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来了四人,领头的为那名蒙面女子,斯卡利顿落后半步,两名女性佣兵则是用担架抬着昏睡状态的孟娇。

    “是来找霍尔姆的吗?”叶宁将蒙面女子眼中的万千情绪尽收眼底,却面无表情地问了声,随后侧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蒙面女子垂目,低嗯了声,款款起步...

    孟娇被放在了客厅的长条沙发上,叶宁,蒙面女子,斯卡利顿分位而坐,从房里出来的霍尔姆并未第一时间招呼寒暄,而是对那两名女性佣兵比划了一个手势,三人这就分头行动,对整个别墅进行一番详细检查,并未发现异常,末了,两名女性佣兵默默退出了别墅。

    “KING。”稍顷,蒙面女子,斯卡利顿离座起身,与霍尔姆站齐一排,三人均是单手按住左边胸膛,向着叶宁九十度躬身。

    “谁的主意?”叶宁脸上没有相逢的喜悦,闷“哼”了一声。

    三人自然明白这一问所指,行礼完毕后,均是默不作声地垂着脑袋,就仿佛做了坏事的孩子,在等待家长的训斥。

    沉默持续半响,蒙面女子豁然抬头,那对明眸之中,竟是蒙了一层雾气,几分倔强,几分委屈,几分任性地将叶宁给盯着。

    叶宁露出一抹苦笑,避开她的视线,指指斯卡利顿:“肯定是你这个大虎鲸,自己底气不足,就死皮赖脸求着妹子来给你压阵,你啊你,有没有点当哥哥的觉悟。”

    被一头痛批,斯卡利顿心中别提多憋屈了,众兄弟姐妹当中,数艾莉娜岁数最小,又是自由国度的大管家,谁要敢惹这位小姑奶奶不高兴,那还不成大家的公敌?

    “我不是不想大家,也不是不想和大家见面,时候不对嘛...不会再一个个的冒出来吧?”叶宁无奈地摇了摇头。

    看出叶宁并没有真生气,斯卡利顿憨厚地挠了挠头,严肃应道:“叶哥,艾莉娜是我们的大管家,‘勤王护驾’那么大的事我总得事先支会一声...”

    “行了,行了,怨我,一失踪大半年,害你们为我担心了,傻站着干嘛,坐啊。”叶宁挥了挥手,懒得听得一通“狗屁”解释,待三人重新入座后,将茶几上的热带水果给每人递了一个,而斯卡利顿则是掏出一盒上等雪茄,散给叶宁与霍尔姆二人。

    此处没有外人,艾莉娜将脸颊上的薄纱摘了下来,露出下头那惊世容颜。

    叶宁大大方方地打量着她,眼中透出一抹惊艳与赞叹,虽然已经看了好多年了,但这一刻,叶宁依然就是感到了些许窒息感,如此旷世惊容,即便是再为苛刻的审美目光,都是难寻瑕疵,勘称倾国倾城,西方神话中的女神,东方神话中的洛神,也不过如此。

    艾莉娜美目微垂,用一把精美的小刀替一只芒果去皮,动作轻柔而娴熟,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叶宁的注视,可斯卡利顿与霍尔姆却知道,要是换作他人敢这般“放肆”,艾莉娜手中的小刀,会让对方付出双目失明的代价。

    “叶哥,要不我们回避一下?”斯卡利顿与霍尔姆交换了一个眼神,由霍尔姆提议道,斯卡利顿很配地详装起身,还没屁股离座,两道清冷而危险的目光便是朝他扫了过来。

    “接下来三个月,自由国度的留守任务就交给你们两个了,省得你们精力过甚,满世界的打打杀杀。”

    艾莉娜轻飘飘的一语,让得斯卡利顿二人顿时焉了,斯卡利顿怪叫起来:“妹子,我的好妹子,你就饶了我吧,你知道的,让我手下那帮家伙躺在沙滩上洒太阳,十天半个月的还成,时间一长,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是啊,是啊,下月初我们要去一趟中东,那里有几个地方不太平。”霍尔姆挠着大光头,一脸求饶地说道。

    艾莉娜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更别说丝毫动容,将芒果削好后,切片装盘,递到叶宁面前,后者接过,用牙签叉了一片,正要送到嘴里,又想起了什么,便向斯卡利顿二人示意了一下:“要不要来一片?”

    斯卡利顿二人将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他们倒不是和叶宁客气,实在是不敢“糟蹋”艾莉娜的一份心意,一片芒果毁掉三个月乃至更长时间的自由,傻子才干。

    叶宁几分戏谑地笑笑,将芒果含入嘴里,吐出四字评价:“自讨没趣。”

    斯卡利顿二人苦涩摇头,闷闷地抽了一口雪茄。

    久别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东拉西扯地聊开,时间的流逝就仿佛被遗忘了一般,个把小时后,还是艾莉娜想起了这个客厅内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便指了指躺在不远处长条沙发的孟娇,以目光询问叶宁。

    对于一共出生入死多年的三个伙伴,叶宁并没有隐瞒,将实际情况说了一遍,到底该如何处置孟娇,当真是让他有些头疼。

    “叶哥,没什么好顾虑的,知道你身份的人,要么是值得信任的自己人,要么就是死人。”斯卡利顿态度十分明确,孟娇是华夏国内孟家的嫡系女,和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完全没有信任的基础,那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要不把她带回自由国度看管起来,她身怀纯阴之血,杀了怪可惜的,孟家就算知道她落在虎鲸佣兵团手里,也只能无可奈何,最多向黄家要些赔偿。”霍尔姆沉吟道,孟娇就如同一枚可再生的凡品二级药材,别说是老爷子,葛罗德等人垂涎,就连他也是存有念想。

    “夜歌,要不让我试试她,算是给她一个机会。”艾莉娜迟疑地说道,虽说她也是杀伐果断之人,但有一点和叶宁相同,就是不愿滥杀无辜,而且此刻,在她心里头,还存了一个作为女人的别样心思。

    三个人把各自观点鲜明地亮了出来,都是看着叶宁,等待后者的最终决断。

    叶宁抽着雪茄,沉思了好片刻,轻叹一声:“艾莉娜,那就交给你了。”

章节目录

叶哥的传奇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蚂蚁很给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蚂蚁很给力并收藏叶哥的传奇人生最新章节