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一架波音客机自丹曼国首都机场起飞,两个半小时后,落地于新加坡机场实里达机场,叶宁与阿暮二人转机后,登上了飞往华夏的民航班机。

    叶宁向空姐要了两杯啤酒,递给身边的阿暮一杯:“怎么一直都不说话,难道身体还有不舒服?”

    阿暮摇了摇头,喝下一口啤酒,才道:“叶哥,有个事儿我想问你。”

    叶宁看看他:“是不是想问孟家大小姐的下落?”

    阿暮点头:“霍尔姆对我说,孟娇和严松被一帮来路不明的佣兵带走了。”

    叶宁一点也不意外,霍尔姆这般说正是受了他的属意,而且为了避免阿暮听到多余的风声,他还得意关照黄天,严令那晚知情的黄家之人只字不提。

    稍作沉吟,他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黄鲲鹏的父亲已经联系上了,那些佣兵只是要钱,不会伤害他们两个。”

    阿暮捏着酒杯的手掌有些发颤,显然这个答案让他十分纠葛,毕竟孟娇是孟瑶的亲姐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让他日后如何向梦瑶交代,又如何面对孟家之人。

    叶宁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这种事你多想也没用,相信黄家会办好的,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就你现在的这点实力,日后有没有资格和孟家扯上边都成问题。”

    听得这话,阿暮神情黯然了下来,他心中自然是不甘的,可此番听孟娇说起,孟瑶的实力已经将他超过,这让他深深的明白,两人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路一步步走,饭一口口吃,想太远了,会让人迷茫,你的当务之急,是一年内迈入先天期,出国之前我答应你的条件自不会食言,不过,这主要还得靠你自己,假如你没有了一颗执着的武道之心,那我就算是神仙也帮不了你。”叶宁能感受到阿暮低落的情绪,却没有如何宽慰,只淡淡地点了一句,便开始闭目养神。

    阿暮将一杯啤酒慢慢喝完,脸色又恢复了一成不变的漠然,眼中划过一抹坚定,叶宁的话他能听得进去,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努力了未必会成功,可放弃了就一定失败。

    三点半,飞机在中海机场降落,叶宁二人通过安检出了机场大厅,跳上一辆出租车,前往华远集团。

    ......

    华远集团。

    每月一次的例行董事会在经历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完结。

    会议室的大门开了,一名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西装革履的帅气青年走了过来,一手抱着一大捧火红的玫瑰花,应该是九十九朵,另一手拿着一个精致的礼盒。

    纷纷起身,正准备离去的董事们都愣住了,坐在会议桌靠后位置的林海沧眼中划过一丝喜色,青年不是范天佑还是能谁?

    上一周,这位范家少爷先后给秋若雨送了数次礼物,秋若雨也是全盘接受,却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拒绝了约会邀请,以林海沧对秋若雨的了解,秋若雨分明是在敷衍了事,于是,昨天在接到范天佑的抱怨电话之后,他给范天佑出了个主意,这才有了眼下的一幕。

    公开化,透明化,从来是“名人”最顾及的,秋若雨是华远集团的董事长,总裁,如果全公司从上到下都知道范家少爷在追求她,都认为两人处于恋爱关系,那这事十有八九就成了。

    所谓米已成炊,对平头百姓家来说,男女双方得到突破最后那层的关系,可对于上流圈子却完全不是这么定义的,只需得到两个家族的共同认可,并且传播开来。

    关乎到两个家族的颜面,凌驾于婚姻本身之上,婚姻本身便只有服从的份,当然,秋若雨的脾性倔强起来,未必会在意林范两家的面子,可有了那张“底牌”,林海沧自信,秋若雨绝对不敢撕破脸。

    秋若雨不就是想虚以应付,一拖再拖吗?好,那就来个沸沸扬扬,众人皆知!

    范天佑这小子总算不是太孬,美色当前还是豁得出去,有前途!林海沧暗自在心中为范天佑点了“赞”。

    主座上的秋若雨正在整理文件,发现气氛有些不对,便是随着众人的目光而转,当见到向自己缓步而来的范天佑时,一张俏脸瞬间冷了下来。

    不过,今天的她并没有穿着白色职业套装,而是换上了一身女人味十足的混搭服饰,内里藏青色衬衫,外头是米色束身西服,敞开的领扣挂了个圆孔形金属吊坠,两枚小巧的银色耳坠垂落下来,俏脸化了淡妆,秀发飘散脑后,这番精心的打扮,任是将此刻她脸上凝集的寒意冲淡了许多。

    事实上,从本周第一个工作日起,秋若雨就一改以往的严谨装容,每天的起床时间也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用以装点自己,只为让那个男人见到自己最为完美的形象,可惜的是,那个男人迟迟没有归来,说好的一周时间已经多出了两天...

    “范天佑,请你注意场合,今天是在开公司的董事会。”待范天佑走进,秋若雨没他开口的机会,便是提前发难。

    面对秋若雨不友好的态度,范天佑并不在意,或者说是早有心理准备,温和地笑道:“我知道这里在开董事会,我特意在门口站了半个小时,等会议结束才进来的,若雨,送给你。”说着,将老大一捧玫瑰花递到了秋若雨的眼皮底下。

    在场董事们见到这一幕,心中都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眼神当中多了几分暧昧与笑意,可也有几人微微皱起了眉,其中包括了陆海燕,杜丽,两女或多或少地知道,秋若雨与叶宁之间存在着不一般的关系。

    秋若雨没有伸手去接,那娇艳似火的玫瑰花在她看来是那样的刺眼。

    “若雨,九十九朵玫瑰花寓意天长地久,代表了我的心。”范天佑很有耐心,盛情款款地地说道,同时另一只手里的礼盒徐徐开启,顿时闪烁起了一道道流光溢彩。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