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盒里头安静地躺着一串项链,项链本身只是铂金铸造,可吊坠处那颗钻石却有鸽蛋大小,色泽纯净而剔透,一看就是等级颇高的上等货。

    饶是那些董事们的眼界之高,都是流露出动容之色,估摸着,这串项链的价值少说得大几百万,再看向范天佑的眼神多了几分重视,一出手就如此阔绰,还是个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想来定是某个豪门子弟。

    大厅内安静了下来。

    秋若雨黛眉蹙起,范天佑突然来这么一招,是不打算给她留辗转的余地了。

    “范天佑,你先走吧,让我再考虑考虑。”稍顷,秋若雨尽量委婉地说道,拒绝之意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之前的演戏是为了拖延时间,假戏不能成真乃是底线,否则的话,这戏也就没必要演下去了。

    范天佑见秋若雨没有接受,不知是真的愣头青,还是凭着一股子热血冲头,居然单膝跪了下来,脸色一正:“若雨,我知道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彼此也算不上多了解,但我很清楚,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做我的女朋友吧。”

    大庭广众之下,吐露这样一番爱的宣言,让得在场所有人都是钓起了鸡皮疙瘩,于是,大厅内更加安静。

    秋若雨无语地暗自摇头,这是逼着自己彻底撕破脸啊!

    “哈哈,若雨,天佑已经为你做到这一步了,连我是你的父亲都被他的真诚感动了。”而就在秋若雨准备直白地予以回绝之时,林海沧忽然朗声笑道,笑声中毫不掩饰那抹赞叹与欣慰之意。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连秋若雨的父亲都表示了认可,看来“好事”多半是要成了。

    秋若雨回头扫去一眼,刚好与林海沧的目光交织,父女二人的眼中都是噙着外人无法察觉的“敌意”。

    “若雨,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就跪在这里不起来。”范天佑不失时机地再加一把力,神情毅然决绝,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

    自古以来,大抵“逼宫”也就是这般吧,唯一的区别在于,缺少了“群臣”的响应,毕竟是在华远集团,秋若雨是真正的“主宰者”,不论是那些董事,还是周围驻足“看戏”的公司职员,这个时候都是识趣地保持了缄默。

    接下来只等秋若雨的最终决断,到了这个份上,模棱两可的态度显然是无法过关,范天佑不会答应,林海沧也不会答应,相信,在场所有人心里也是不会答应。

    秋若雨轻吸了一口气,神情逐渐坚定,假戏该收场了,只是比她预期当中提前了许多...

    “喂,哪来的癞蛤蟆,妄想吃天鹅肉呢。”便在这时,办公楼转门里头前后脚走出来两人,大厅内静若寒蝉的环境让得他们为之一愣,随即,便见到了秋若雨身前那个单膝跪地的身影,于是,一道无礼的沉喝声荡漾开来。

    这道沉喝声的主人正是叶宁,离开九天时间,一下飞机就风尘仆仆地赶回公司,没想到竟撞上了这一幕...

    要是过去,还没和秋若雨挑明那会儿,他顶多是“狗拿耗子”,无厘头地闹剧一场,不至于将怒气宣泄于外,可现在,秋若雨是他的合法妻子,见到有别的男人向自己的妻子表达爱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几乎是片刻间,这个大厅内的所有目光都是向着叶宁聚焦而去,后者虽说在公司的职位不高,入职时间才不到半年,却扎扎实实是个名人,还是个牛人,更是个刺头。

    这位久未露面,突然神兵天降,并一副“闹事”的架势,接下来,怕是要上演一场好戏了。

    许多人眼中隐隐透出了期待之色,人嘛,都是不嫌事大的。

    “叶先生,是你啊。”范天佑回头看清了来人的面目,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身后,勉强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叶宁的话说得难听,他范天佑可不能当众着相,范家少爷得时刻保持形象。

    叶宁大步流星地来到跟前,对包括秋若雨在内的所有人视而不见,直接沉着脸找上了范天佑,皱眉道:“范少,你这是搞什么名堂?”

    范天佑温和地笑笑:“我是特地来向秋小姐表达心意的。”倒是不卑不吭,不躲不避,作为豪门子弟,在叶宁的面前,他还是有着足够的心理优势,不就是一个不讲场合,不懂规矩的小保安吗?

    叶宁低眉看看他手里的玫瑰花和礼盒里头的项链,不由嗤笑一声:“这就是你的心意,你怎么好意思拿得出手?”

    范天佑眼底闪过一抹愠怒,依旧平和道:“叶先生,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觉得我心意不诚吗?”

    叶宁摇了摇头,指着那串项链说道:“你的心意诚不诚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是要告诉你,就凭你出手这话破烂玩业,足以说明了你不够资格。”

    价值大几百万的项链被称为破烂玩业,不光是范天佑,还有那些董事,围观的华远职员都是惊呆了。

    “你别怪我说得那么直白,我只是希望你认清现实,不要生活在虚幻之中,老想着那些你够不着的东西,丢一次面子换个教训,对你的成长有好处。”叶宁继续说道,是那样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范天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涵养再好,也无法接受被当众羞辱,还是再三的羞辱。

    “给我闭嘴,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无言不逊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怒喝声落下,那晚同桌共餐的先天大成强者,吕竞已经来到了范天佑的身边,目光冷冷地看着叶宁,叶宁对侮辱言词,他也是听不下去了,这不光是羞辱范天佑,更是对范家的羞辱。

    可在他将叶宁盯住的同时,如空气般站在秋若雨身后的叶莲娜也是将他锁定。

    “范少,怎么,还想在这里闹事?”叶宁自然留意到了吕竞与叶莲娜的举动,却只是向范天佑问了一声。

    范天佑眼神一阴:“我劝你适可而止,你想要小丑表演我不拦你,但别不懂分寸。”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