悔婚的把戏。

    豪门子弟的自尊心是很强的,把面子看得比天大,得及时开导,可不能想当然地过分乐观。

    “范少,你应该清楚,秋总对你没那个意思,以你的条件,天底下愿意投怀送抱的美女多了去,你又何必执着呢,丢脸一次够了。”事了,叶宁也不想留在这儿做广告,凑近范天佑的耳边低语了一声,拍拍后者的臂膀算是安慰,随后叫上阿暮,向着安全通道方向走去。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